首页 > 新资讯 > 

燕无尘星儿小说叫什么 招魂妖姬完整版

燕无尘星儿小说叫什么 招魂妖姬完整版

  • 招魂妖姬完结版 燕无尘星儿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招魂妖姬
    《招魂妖姬》小说的主角是燕无尘星儿小说精彩试读:初相遇,她以微薄之力救他与水火,一世繁华抵不过女子半分华彩。他说:“终有一天我会凤笙龙管,紫盖香车来迎你。”再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爷,她是阶下死囚。他赐予她新生,对她说,“从此后你就是贺兰枫的女人。”救命之恩,呵护之情,她芳心暗许,倾尽所爱。然后他任另一个女人驱赶她的灵魂,霸占她的
    立即阅读

《招魂妖姬》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随后,将一杯茶灌入口中,洗去心头刚刚莫名泛起的清愁,然后眉头一点点的紧蹙,想着刚才贺兰枫说过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人?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会是谁?是不是死牢中她看到的那一个?

招魂妖姬小说试读:

钟离月抬头对上她的视线,“还请姑娘明示,我怎么坏了王爷的事?”她心中不懂,女子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本就不属于这里,她走了怎么就坏了贺兰枫的事了。

“东方,不许说了。都出去,我要看看她的伤。”贺兰枫出口止住了女子将要出口的话。

钟离月心头一颤,想起前些日子那两个丫鬟口中的东方姑娘。

“王爷,让我给她看吧......”被他唤作东方的女子迫切的看着他说道。

“不必!”贺兰枫打断她的话,冷然说道。

女子随后带着一众丫鬟退了出去,“我就在门外,有事叫我。”她临去前说。

“这里有我足够,你回去休息吧。”贺兰枫的话让女子的背影一怔,随后轻声答应了一声走出房间。

钟离月歪头看向他,“你对你的婢女倒是很客气。”

贺兰枫看她一眼不说话,她顿时心中泛起不可救药的好奇心,“她不只是婢女对不对,还和你有特殊关系?”

她心想,这个东方的女子必定是他的侍妾,有着亲密的关系所以才会与其他婢女不同。

突然肩头一阵钻心的疼,她大叫的一声,随后眼眸惊恐,身子突的往后撤去。

将衣衫合拢盖住嫩白的肩头,“你做什么?”

贺兰枫顿时忍不住轻笑,“我想与你生些特殊关系啊!”贺兰枫想起她刚才的话突然生了戏弄之意。

“不行!”钟离月立马回道。

“为什么不行?”他欺身压近,问道。

“我不愿意!”她惊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视死如归之气。

“不愿意什么?”他玩心大起,勾起她的一丝墨丝玩在手心中。

“不愿意做你的侍妾!”她被逼大声喊道。

他突然双眸一紧,发出一道颇受打击之色,“想为本王暖床的人数不胜数,你竟然说不愿意?怎么,本王配不上你?”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赶忙说道,不知道为何,他这样的眼神让她心乱如麻,有一丝熟悉的感觉自心底最深处迸射而出,却又抓不住,够不着,无根可寻。

“那是什么?”他说道。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首先要有感情嘛!否则与那些牲畜有什么分别。两情相悦才是男女之间应该遵循的法则。王爷聪明睿智,自不是那些低俗之人可比。”她胆战心惊的说道。

贺兰枫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她的心才慢慢落下。

男人轻轻一笑,“两情相悦?”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在他的面前说这四个字,“不过两情相悦可不是谁都配去得到的,你别怕,本王对你没兴趣。”

他再一次用语言伤害了钟离月的自尊心,她咬牙看着他,“恶语伤人六月寒,当真是如此。”

“怎么,难道你是想让本王倾心于你?”他笑看着她。

她果断摇头,“您的倾心留着给那些有资格得到的人吧,我要不起,也不想要。”

伤人自尊吗,谁不会。

果然男人的脸色变得阴暗了,此时可不能惹毛了他,这可不是法治社会,****都是合法的。

她用手捂住肩头,随后低呼一声,昏了过去。

男人眉头一紧,赶紧将她拉至自己的身前,伸手撩开她肩头的衣服。

钟离月此时真是后悔死了,为什么要装昏倒呢?这下完了,不能刚昏倒就醒了啊。

闭着眼睛忍着吧,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放在胸前,呈戒备状态。

男人看着她的模样勾唇轻笑,将她的伤口处理好,重又凝着她紧闭的双眸,“还不醒,难道这衣服也要我亲手换上吗?”

“醒了,醒了!”女人顿时坐起来,“我可以自己换的。”

男人笑意难掩,站起身将床边的一套干净衣服递给她,“醒的够快的。”

女人毫不掩饰虚伪的笑着,“是王爷的医术高明。”

这一天让她看到了与平日不一样的贺兰枫,会笑,会开玩笑的贺兰枫。

三天之后,她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本来肩头的伤就不是很严重,那帮人当时是留了力,加了小心,所以只是一个小口子而已。

