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冷冥扬白安安小说叫什么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完整阅读

冷冥扬白安安小说叫什么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完整阅读

  •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小说全本目录在线  冷冥扬白安安小说无弹窗阅读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
    来源:微小宝  作者:阿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0 14:24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小说的主角是冷冥扬白安安小说精彩试读:拗不过罗晓燕,白安安只得答应。拿着试卷无精打采的离开办公室,正想着去找沐清歌的时候,偏偏撞见她最不愿碰见的人——林晓晓。她穿着一条新的浅粉色连衣裙,腰间束着一条白色的丝带,勾勒出完美腰线,小高跟拉长了她的腿型,显得越发亭亭玉立,娇嫩的脸蛋略施粉黛,青春靓丽,高贵出众。
    立即阅读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别人不清楚,她可知道,这么多年,白安安在继母跟继姐的压迫下过的都是些什么糟心日子,好容易搬出来,他们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沐清歌轻轻握住白安安的手,给予她无声的安慰。“清歌,你知道么,更可笑的是顾北辰成了林晓晓的未婚夫,昨天让我回家,他们也在,已经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了。”白安安越发的沉闷。

婚宠漫漫:冷少的掌心娇小说试读: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白安安在睡梦中听见了冷冥扬的承诺,很快便安安稳稳的继续沉睡,再没有呓语,紧锁的眉心也渐渐的舒展了。

冷冥扬悬着的心总算是有了归处。

他轻手轻脚退出房间,回到隔壁的卧室,这一夜,竟也是久违的好梦。

雨后的清晨,天空湛蓝如洗,白云洁净无暇,空气中也都透着好闻的青草香。

微风徐徐,自窗边缓缓淌入室内,吹动挂在窗边的风铃,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响起,成了唤醒沉睡的白安安最美好的音符。

白安安努力睁开惺忪睡眼,微微挪动身子,头便疼的厉害。

昨晚发生的一切如同潮水般袭来。

不由的,白安安漂亮的瞳孔暗淡下来,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眼尾无声的滑落。

对于昨晚的一切,她到现在也不能接受。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的父亲因为公司,竟要将她嫁给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也想不到,自己的男朋友也成为了名义上的“姐夫”。

她像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人,没有人关心她,没有人在意她,她的存在就仅剩下换取投资那一点点的利用价值。

天大地大,没有她白安安的归处,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白安安扬起手腕,用衣袖擦拭泪水,这一看,吓得惊叫起来。

“啊啊啊……”

这长了大半个袖子的黑色睡衣很明显不是她的,那怎么会套在她的身上呢?

白安安紧张的环顾四周,这才发现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她会在哪?难道已经父亲送到那糟老头子家了?

白安安将身体用被子裹住,蜷缩在一起,忍不住的瑟瑟发抖。

在楼下正在吃早餐的冷冥扬听见,立刻放下手中的早餐,快步朝着卧室跑去。

“白安安,你没事吧!”

伴随着踢门声,一道紧张的关心也同时传了进来。

白安安身子一抖,整个人更加紧张,不断的朝着墙边移动。

“你,你别过来,我不认识你,快放我走……”瞬间,白安安的嗓音便染上了哭腔。

“是我。”

见白安安无碍,冷冥扬松了一口气,“你记不记得你前天捡了一个受伤的人回家,还替他包扎了?”

这样一说,白安安壮着一点胆子,从被子里伸了小半个脑袋出来,歪着头打量冷冥扬。

迷迷蒙蒙的眼神,嘴巴微微嘟着,十分可爱。

“是你啊,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这个面具。”白安安恍然大悟。

“想起来就好。”冷冥扬微微一笑,唇角浅浅的勾勒着。

“昨天是你救我回来的?”白安安问。

冷冥扬点头,“我们都救了对方一次,还真是有缘。”

“是有缘。”白安安支着脑袋附和,下一秒,话锋一转,“我看我们是一场孽缘。”

“什么?”冷冥扬皱着眉,不解道。

白安安没好气的撇了撇嘴,“都是因为你,在我的作业上乱写乱花,害的我补作业错过了上课时间,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臭骂了一顿。”

“额……”冷冥扬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白安安,只能以沉默带过。

好在白安安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她睁大无辜的大眼睛,问,“我的衣服呢?等会儿我还要上学,今天可不能再迟到了。”

