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盖世神医最新章 楚星河林欣瑶完整阅读

盖世神医最新章 楚星河林欣瑶完整阅读

  • 盖世神医 楚星河林欣瑶大结局完整版全本阅读盖世神医
    《盖世神医》小说的主角是楚星河林欣瑶小说精彩试读:楚星河抬手,向众人身后一指。“就凭他,够吗?”话落的一瞬间,灯光骤然亮起!连个路灯都舍不得开的道北棚户区,由一片漆黑被一束束车灯瞬间闪成白昼!众人下意识回头。“轰隆隆~”发动机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在一辆军用悍马的率领下,四辆装甲步战车一字排开!
    立即阅读

《盖世神医》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李院长总算松了口气,马上张罗起来,将一切安排妥当,并亲自担任老人的主治医生。待到所有医疗设备调试好,给老人做完全身检查,天已蒙蒙亮。张海东事务忙碌,跟楚星河打了招呼,便回战区了。林欣瑶坐在病床边打着瞌睡,眼眶下淡淡的青,看得楚星河心疼。

盖世神医小说试读:

林欣瑶浑身一僵,瞧向说话的人,果然是孙护士长。

“孙、孙姐,我……”

“谁是你姐!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真当特护病房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住的吗?”

话还没说完,就被孙护士长尖着嗓子打断,一脸讽刺毫不掩饰。

林欣瑶紧紧咬着嘴唇,突然挺直了脊背看着对方:

“孙护士长,你平时怎么对我没关系,但请对我妈放尊重点,再怎么样,她也是这里的病人!”

孙护士长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一样:

“病人?她有这个资格吗?就你们这穷酸样,也住得起特护病房?”

“我现在命令你,马上带着这老不死的滚出去!”

林欣瑶气得眼泪直打转:

“你怎么可以这样!”

孙护士长见她坚持不走,冷笑一声,上前就要推老人的病床。

林欣瑶死死地挡在病床前,孙护士长咒骂着伸出手,狠狠地向她脸上甩去。

林欣瑶心一横闭上眼,这一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她一睁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楚星河站在她身前,紧紧钳住了对方的手腕,孙护士长吃痛惊呼:

“放开我!”

楚星河冷哼一声,甩开她的手腕。

“区区一个护士长,谁给你的权力随便打人?滚!”

孙护士长看清来人,露出了讽刺的笑:

“哟,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林家的窝囊赘婿吗?”

“想要特护病房?先把你的交费单据出示一下,没有的话就麻利地给我滚!”

她得意洋洋地想,瞧这一家的穷酸样,怎么可能有钱交费?

肯定是那小**私自把人带进来的!

楚星河却不买她的账,淡淡地看着她:

“什么时候一个护士也有权索要交费单了?等大夫来了,我自然会给他看。”

孙护士长一听,心里更是笃定,楚星河根本没钱交住院费!

“哈,装得挺像啊,保安,快过来把这些不三不四的人赶走!”

就在楚星河的耐心快耗尽的时候,一个沉稳的男声响起:

“什么事这么吵?不知道这里是医院么?”

孙护士长见到来人,喜道:

“李院长,您来得正好!这家人交不起住院费,还赖在这不走,您可得主持公道!”

李院长皱着眉,还没等开口,却有人扑哧笑出了声。

“楚先生会交不起住院费?这是说什么梦话呢!”

说话的人正是张海东。

孙护士长不认识张海东,当场尖刻地斥责道:

“你又是什么东西!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住嘴!”

李院长当场喝住了她。

他都快吓疯了,心里恨死了这个不长眼的护士长。

孙护士长被喝得呆了一瞬,憋屈地辩解道:

“李院长您不知道吗?这个人叫楚星河,是林家的窝囊废赘婿,听说还是个逃兵……”

“你给我闭嘴!”

李院长气得恨不得当场弄死她。

“窝囊废?逃兵?”

张海东的声音淡淡的,李院长却感觉到一股寒意。

他当即向楚星河深深地躹躬:

“楚先生对不起!是我们医院管理不善,让这种人混了进来,我马上就处理!”

一转身,冷冷地说:

“你被开除了,马上滚!”

孙护士长当场呆住。

“怎、怎么会……我……”

“羞辱病人家属、道德败坏!我们医院绝不姑息!保安,赶紧把她轰走!”

还没等孙护士长反应过来,已经被赶来的保安架了出去。

李院长这才小心翼翼地看向张海东:

“张将军,您放心,这样的事绝对不会再出现,我这就给老人家安排最好的病房!”

张海东这才沉着脸点了点头:

“下不为例!”

李院长总算松了口气,马上张罗起来,将一切安排妥当,并亲自担任老人的主治医生。

待到所有医疗设备调试好,给老人做完全身检查,天已蒙蒙亮。

张海东事务忙碌,跟楚星河打了招呼,便回战区了。

林欣瑶坐在病床边打着瞌睡,眼眶下淡淡的青,看得楚星河心疼。

“去睡会儿吧,妈这边有我看着。”

他不由分说将林欣瑶打横抱起,放到旁边专为家属准备的床上,帮她掖好被子。

刚直起身,林欣瑶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楚星河回头,看见女人眼底一片温柔。

“星河,我不是在做梦,你回来了,真好。”

楚星河唇角勾起,原本棱角分明的脸上一片柔和。

“嗯,回来了。”

他俯身,轻轻触了触女人的额角。

“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人,睡吧,乖。”

林欣瑶疲惫至极,很快睡去。

楚星河也是忙了一宿,却仍然精神奕奕,跟没事人一样。

他回到病床前,看着昏睡中的母亲,心中一痛。

“妈,我一定会治好你。”

他喃喃低语,牵过母亲的手,开始把脉,集中精力思考起治疗方案。

……

中午刚过,李院长突然来到病房,客气地找楚星河:

“楚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是关于老人家病情的。”

楚星河点点头,跟着李院长一起,来到了一间会议室。

室内已经坐着另外三个人,见到两人进来,纷纷起身,楚星河微微一愣。

“李院长,这是?”

李院长满面堆笑,介绍道:

“楚先生,我来给您介绍一下。”

“这位是人称妙手医仙的于广立,于医仙。”

最左边一位六十多岁的瘦削老者点了点头。

“这位是被誉为华佗再世的医圣,王宏林老先生。”

王医圣是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捋着花白的胡子。

“不敢当。”

李院长继续介绍,第三位是个体态发福,满面红光的中年人。

“这位是鬼医婆婆的亲传弟子,寇冬,寇神医。”

寇冬哈哈一笑:

“楚先生,有礼了。”

楚星河礼貌地跟几人打了招呼,才转头探询地看向李院长。

李院长见识过张海东对这位爷有多恭敬,自然也把楚星河当成大腿来抱,连忙解释道:

“这几位都是全兴海最著名的神医圣手,专程来给老人家会诊的!”

“您也知道,现代医疗手段对渐冻症是没什么效果的,而中医博大精深,相信几位一定能探讨出最好的治疗方案!”

几个神医纷纷点头。

楚星河目光扫过几人,似乎认可李院长的说法:

“确实只有中医能治好我母亲的病,不过……”

他忽然话锋一转,摇了摇头。

“多谢各位费心,会诊就不必了,母亲的病我自己能治好。”

会议室里忽地静了下来,片刻,寇冬猛地一拍桌子:

“你说什么?吹牛也要有个限度!”

王医圣连忙拉了他一下。

“寇老弟别动怒,楚小友看来也是个学中医的,有这等气魄也算是勇气可嘉。”

医仙于广立冷眼旁观,忽地哼了一声:

“学了几下三脚猫功夫,就当自己无所不能了?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