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安满月非翊小说叫什么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未删减

安满月非翊小说叫什么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未删减

  •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全章节免费阅读 安满月非翊全本免费阅读快跑,王妃又凶残了
    来源:微小宝  作者:闻君至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1 15:12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小说故事简介:中垣皇朝,双王争位,她身为东凌灭国遗孤,身死魂穿,陷入桓王府中为妾,步步谋划,将那中恒皇朝搅了个天翻地覆,一心想要完成复国大计。却没想到向来冷心冷血的她,竟对敌人动了真心。国仇家恨当前,她将何去何从?
    立即阅读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桓王妃的房间里,青柠忍着笑给徐婷晚讲述着这件事,“王妃,您是不知道,那**把在青楼里侍候男人那一套都用出来了,可王爷却还是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此事当真?”徐婷晚心里比青柠还要兴奋,而面上却未表露半分。

快跑,王妃又凶残了小说试读:

月非修一阵惊呼,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怠慢,要知道安满那套毁人内脏的手法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可不想一不小心把小命交代在这儿。

“阿满,本王知道自己好几天没来看你,但也不用这么生气吧?”

月非修无辜的眨眨桃花眼,用扇子压下安满下挑上来的剑,调笑道:“你可是要嫁给本王做殷王妃的,我若是有什么闪失损失的不是你?”

安满不答,反手收回手中的剑,继续向他攻去。

言末站在树下看着二人切磋,殷王虽且战且退,嘴上喊着自己敌不过安满,但实际上,安满那凌厉的攻击都被他轻松挡下,不留半点破绽。

如果是自己也攻上去的话,言末暗自思索着,不,并不能打破殷王的防御。

手悄悄的按在了剑柄上,戒备起来。

月非修睨了言末一眼,眼底划过一丝笑意,随即卖了个破绽给安满,见安满果然上当,便趁势挑飞了她的剑,勾着她的腰肢向自己扑来,“阿满主动投怀送抱,竟是如此思念本王吗?”

安满反手捏住他的喉咙,冷哼道:“放开我!”

“好好好。”月非修满口答应,松开了放在她腰肢上的手,“为了赔罪,我特意带来的茶叶就送给你,不知你喜不喜欢。”

“好。”安满收回自己手,平稳自己的呼吸,走到一旁的石桌前坐了下来。

说起茶,安满也算得上是个行家,在东凌谁不知晓,白府大小姐茶艺天资极高,那一手出神入化的茶艺不知道羡煞了多少闺中小姐。

净过手后,熟练的把玩着手中的茶具,温壶、洗茶、冲泡、封壶一气呵成。

只是这茶香……

安满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下来,而这一幕落在月非修的眼里,只是他勾起唇角什么也没说。

“茶泡好了。”言末意外看着安满推过来的杯子,竟然还有他的一份,随即给了安满一个感谢的眼神,却不料这个女人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神怔怔地盯着面前的茶杯。

她轻轻地抿了一口,愣在原地,她已经记不得自己多久没有喝过如此清冽的茶了,不止和自己的手艺有关,还有这茶的生长环境,采摘手法。

“本王就不多打扰了,告辞。”月非修看过安满的反应便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起身就走。

可安满会允许他走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下一秒原本放在地上的剑就出了鞘,横亘在月非修的脖子前,“不说清楚就想走吗?”

“不然,阿满觉得你留得下我吗?”不同于安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凌厉,月非修反倒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那你试试便知道了。”安满毫不退让,反而将剑更贴近了几分,一抹鲜红的血丝瞬间出现。

说实话,不到万不得已安满不想和面前的男人为敌,可这茶实在让人怀疑。

这种茶叶,名为雪之子,一般会生长在天山雪莲的附近。少时,兄长为了她的生辰亲自去雪山上寻觅,历时一个多月方才获得三两雪之子,而月非修这包雪之子少说也有两斤。

她本不想往那个方向去想,可月非修的行为实在说不过去。

“阿满,本王说过你是本王的王妃,这件事不管是谁都改变不了。”月非修神色正经道,可眼眸深处却没有半分温情,“而我愿意等。”

安满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他方才说话的神情,像极了一个人。

晚上,言末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完整的传达给了月非翊。

“哦?是吗?”

月非翊手中的书又翻了一页,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嗯,王爷,您看安满会不会……”言末并没有把后半句话没有说完。

“不会。”月非翊毫不迟疑的说道,“月非修,是时候该给他找点事情做了。”

言末愣了一下,“好,属下尽快安排。”

“王爷,余小姐在外面等您。”

小厮的声音有些不情愿,不止是他,这桓王府里几乎没有人想搭理这个余子娆,明明是自己没名没份的呆在这里,却是一副对下人张牙舞爪的模样。

奈何府里的下人也摸不清自家主子对这个女人的态度,说喜欢吧,好像不是,毕竟这么多天也没有给她一个什么名份,说不喜欢,好像也不是,安排管家尽可能地满足余子娆的所有要求。

月非翊摆了摆手,示意言末下去。

言末行礼后,刚刚离开,余子娆便进门而来。

“王爷,子娆听丫鬟们说您晚上没有用膳,所以特地去厨房煲了点鸡汤,您尝尝?”

余子娆媚眼如丝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今日她可是精心打扮过的,她要让桓王爷知道,自己可要比那个端庄的桓王妃更可人。

“嗯,放在那吧。”

余子娆不肯放弃,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衣衫往下褪了褪“王爷,今天让子娆侍奉您吧。”

可是,显然月非翊连个余光都不肯赏给她,“不用,管家说你最近又哭又闹的,若是你觉得在这里呆着委屈,明日便可搬回别院去。”

“王爷,子娆没有。”她一下子便慌了,“请王爷不要赶子娆走。”

“下去吧。”

“是,是……”余子娆拉拢上自己的衣服,慌慌张张的退了出去,差点被门口的石阶绊倒在地。

桓王妃的房间里,青柠忍着笑给徐婷晚讲述着这件事,“王妃,您是不知道,那**把在青楼里侍候男人那一套都用出来了,可王爷却还是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此事当真?”徐婷晚心里比青柠还要兴奋,而面上却未表露半分。

“当然是真的,这府里上上下下都在传呢!还说看王爷对那**的态度,肚子里的野种还指不定是谁的呢!”

看着青柠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徐婷晚不由轻笑了一声,“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之前安排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青柠笑嘻嘻的应下来,“奴婢这就吩咐下去。”

徐婷晚看着青柠离开的身影,长出一口气,摸着自己的胸口,余子饶,你可以别怪我心狠手辣,这可都是你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