可是这几天,贺兰枫却是每天都会来看她,甚至亲手给她换药,虽然她反对了,而且还是强烈的反对了,可是最终是反对无效。

他也答应了将小蓝重新调回来陪着她,几天的接触她发现贺兰枫并不像外面传的那样冷酷狠辣,不过一月前的边关之乱,以五万人大胜敌方十五万人的的确是他。

他五官端正,刀削之魄,犹如天神降世,总有一种让人敬畏仰视之感。而她心中与他更多的是感动。

他的细心照顾,嘘寒问暖那么真实,那么暖心,是她两世为人从未感受到的。

院子里桂花落了一地,已是深秋。

沁人的香气,让她陶醉,要想再闻桂花香,许是要等到来年了。

她闭眸仰起头,感受着秋风带落的花瓣打在脸上的肆意。

还未走进便看到桂花树下一个清淡素雅的身影,水袖在风中飞舞,佳人仰头合眸,面容惬意舒淡,仿佛翩翩欲飞的蝴蝶。

她太投入,以至于没有听见身旁有人靠近。

走进了才看清她没见蹙起的一抹清愁,他在树下的墨玉桌前坐下,漆黑的墨玉桌上铺满了白色的花瓣,清风而过,各自起舞。

他的心情顿时一阵轻松愉悦,桌子上沏了一壶热茶,两个茶碗飘荡着袅袅余热,两三花瓣飘落与水上,径自旋转。

他也闭眸去享受这份安静,从没有过的宁静,让他的内心一点点的沉静,直到心底的最深处。

茶水重新入碗与瓷器发出清脆之音将他微合的眼帘拉开,入眼已是她温和的笑容,“茶都凉了,我换了新的。”

她微笑着将手中的热茶递给他,他接过,心中却想,本是她的惬意,最后却成为自己的享受。

“今日怎么回来的这样早?”每天他都是午饭的时候才回来的。

贺兰枫点头,“是的,明日有要事,所以今日做了部署之后就回来了。”

“哦,午饭还与我一起用吗”她点头,然后轻声说道。

他微笑的看着她,“当然了,你要赶我走吗?”

她心中涌入一丝满足,“这里是王爷的家,我怎么有资格赶你走呢?”

“从此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男人紧接着她的话说道,她语气中的忧伤他不喜欢。

心头一暖,她点头,“嗯。”

“刚才见你眉间隐隐有什么心事,说来听听!”他将她面前茶碗中的凉茶倒掉,给她也重新斟上一杯。

她深吸口气,没想到他竟会看的这样仔细。

“桂花谢了,有些不舍。”她抬起水眸看向漫天飘落的花瓣。

“傻瓜,落了明年还会再开的。”他轻笑说道。

她点头,刚才她以为自己明年不知在何处,可是此刻她已经不再伤感了,因为他说,这里也是她的家。

那么明年她依旧可以坐在这里看花开花落了。

他突然深深的凝着她的双眸,拉过她的手,“以后不许再出走了!”

自从那天他将她救回来,他一直没提起过那天的事。

她不知道为何他今日会突然提起,顿时不知如何作答。

贺兰枫却好似根本没要她回答一样,径自继续说道,“你乖乖的呆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所以你不需再走!”

他的话带着几分命令,却温柔的很。

少女的心中顿时充满阳光,温暖了两世冰冷残缺的心。

热泪盈与眼眶,她极力控制才没有哭出来。

前世的自己,母亲被逼早亡,留下自己这个私生女在人家家里处处受人白眼,最后她以为终于找到了归宿的时候,却被未婚夫背叛,她的心底早已经创痕无数。

来到这个世界两年,唯一带她好的母妃又在她眼前被处死,就算是心里在强大的人,也承受不起这样的凄惨与变故。

来到北冥之后,每日都提心吊胆,想方设法应对那些居心叵测,对她心存妄念之人。

真的,其实她很累,可是却没有时间歇一会。

在王府的这些天,却是她最轻松无忧的几天,这个男人给予自己的温暖保护,让她无法不感动。

“可是,贺兰祺已经怀疑我了,他不会善罢甘休的。”想起贺兰祺她担忧的说道。

男人眉眼一厉,“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

她莫名的安心,尽管他只是一句话,可是他却信他。

“还不能告诉我吗?”她看着他说道,与刚来的时候比,眼中已经没有了那份急切。

贺兰枫微微一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吗?”

她摇头,“救命之恩总是想知道的,这是人之常情。”

见他仍旧不语,她又说道,“若是为难就算了,总之我知道了救我之人是你就够了。”

贺兰枫眸色一转递到她的脸上,“除了我还有别人要救你?”

她脸色顿时一紧,眸色闪过一丝痛恨,“没有。”

他知道她在撒谎,可是却也没有继续追问。

半晌,喝过了几杯茶,他终于缓缓开口,“这个世上有个与你一模一样的女子存在.......”

刚说到此,院子外有人进来,“王爷,前厅有客人到了。”

是东方舒,那个他口中叫着东方的女子。

这几天,不仅贺兰枫不时来探望,这位东方姑娘也每日必来。

东方舒,瑞王府的大丫鬟,手下掌管数百婢女,身份极高,与贺兰枫关系扑朔迷离。

她一开始以为东方舒不是他的侍妾也定与他有着那种关系,可是几日的观察,和私下的了解中得知,她们之间从无暧昧,相敬如宾,贺兰枫对她除了很礼遇之外,并无其他。

还有一个令他十分震惊,并且暗自窃喜的消息,贺兰枫至今未娶,甚至连个侍妾都没有。

而据说他只有一个通房丫头,至今她并未见过。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的时候心中竟带着一丝喜悦。

贺兰枫与东方舒走了,望着两人的背影她突然心中钻出一丝酸涩,他们很相配。

随后,将一杯茶灌入口中,洗去心头刚刚莫名泛起的清愁,然后眉头一点点的紧蹙,想着刚才贺兰枫说过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人?

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女人会是谁?是不是死牢中她看到的那一个?

东方舒与贺兰枫并肩走在路上,穿过亭台水榭,穿过假山亭廊,她不时看着身侧高大的身影。

“王爷是真的喜欢她了吗?”她轻声问道,声音清淡如风,听不出一丝情绪。

贺兰枫侧眸看她,唇边勾出一抹微笑,“她不招人喜欢吗?”

东方舒闻听此言,面上依旧不改,“王爷喜欢就好!”

贺兰枫突然止住脚步,突然攥住她的手,“你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