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林苑秦诏远小说叫什么 爷,夫人马甲又掉了完整版

林苑秦诏远小说叫什么 爷,夫人马甲又掉了完整版

  • 爷,夫人马甲又掉了未删减版 林苑秦诏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爷,夫人马甲又掉了
    《爷,夫人马甲又掉了》小说精彩试读:为什么得到她的爱还不好好珍惜?为什么要让她难过?秦诏远叹了口气,放下酒杯,走到林苑身边,几乎是下意识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最近很累么?”一直压抑积攒着的负面情绪,忽然犹如洪水般涌上来。林苑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她无声哭泣。那被压着的呜咽声,让秦诏远心里更痛,虽然神色紧紧绷着
    立即阅读

《爷,夫人马甲又掉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柔软的触感让秦诏远几乎快要失控,好在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拥有着无比强大的自制力,努力将身体的异样平复后,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了林苑的房间。第二天一早,林苑醒来时,发现她已经在自己房间了。

爷,夫人马甲又掉了小说试读:

看着秦诏远的背影,许姗无奈的皱了皱眉:“苑苑你说,你跟诏远结婚以来,他是不是只顾着工作,一点都没有情趣也不知道浪漫的?”

额,这个问题让她怎么回答?

林苑心中一阵无奈,她跟秦诏远的婚姻本就名不副实,又何来浪漫一说。

见林苑不说话,许姗自然也猜到了:“我就知道那个臭小子,一天天就知道闷头工作,要不你们还是搬回来吧,这样就不用一天对着那个闷油瓶了。”

闷油瓶?秦诏远?

林苑忍俊不禁:“妈,诏远挺好的,他对我也挺好的。”

“那还差不多,你从小我就把你当成女儿了,他要是敢不对你好,看我不收拾他。”许姗一本正经的说道。

许姗原跟林苑的母亲是闺中密友,两人曾以一个组合出道,红极一时,后来她们的组合被人恶意抹黑,林母抑郁而终,许姗也跟着退出了娱乐圈。

当初林母去世时,林苑才几个月大,许姗也算是看着林苑长大的。

这边正说着,厨房那边来人了。

“太太,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要开宴吗?”管家恭恭敬敬道。

“开宴吧,去叫老秦和诏远吧。”许姗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林苑往餐厅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家宴来得人都是秦家的内亲,一行人陆陆续续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坐在主位上的是秦父秦乾,旁边便是许姗。

林苑自然是挨着秦诏远坐下,位置都是安排过的,除了秦诏远对面的位置是空着的以外,其他位置都已经有人了。

“那个臭小子还没回来?”秦乾看了一眼空着的位置,冷冷开口。

“慕远刚刚来了电话,让我们先吃,不用等他。”许姗接过话茬带了过去,随即又招呼众人用餐。

秦慕远是秦家二少,一向我行我素,鬼主意十分的多,小时候林苑为了知道秦诏远更多的消息,没少被秦慕远坑。

以至于现在每次看到秦慕远,林苑都恨得牙痒痒。

晚餐很精致且丰盛,林苑虽然很饿,但不得不顾忌淑女的形象,盛了点汤小口小口的喝着。

突然,面前突然多了一只鸡腿,林苑动作一顿,顺着鸡腿看了过去,迎上的却是秦诏远的视线。

“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吃鸡腿么。”秦诏远一边说着,一边将鸡腿放进了林苑面前的碗碟中。

他居然还记得。

林苑看着面前的鸡腿,握着勺子的手微微收紧,她是喜欢吃鸡腿,特别是那种一整只可以直接啃的那种。

可是要是这样吃,就根本不符合她淑女的气质了。

现在秦诏远突然让她吃鸡腿,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只能用筷子夹着小口的啃着。

“难得见诏远还能记住工作外的东西。”许姗故意在一旁打趣,看着小两口,怎么看怎么满意:“还记得小时候,苑苑可皮了,哪像现在这样,做什么都拘束着,都没小时候可爱了。”

“妈——”被许姗这样说,林苑有些尴尬的看了看秦诏远,见他没什么反应,心中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小时候她常常跟秦慕远一起厮混,那家伙没少撺掇她干坏事。

正想着,只见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急急忙忙闯了进来。

“饿死了饿死了。”秦慕远大大咧咧走了进来,往他位置上一坐,便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东西来,虽然是一张帅气的脸庞,但这桀骜豪放的行为,将帅气毁的连渣都不剩。

“还有没有规矩?”主位上的秦乾冷声开口。

见秦乾动了怒,秦慕远这才放下了筷子,跟众人一一打招呼,最后将视线移到了秦诏远和林苑身上。

“哥,嫂子。”一本正经的称呼从秦慕远嘴里说出来林苑就觉得莫名的欠打。

秦诏远点点头,继续不紧不慢的用着晚餐,倒是秦慕远,故意对林苑眨了眨眼。

“慕远,你一天天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你哥和苑苑现在也结婚了,你的终身大事也该考虑了。”许姗吃得差不多,擦了擦嘴角,不紧不慢道。

“妈,我不急,现在哥和嫂子都结婚了,你应该盼着他们早日生个孙子来给你抱啊,我还有事,先回去了。”话音落下,人已经吃干抹净扔下碗筷不见了踪影。

这个秦慕远!

林苑心中忿忿想着,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好好跟他算账!

“慕远说得也没错,诏远你和苑苑现在已经结婚了,是该考虑孩子的问题了。”许姗殷切的看着林苑的肚子,像是她真的怀孕一般。

孩子……

她倒是想考虑啊,可这又不是她一个人考虑就能有的。

“妈,这件事以后再说,明天还有工作,我们先回去了。”秦诏远神情淡漠道。

林苑攥紧手心,心间一阵苦涩。

他连她都不曾在乎,又怎么会想和她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回去的路上林苑也没有什么心情再说话了,靠着车窗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秦诏远察觉到林苑从秦家出来开始就闷闷的,难道让她和他一起出席这样的宴会就这样为难?

车子缓缓停下,秦诏远小心翼翼将车门打开,将林苑轻轻抱了出来。

梦中的林苑睡得似乎并不安稳,在贴近秦诏远的时候,满足的蹭了蹭。

看着她的小动作,秦诏远唇角微微弯起,他鲜少会露出笑容,为数不多也是因为林苑。

两人自从结婚以来,便一直是分开住的,林苑住二楼,他住三楼,互不打扰。

将林苑抱回她的房间后,秦诏远正要起身,却发现林苑正抓着他的衣角,不施粉黛的小脸就连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会乖乖的让他靠近……

秦诏远默默想着,一边缓缓俯下身,看着她嫣红的唇角,鬼使神差的轻轻吻了上去。

柔软的触感让秦诏远几乎快要失控,好在一向冷静自持的他拥有着无比强大的自制力,努力将身体的异样平复后,他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了林苑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林苑醒来时,发现她已经在自己房间了。

难道是秦诏远把她抱回房间的?

想来除了秦诏远,这里应该不会有第三个人吧。

林苑揉了揉脑袋,昨天她明明只是想眯一会儿的,怎么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