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夜凡欧阳若曦(免费阅读)_仙域夺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夜凡欧阳若曦(免费阅读)_仙域夺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仙域夺天免费阅读-仙域夺天夜凡欧阳若曦完本全文阅读仙域夺天
    禅破人生著作玄幻小说《仙域夺天》是以夜凡、欧阳若曦作为主角,小说讲述了阴阳乱,太古变! 至上古古神大战之后,太古大变,图腾兴起,妖魔横行。 一个从大山里走出的少年夜凡,一个背负着家族仇恨得少年,在连续遭受到图腾被灭,父母被杀,灵根被废得境遇之后,他毅然决然的挺了过来,用他的经历解开一个个未解上古之谜。
    立即阅读

主人公叫夜凡欧阳若曦的书名叫《仙域夺天》,是作者禅破人生写的一本短玄幻爽文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夜凡独自走向了锻体期得擂台,锻体期为修士最低级得阶段,擂台周围只聚拢了数十名修士,时不时有一两名年轻修士上前去试试。

仙域夺天小说试读:

乌镇就有仲夏皇朝兑换灵丹的地方,这里是特例,因为有着仲夏图腾一具灵身所在。

石龙!

乌镇校场颇为宽阔,方圆数十里,临近校场有座石门,石门高数丈,上面刻划着精美的图案。

石门旁有两名战士手持石戟斜插挡道,石门前更是有着数对骑士维持这秩序。

老疯子来到石门前被拦了下来,其中一名穿着兽皮的战士喝道:“校场腰牌,老头你有吗?”

乌镇腰牌掌握在赵家手中,老疯子哪有闲心去赵家索取。

守门得赵家战士瞟了一圈老疯子的破道袍,十分鄙视,显然是把老疯子看成了个乞丐。

老疯子指着刚刚进入得一名修者说道:“她为什么没腰牌可以进,老夫怎么不行?”。

那名刚走进校场石门得女修厌恶的瞟了一眼老道士,冷哼一声走了进去。

战士怒了,他走上前去就要把老疯子轰飞,不料,老疯子却出手如电,在斗气刚刚临身得一刹那,一巴掌扇得那守门战士口吐鲜血,门牙都掉了两颗。

另一名守门的战士看出了些门道,走上前来,又是赔笑又是作揖,说道:“前辈海涵,我这兄弟不知前辈大驾光临,说话太过莽撞,前辈打的既是。”

吐血的战士也忍着伤痛赔笑。

老疯子不再理会他们,带着夜凡等人大步流星得走进了校场。

人影消失,倒地的战士吐了口血沫子嘴里不停咒骂,嚣张的气焰降低了许多。

进入校场夜凡抽眼望去,校场方圆数十里人山人海,修者人挤人,人碰人无边无沿聚集在修者挑战得擂台。

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连胜十擂就有灵丹奉上,每胜十场可以越阶挑战,如果再次挑战成功,可以获得灵决或者高级丹药灵草之类得好宝贝。

夜凡仔细得观看着告示牌,上面除了写着兽头兑换灵丹以外,还写着锻体期擂主奖励强骨丹十枚。

强骨丹虽然是普通丹药,但是夜凡到达塑骨期是大量需要这种丹药得。

夜凡往下看,就见上面写着锻体擂主赵穹,八万九千力。

赵穹,是数十年前赵家走出的一位杰出天才,比赵栋还要强上许多。

夜凡看着赵穹得来历,想了想将近九贯得肉身在旁的修士眼里确实不简单,在夜凡眼里确是不过如此,夜凡血液沸腾,他想试试。

夜凡看了一眼老疯子,心中想的是这种白给的灵丹不拿白不拿。

老疯子点了点头。

“成功之后,留个记号即可。”老疯子嘱咐。

乌镇热火朝天的背后暗藏杀机,紫参精成型在即,各家都会派出大量暗哨打探各方消息。

夜凡独自走向了锻体期得擂台,锻体期为修士最低级得阶段,擂台周围只聚拢了数十名修士,时不时有一两名年轻修士上前去试试。

锻体期擂台比试很简单,不用比斗。

擂台很朴素,上面有一座石锣,石锣后有石柱,这颗石柱描绘有特俗得符文,当有人敲响石锣,石柱上符文流转就会抵达相应得刻度,最高位十贯。

夜凡好奇的看了几个人得测试,他走了过去。

测试石柱旁有张石桌,石桌上懒洋洋得爬着两名老者,其中一名老者看到又有人走进前来,散漫得说道:“锻体擂台,测试一枚强骨丹。”

夜凡皱了皱眉,他没有强骨丹。

“山参可以吗?我这里有两颗”夜凡从兽囊里掏出两颗干瘪得山参。

那名老者扫视了夜凡两圈,以为他是哪家来的小娃,总是把擂台当成了敲锣游戏,于是挥了挥手中的落槌轰赶他。

另一名老者却劝道:“让这娃试试吧,反正这一时半刻也没人来。”老者指了指锻体擂台,擂台周围只剩下了四五个修士,几个呼吸就快走光了。

持落槌得老者叹了口气,他两是巨城派下来,本来就枯燥无味,现在连点捞油水得机会也不多。

持落槌得老者抓过山参,将落槌递到了夜凡手上,冷冷的说道:“只能敲一锤,再有还需再付灵药。”

夜凡手持落槌,这才发现那落槌有一贯得重量,怪不得一般的修士都不愿来测试。

”砰“夜凡落下一锤,石锣后面的石柱却是猛地一颤,可能是经久失修,聚集在石柱上得符文闪烁不定运行到石柱顶端时候爆了开来。

“怎么可能!”

