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顾芊榕楚江离小说叫什么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完整阅读

顾芊榕楚江离小说叫什么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完整阅读

  • 顾芊榕楚江离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小说免费阅读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
    来源:微小宝  作者:娇气的燕子大大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22 10:19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小说精彩试读:“呵,就她?”红荷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她低头看了几眼又矮又小的顾芊榕,嗤笑道:“就她,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丫头,能捕的到鱼?”红荷边说着边倾过半截身子去,她伸手想将冬霜手里的鱼桶抢过来。红荷的大手还没够到那鱼桶的提手,就被一双粗砺的小黑手给大力推开了。
    立即阅读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之前,我在山里头,看到一只野猪,身上的疤比你的还丑。”顾芊榕说完大笑了起来,这是她瞎扯的,只是想捉弄一下眼前这个人而已。没想到楚江离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因为幅度有些大,扯到了伤口,疼的‘嘶’的一声叫出了声。包扎好的纱布上,又渗出了血丝。

将军有喜:夫人会医术小说试读:

见到顾芊榕抱着一堆稻草走了进来,楚江离才放松了下来:“你不是说走了吗?”

将干稻草堆放在楚江离的身旁,顾芊榕拍了拍手上的灰:“这个季节白天看着热,到了晚上却凉得很,这洞穴里也没个能暖身子的,我好不容易把你这小命捡了回来,到时候却被冻死了,那岂不很冤。”

楚江离不自觉的嘴角扯出了笑,看来她还是挺关心他的。

顾芊榕看了看坐在地上的楚江离,沉思了片刻,蹲下身子开始将捡来的稻草铺平,还碎碎念的叨叨着:“我是看你身子骨不方便才帮你铺的,下次就得你自己弄。”

“谢谢你。”楚江离的眸子闪过一道亮光,感觉眼前这个丫头是个好人。

“口头上说谢有什么用。”顾芊榕哼哼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你要是有心,等你伤好了,好好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我应该也救了你一命吧?”楚江离的脸上有着一丝不确认,好像在顾芊榕落水时他拉了她一把,但伤的太重,所以也不能很确定。

顾芊榕的身子明显一僵,心道:“看来还不是个好对付的人。”随即若无其事的铺着稻草,好似没听见。

见顾芊榕没回答,楚江离也没往下追问,淡淡的回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报的。”

“不用啦,我记得也有句话那么说来着,施恩莫望报。我只是举手之劳,你不必太在意。”顾芊榕朝楚江离摆摆手,看他的样子也是指望不上的。

楚江离又细细的上下打量了顾芊榕,听她这谈吐,感觉就算不是书香门第出生的小姐,也是那种有教养人家的孩子,但看她浑身的衣着打扮,却又有些不像。

一时也看不明白顾芊榕到底是什么来头,楚江离低下头默默的不说话。

顾芊榕又来回取了一些稻草,才算勉强帮楚江离铺了一张稻草床,楚江离的伤不轻,而且还是刀伤,她几次想开口还是忍住了。

“这是你的药,白色的内服,红色的药水外敷伤口处。”刚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顾芊榕偷偷回空间又取了一些药。

“你家住这边?”楚江离接过药放在一旁,和药相比,他对顾芊榕更感兴趣一些。

“你的伤口我处理过,但是正常情况下,今晚你会有一次高烧,不过到时候我可能不能在你身边,你自己记得吃药。”出于前世医生的医德,顾芊榕还是习惯性的交代着,扬着一脸认真的小脸,并没有回答楚江离的问题。

楚江离配合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抹笑:“我知道了,没想到你居然是名大夫。”

“我就一个乡下小姑娘,怎么会是大夫。”顾芊榕立刻回过神,意识到如今自己的身份,小脸转向别处心不在焉道:“我平日里没少受伤,那些都是我自己的经验之谈。”

“那这药……”楚江离转头看向顾芊榕给他的药,有着疑惑,若不是大夫,她随着带着伤药,莫不是她经常受人欺负。

“之前用的剩下的,正好带在身上,就便宜了你。”顾芊榕随便扯出了个理由,倒是转过头看着楚江离脸上的疤,有了几丝好奇。

见顾芊榕看着自己脸上的伤疤,楚江离不自觉的侧过脸,他知道那个疤很丑,怕吓着顾芊榕。

“你这脸上的疤,有些年头了吧?”顾芊榕整个人跟着楚江离的脸又换了个位置,直接面对面的盯着那疤细细端详。

“你不怕吗?”楚江离没想到别人避之不及的伤疤,到了顾芊榕这里,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睛左右闪烁着不知往哪瞅。

顾芊榕托着下巴看着楚江离那脸上那道疤,点了几下头:“你这疤,确实有些丑,但说到害怕倒也还不至于。不过……”顾芊榕顿了顿,没有往下说。

楚江离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她还是与旁人那样,对他脸上那道丑陋的疤痕是介意的。这他也能理解,有时候他自己对着水面或者照镜子的时候,都会被吓到。更何况对方是个小女孩了。

“不过你这疤是怎么弄的?”顾芊榕叹息的啧啧了几声:“你这张脸就那么被毁了,也太可惜了。”

楚江离一愣,没想到对方说的是可惜。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

“怎么,很难启齿么?”顾芊榕终于不将视线放在了楚江离那道伤疤上,又一屁股坐在了她铺的稻草上。

“没有。”楚江离连连摇头:“这个疤很久了,我都不记得是怎么来的。倒也没什么可惜的,我只是怕吓到你。”

顾芊榕轻轻一笑,这么一道疤就能吓到她的话,她这个医生也就不用做了,她曾经可是战地医生,什么恶心恐怖吓人的没见过。随即又想到自己的身份,一脸一紧轻咳了几下。

“我自然是不怕,之前我看到有比你身上更可怕的疤痕呢。”

楚江离好奇的抬起头,望着顾芊榕,感觉眼前这个女子像谜团一般,正常该怕的她一点都不害怕,而且还随身带着外伤药,完全不像个寻常的农家小女孩。

“之前,我在山里头,看到一只野猪,身上的疤比你的还丑。”顾芊榕说完大笑了起来,这是她瞎扯的,只是想捉弄一下眼前这个人而已。

没想到楚江离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因为幅度有些大,扯到了伤口,疼的‘嘶’的一声叫出了声。

包扎好的纱布上,又渗出了血丝。

顾芊榕皱了皱眉,哼了一声拿起一旁用剩下的纱布,口气有几分严厉:“受着伤都不老实,伤口愈合之前禁止大笑大叫大幅度的动作,下次再撕裂伤口,你就自己包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