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九王妃恃宠生娃最新章节 南宫妍魏宁完整版

九王妃恃宠生娃最新章节 南宫妍魏宁完整版

  • 九王妃恃宠生娃完整版阅读资源 南宫妍魏宁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九王妃恃宠生娃
    来源:微小宝  作者:二分之三夏天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1 15:36
    《九王妃恃宠生娃》小说精彩试读:仿佛被“魔族”这两个字坏了心情,魏宁皱眉道:“下毒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过来保护你。”“用不着!”被下毒不一定会死,让魏宁天天晚上缩在寝宫里保护,被发现就是皇室丑闻,绝对死透了!孰轻孰重,南宫妍当然拎得清。但让她郁闷的是,当魏宁化作一团看不清的阴影,从寝宫里消失前,扔下的话是——本王要不要
    立即阅读

《九王妃恃宠生娃》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自然是给皇帝老儿贺寿了!对了,你也知道,我现在就是个理论花架子,可没有什么真本领,你找人时,可别忘记了找些好控制的。否则若是出了什么状况,别提什么讨欢心了,只怕我二百个脑袋也不够他砍的!”

九王妃恃宠生娃小说试读:

“那……六皇子往年都送些什么?我与他已经成亲,单独送礼这皇帝老头儿不会误会我吧?”

“皇侄去年送了只牧族独有的绒月兔。”

“绒月兔?是何物?”

魏宁不由得又深看了南宫妍一眼,心中浮起一丝疑虑。

却没有露在脸上,耐心解释道:“绒月兔出生在牧族极寒之地的牧野山脉上,那里常年积雪,鲜少有人踏足。

这兔儿全身是宝,心可治常年心悸之疾,血可活陈年重伤之经脉。

牙有寒毒十分锋利,若制成匕首削铁如泥,当然这不是最宝贵的。

最宝贵的是这兔儿周身逸散雪牧气,可让人族在修炼时平心静气,极大降低走火入魔的风险。”

“……”

这哪里是兔子,这是开挂神兽吧?

“他哪儿弄来的?我也没见他去什么牧野之地……”

威宁靠着椅背,一条腿翘起,晃了晃说:“那就得问问你那‘好妹妹’,牧族公主白月光了。”

听到这个名字,满腹疑问的南宫妍闭上了嘴。

屋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南宫妍手指搅动着裙角,放空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大约是觉得有些晚了,威宁站起身,正要说些告辞的话然后离去。

南宫妍重重一拍桌子,双眸闪着星星的大叫一声:“有了!”

“哦?”

“不过这事儿,大概得需要你帮我个忙。”

“怎么?总算愿意让我帮忙了?”

南宫妍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想我的状况,九王爷怕是尽在掌握吧?你家皇子整日与白月光厮混,我这日子可是难过啊。

想我在这景阳宫,孤苦无依,除了筱雨,身无长物,这讨皇帝老儿欢心之事,只怕成本不低。

九王爷既然开了这个口,总不至于看我好不容易想出一个好点子,却没办法完成吧,怎么说,你也是我的……”

说到这儿,南宫妍一瘪嘴,装作凄苦之样,竟用袖角在眼上擦拭起来。

“……”

魏宁怎么会看不出这么假的作势,但又觉得南宫妍此时可爱至极。

于是无奈的摇摇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便是,不过……”

“不过什么?”见魏宁答应下来,南宫妍一下来了精神,瞬间便恢复了活力。

“不过,若是此次得手,你可怎么谢我?”

“唔,我若成功讨得皇帝老儿欢心了,欠你的钱双倍奉还!”南宫妍信心满满的回答道。

魏宁听完眉头皱起:“我可不要你还钱……”

“那你要什么?说来听听?”

“你只需向父皇提出与王弟合离便是。”

话音落,南宫妍愣在原地。

这一次,她有些动摇了。

魏宁第一次提出合离后,她确是考虑了诸多因素,得出合离并不是不可行的结论。

而这次……

魏宁说的不错,若得皇帝欢心,凭自己的本事,稳固这份欢心之事应是手到擒来,到时还真有这个可能。

在回过神时,身边已空无一人。

南宫妍走到床边,将自己整个摔在床上。

只怕光是欢心可还不够,在这个世界,外人终归只是外人。

欢心恩宠不过过眼烟云,自己的命运,自然还是要握在自己的手里面。

而真正的实力,才是把握命运的关键。

距离那日夜谈已经过去了三日,这三日南宫妍都在景阳宫中,寸步未出,专心筹划着“给皇帝老儿一个新奇贺寿”计划。

距离皇帝六十大寿越来越近,不止南宫妍,更不止这六皇子府,整个皇宫上上下下都在为了这一件事跑前忙后。

六皇子接了皇帝下的迎接各国使臣的旨,更是没有时间来找她的麻烦。

白天都不在府中,夜里也几乎寝在自己宫里,这期间白月光来过一次,企图找她的麻烦,却被她称病挡了去。

“筹划的如何?”

夜里,南宫妍正埋头写写画画,一道黑影闪至身旁。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说你有没有礼貌?我好歹是你侄明媒正娶回来的六皇子妃,进进出出都不用敲门的吗?”

拍了拍胸口,将桌上的白纸合起,叉着腰极为不愤的看着魏宁。

“你确定要我敲门?”

“……就算不敲门,你好歹也叩叩房梁吧?偷偷摸摸的可不是君子所为。”

“我可不是什么君子。你那计划筹划的如何了?需要我做些什么?离寿诞时日不多。”

南宫妍听完,拿起桌上的白纸抖了抖,自豪之意爬上眉梢:“喏,全部在这里了,我敢保证,这将是你们这些古……老古董平生所遇最新奇的寿诞安排了。”

说完将白纸塞入魏宁手中,然后坐下后,悠闲的嗑起了木果儿。

这木果儿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最爱吃的小零食了,像瓜子,却果实丰富,脆香可口。

“这……黯然消魂舞是什么?”

“看吧,我就知道你肯定没有见过,这可是我独家编排的贺寿重点节目!现在不能告诉你,等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魏宁又扫了扫那张她“呕心沥血”的计划,大段认识的文字,组合起来却不知何意的所谓节目,干脆摇了摇头,将纸递还给了南宫妍。

“那么,你总得告诉我,现在需要我做些什么吧?”

“牧族男暗影师三十三名,人族女幻师六十六名,昆族灵气师五十名,召唤师五十名,翼族超体九十九名,人族武侍九十九名。

另外,我需要一面极大的巨羚兽皮大鼓,金属手铃六十六个,烟竹三千枚。

暂时,就是先准备这些。其余的我还要想一想。”

魏宁听着南宫妍一口气说完,原先的各种疑惑已经变成了好奇。

“你要这么多修炼者做什么?”

“自然是给皇帝老儿贺寿了!对了,你也知道,我现在就是个理论花架子,可没有什么真本领,你找人时,可别忘记了找些好控制的。

否则若是出了什么状况,别提什么讨欢心了,只怕我二百个脑袋也不够他砍的!”

魏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二百个头?你是什么远古巨兽?我可没听到什么东西能长二百个头的。”

南宫妍白了魏宁一眼:“我这就是个比喻。你别在那不三不四的,这可是很重要的事,严肃一点!”

说完还假装咳嗽一声,那模样儿让魏宁胸口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