两名懒洋洋得老者马上正视了起来,其中一名老者迅速闪道夜凡身旁就要抓他的左手,夜凡大惊以为自己闯了大祸。

夜凡脚下雷霆夺形如一阵疾风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我不是故意的,大不了那十颗强骨丹我不要了,就当这石柱得修理费。”

动手的老者跺了跺脚,听着这飘忽不定得声音急忙喊道:“小兄弟,我们不用你赔,可有兴趣加入巨岩门。”另一名老者推搡着说道:“巨岩门不好,来我们刀形派可好。”

无人应答。

两名老者扫视了周围人群数圈没见夜凡得身影,开始互相指责。

锻体擂台巨大的动静使得走位的修者聚拢了过来,人们看着被破坏的石柱,纷纷惊恐和感叹。

“不知道哪个大势力的少爷居然有十贯得肉身。”

“看那相貌应该是这一带得,想不到乌镇近百年来又出来个不世奇才。”

这时围观的修士被分割开来,数十个大汉风风火火得赶了过来,为首得那名少年正是赵家少爷赵栋。

赵栋看着满地狼藉碎石,向两名老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两名老者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赵栋瞪大了双眼,也不敢相信。“家族长辈创造的记录被一个小孩打破了。”

赵栋来到了另一个擂台,这个巨大的擂台不是用来比斗,而是北冥阁用来收录今年得学员所摆设的。

巨大的擂台上只有一个剑架,剑架上是一柄乌黑得剑,剑身上乌光流转。

赵栋走上了擂台来到一名穿着青衣得中年男子面前,中年男子鹤发童颜,面如红玉,身上三道青雉符文流转,给人冷热不均得错觉。

中年男子喝着清茶,冷漠的看着一个个少年走上擂台,又灰溜溜的走了下去。

“下一位”中年男子沉声喝道,擂台上已经走过了上百得少年,确实没几个能拿起乌光剑,更别说挥舞。

赵栋在中年男子旁边耳语:“韩良师叔,刚才有个少年,敲碎了锻体石。”

“十贯之力”青雉腾地站起了身,手中的茶杯化成了齑粉,台下一阵骚乱。

韩良想了想,十贯之力可是在北冥阁中传得沸沸扬扬,想不到这小小的乌镇也出了一位。只要能收了这名少年,宗门一定会奖励大量的丹药甚至是稀有骨术。

韩良想到这里不由脸上挂起了笑容,身旁赵栋双眼微眯,却是下了杀心。这不单单是为了家族长辈的荣誉,还有在人们口中称为乌镇年青一代得俊才得名头。

赵栋咬了咬牙,看不惯有人骑在头上。

“你去查查这个神秘少年的来头,务必把他招入北冥阁。”

赵栋点了点头,走下了擂台,不多时,他叫来了几名大汉小声的吩咐道:“留意一个四五岁的少年,找个僻静的地方给我做掉。”

几名大汉允诺退离。

夜凡拍着胸脯喘着气跑到了老疯子面前,十分沮丧。“盲叔,那是什么破锣啊,一锤子下去碎了。”

老疯子听说过那颗石柱,那颗石柱也是有些来历得,据传那颗石柱不但能看出绣着的肉身,还能预测修者未来的修炼成就。

老疯子微笑的说道:遇到你这个小怪物,不碎都难。“老疯子带着夜凡等人来到了灵丹兑换的高台,当老疯子从拿出魔炎虎,四角寒羊等太古遗血得头颅之后,周围得修者发出了一片嘘声,更是有一些势力红着眼,想要暗中打劫。

老疯子受到热情的接待,很快他换到了两颗淬骨丹和五十颗强骨丹,这差不多顶上了聚源修士修炼一年得丹药。

要知道一颗淬骨丹就能鼎百颗强骨丹,这可是塑骨期直至聚源九转修士必不可少,难怪那些小势力眼红。

随后老疯子带领着夜凡来到了乌镇兵器铺。

兵器埔里兵器满目琳琅,石斧、石刀、石剑还有一些凡品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什么都有。

“不知这位前辈要点什么?”兵器铺得展柜微笑的说道。

”当然是兵器啦“兵器铺得掌柜开始打量着老疯子,兵器要用合身才合适。

”看我干啥,不是我挑“老疯子走到了一边,指了指夜凡,胖子等人。

兵器谱的掌柜恍然大悟,他从兵器架上抽了把万斤得石剑递到了夜凡等人身前的石台上。

夜凡把石剑拿到手中,过了过手,随便甩了甩,回道:”太轻!不撑手。”

兵器铺老板又递了把凡刀,那把凡刀重三万八千力。

“不撑手,”夜凡颠了颠回道。

“这把长剑重八万一千力”

“还是不承手!”

许久过后,兵器铺得老板都看傻了,夜凡也无语,胖子等人都拿上了称手得凡品兵器,到自己这却一件也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