冷冥扬淡定的走到衣柜旁,将所有的衣柜打开,“你昨天的衣服已经扔掉了,这里面有我为你准备的新衣服,你随意挑,都是适合你的尺码。”

他指了指门口的方向,“我先出去,你换好衣服下楼吃早餐,我在楼下等你。”

白安安看着冷冥扬离去的背影,微微晃神。

上一个叮嘱她一定要吃早餐的人是顾北辰,可他现在已经不属于她了。

白安安甩了甩脑袋,将顾北辰的影子甩掉,从衣柜里拿了一件最简单素雅的白色连衣裙换上,洗漱后下楼,一眼就看见了坐在长餐桌前优雅喝着咖啡的冷冥扬。

空荡荡的一楼,只有他们两人,与这别墅的豪气不符。

见白安安眼神困惑,冷冥扬主动解释,“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旁边守着我,所以叫他们都退下了,你要吃什么,自己随意些。”

白安安连连点头。

其实不用冷冥扬说,她也会随意,毕竟这一桌子琳琅满目的各式餐点,都是她爱吃的。

昨天整整一天,她都没有好好吃过东西,此时白安安饥肠辘辘,也顾不上个人形象,大快朵颐,将自己的腮帮塞的慢慢的,像个小仓鼠。

“慢点吃,别噎着。”说这话,冷冥扬又给白安安倒了一杯果汁。

看白安安吃的开心,冷冥扬心里也是高兴的。

这些都是他昨晚听见白安安梦话里面提到的,今早特意吩咐厨师,将每一样都准备了些。

等白安安吃完,她擦拭了嘴角,这才一本正经的看着冷冥扬,认真的说:“昨天晚上谢谢你救了我。”

冷冥扬的眼中划过一丝狡黠,顺着白安安的话,问:“既然是道谢,是不是应该有报答,你打算如何报答我?”

白安安顺手又拿了一个披萨,小口小口的朝嘴里塞,她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你救我我一次,我救你一次,咱们两不相欠。”

“这样啊,有道理。”冷冥扬笑,笑的意味深长。

吃饱喝足,白安安起身道别,“谢谢你的款待,我要去学校了。”

冷冥扬起身,拍了拍手,冷夜恭敬的走了进来。

冷冥扬道:“这里不好打车,我让人送你吧。”

别墅区一般都在郊区,为了不迟到,白安安没有拒绝,“谢谢。”

看着白安安的身影越走越远,直至渺小的看不见,冷冥扬才收回自己的目光,脸上挂着一抹玩味的微笑。

有冷夜的助力,白安安自然没有迟到。

刚刚踏入校园,沐清歌便冲了过来。

“白安安,你去哪了?昨晚我打了你一晚上的电话,都是关机,你急死我了!”沐清歌又气又担心,气势汹汹的质问到最后只剩下浓郁的关心。

白安安轻轻一笑,“清歌你别担心,我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见白安安欲言又止,沐清歌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我爸为了公司投资,要将我嫁给一个老头子,婚期就在下个月月初,距离现在不到一个星期。”白安安苦涩道。

“什么?**怎么能这样!”沐清歌愤怒道。

她心疼白安安。

别人不清楚,她可知道,这么多年,白安安在继母跟继姐的压迫下过的都是些什么糟心日子,好容易搬出来,他们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

沐清歌轻轻握住白安安的手,给予她无声的安慰。

“清歌,你知道么,更可笑的是顾北辰成了林晓晓的未婚夫,昨天让我回家,他们也在,已经开始商量结婚的事情了。”白安安越发的沉闷。

“呸,渣男,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沐清歌生气的骂道。

越想沐清歌越咽不下那口气,“既然公司出了问题,**就没找顾北辰要钱么?”

“要了,只是顾北辰的那部分远远不够,所以才……”白安安苦笑道,“若是我不嫁,到时候我爸必须赔偿那老头一亿违约金。”

沐清歌的心几乎都要揪起来了。

“那对狗男女,别的我或许帮不上忙,但他们两个对你的所作所为,我一定要为你出气。”

沐清歌气势汹汹的起身。

白安安连忙拽住她。

“清歌,不用了,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的。”

“处理,你怎么处理?”沐清歌脾气上来了,任谁也拉不住。她索性拉着白安安的手,就去找顾北辰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