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南宫妍魏宁小说叫什么 九王妃恃宠生娃全文阅读

南宫妍魏宁小说叫什么 九王妃恃宠生娃全文阅读

  • 九王妃恃宠生娃完整版阅读资源 南宫妍魏宁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九王妃恃宠生娃
    《九王妃恃宠生娃》小说精彩试读:仿佛被“魔族”这两个字坏了心情,魏宁皱眉道:“下毒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过来保护你。”“用不着!”被下毒不一定会死,让魏宁天天晚上缩在寝宫里保护,被发现就是皇室丑闻,绝对死透了!孰轻孰重,南宫妍当然拎得清。但让她郁闷的是,当魏宁化作一团看不清的阴影,从寝宫里消失前,扔下的话是——本王要不要
    立即阅读

《九王妃恃宠生娃》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重要的是,我是想和大家交个朋友,我人脉有限,只能让九王爷帮我请了你们来。再过几天,就是皇上的六十大寿,我这里有个舞蹈,想让姐妹们协助我编排一下。只要大家肯帮我的忙,以后,无论什么事,只要看得起我南宫妍,大家都可以来找我!南宫妍在所不辞!”

九王妃恃宠生娃小说试读:

小狐跑到魏宁脚边,散开三条毛茸茸的尾巴,亲昵的在魏宁腿上蹭了蹭。

然后走向南宫妍,明亮的瞳孔中带着一丝疑惑。

凑到她身边左嗅嗅右嗅嗅,闻了几圈,然后在她的紧张僵直中,蹭了蹭她的腿。

“看来它喜欢你。”魏宁笑了笑,那是一抹南宫妍从未见过的笑容。

轻松且发自内心。

南宫妍愣了愣,将小狐抱起,“它有名字吗?”

“没有。”

“叫它幽雪好不好?”

小狐也不挣扎,就这么怪怪的被南宫妍以十分别扭的姿势揽在怀中,胖胖的小爪子还在她胳膊上踩了踩。

南宫妍当即感觉自己的心都融化了。

天呐!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猫奴,她哪受得了这个!

狐狸!竟然会踩奶的吗?!

心中满满的爱溢出,这感觉就像她第一晚揽着筱雨睡觉时一般。

魏宁没有回答,而是笑着走到河塘边,“去见见那些武者?”

这一句总算让陷入粉色桃心泡泡的南宫妍回过了神,依依不舍的将小狐放下。

“幽雪,姐姐去办正事哦!有空再来看你!”

小狐歪了歪头,似懂非懂的看了南宫妍又看了看魏宁,然后跳上了一旁的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窝下。

“喜欢吗?暂时还不能给你,它的伤还没好,需要在我这养伤,等伤好了,你便抱去。”

身上有伤,而不能与小狐亲昵。

南宫妍依依不舍的看了半晌,才叹了口气,跟着魏宁离开了。

不过她的坏心情在她见到魏宁招来的女幻师时,便荡然无存。

正值中午,女幻师们姗姗来迟。

南宫妍起初只是见到了一群缥缈的身影,她们柔若无骨,身着各色轻纱。

在半空中轻如羽毛,轻挥长袖,飘飘然如坠云端,一个甩手,眨眼间便来到了眼前。

脚尖轻轻点地,女幻师们便落在了南宫妍和魏宁跟前。

南宫妍左看看右看看,一个个如同清水芙蓉一般的身姿立在眼前,爱美的心被满足到了极致,心中直呼美。

因为职业的关系,幻师不像武侍和超体那样,重在健硕的体魄。

加之都是女性幻师,大都是杨柳细腰,看似柔弱无骨,一个个媚眼如丝,巧笑嫣然的向魏宁行礼。

“九王爷!”

领头身着水绿色轻纱缠裹的女子微微一欠身,向魏宁行了礼。

“我幻嫣门拿的出手的姑娘们可都在这儿了,不知道王爷聚集我到此有什么要事?”

魏宁看看了一旁的南宫妍,使了个颜色。

南宫妍心领神会,轻咳两声清了清嗓:“是这样的,过不久便是皇帝六十寿辰,为了庆贺,我打算编排一组节目当作寿礼。

先向各位幻嫣门的姐妹道歉,这几日恐怕需要大家疲累些,等寿诞过后,我必会有重谢!”

领头女人定睛看了南宫妍片刻:“不知这位是……”

“她便是当今六皇子的皇妃,我与之有故,所以帮忙将你们召集前来,希望青盟主卖我一丝薄面。”

“原来是六皇子妃,青宴这里有礼了。既然九王爷开口,我们自然会竭尽全力帮手。不知六皇子妃所谓节目是何节目?”

青宴听完魏宁的话,面上衣服了然于心的表情掩嘴笑了笑问道。

听得对方答应下来,南宫妍连忙上前握住了青宴的手:“太感谢你了!此次事毕,我定与姑娘一醉方休。”

青宴听到这最后一句,也乐了。

原以为宫中女子大多古板守旧,毫无生趣,而眼前这位皇妃似乎并不像传闻那般。

关于六皇妃,她也有所耳闻,但所知甚少,大多是坊间传闻。

一介商贾之女,毫无武学功底,所以从未得过宠幸。

今日一见,明明似是一个明亮可人的人儿,可见那坊间传闻真的便只是传闻,不得听信。

魏宁在一旁微笑着也不吭声,可眼底的一丝宠溺却被青宴看了个真切。

青宴拉着南宫妍的手转身:“姑娘们,这位是当今六皇子妃。

九王爷召咱们来,好吃好喝款待咱们,现在是咱们出力的时候了,帮六皇子妃一个忙,日后皇妃请大家吃酒。”

“六皇子妃?”女子们立时竖起了耳朵,看着眼前清泠如水的女子,眼中满是怀疑。

“是不是传闻中古板木讷失了宠的那个?”有人开口问道。

“肯定是!我刚才还看走眼了,现在再看看,这六皇子妃脚步绵软,气息不稳,一点儿魔力都没有。怪不得不得宠!”

说话间,女子们眼中带上了鄙夷。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武者世界,她们无法理解有人能草包到如此地步。

皇权之于她们,不过是嘉奖罢了,若是不帮忙也是可以的。

于是立马有人讽刺道:“我们能帮她什么忙?”

一时间安静的庭院中,女子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像是按了音量键,越来越大。

南宫妍耳力不差,自然是将各种讨论声听了个全。

青宴皱皱眉,又看了南宫妍一眼。

她对这位皇子妃第一印象不错,要说帮忙她是不会推辞。

只是幻嫣门不像其他门派组织那样规矩森严,这儿女子众多,平日里嬉笑打闹惯了。

都是年岁不大却面容姣好的小姑娘,若是她们不愿意,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用门规强压不是上上之策。

“姐妹们!姐妹们我有话要说!”

令青宴意外的是,还未等她开口,南宫妍自己便跳上了身边的大石。

朝人群喊道:“大家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南宫妍,是什么身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是想和大家交个朋友,我人脉有限,只能让九王爷帮我请了你们来。

再过几天,就是皇上的六十大寿,我这里有个舞蹈,想让姐妹们协助我编排一下。

只要大家肯帮我的忙,以后,无论什么事,只要看得起我南宫妍,大家都可以来找我!南宫妍在所不辞!”

说完,南宫妍朝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其实她心里是没底的,论能力,她恐怕连这里面最弱的也是不如。

论人脉,她就更无力了。但是现在只能拼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