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江暄文萧景默小说叫什么 传闻中的江皇后完整阅读

江暄文萧景默小说叫什么 传闻中的江皇后完整阅读

  • 传闻中的江皇后完整版阅读资源 江暄文萧景默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传闻中的江皇后
    《传闻中的江皇后》小说的主角是江暄文萧景默小说精彩试读:看着江暄文离去的背影,萧景默脑海里浮现起方才在那个被称之为手机的东西里看到的那些画像。 无论是她口中的高楼大厦,还是什么飞机,甚至连那些人身上穿的衣着,都是如此奇异。这一切,皆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东西。这个女子,究竟是从何而来?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立即阅读

《传闻中的江皇后》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彩芝看见江喧文抛下自己,直接往一辆马车跑过去,顿时心脏都紧绷了起来。她欲哭无泪,为什么皇后自从跳湖被人救起来之后,性格就变了那么多?时不时出现惊世骇俗的事情,彩芝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非短命不可。江喧文的身体出现在马车进过的路上面,她伸开手,直接拦住了马车的去路。

传闻中的江皇后小说试读:

“不带就不带。”江喧文怒气冲冲的走出来,在出来的时候还用脚狠狠的将御书房的门口踹上一脚。

彩芝刚追上来就看见江喧文出来了,她快跑过去。

“娘娘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彩芝一边说一边将一件外衣披着江喧文的肩膀上面。

“回去。”江喧文抿着嘴巴,脸上看起来很难看。

彩芝不敢说话了,乖乖的跟在江喧文的后面。

江喧文一回去就狠狠的将外衣砸在了地上。

“臭萧景默,死萧景默,简直就是榆木脑袋。”她生气的冲着衣服发火,“你不让我去,我就不去了吗?你给我等着!”

江喧文的眼眸里面闪过一抹狡黠。

“娘娘我们这样不好吧?”一身普通装扮的彩芝,手里面拿着一个小包鬼鬼祟祟的跟在一名男子的身后。

那名男子回过头来,看着小心翼翼的彩芝顿时有些不满了。

“彩芝我们只是出宫去玩几天,又不是逃跑,你怕什么?”

“可是……”彩芝动了一下嘴。

江喧文看着犹犹豫豫的彩芝,觉得一阵无奈。她都女扮男装了,彩芝还怕什么?

“没有可事,给我走。”一身男子装扮的江喧文看见已经走到宫门口了,于是就直接将彩芝扯了过去。

她们在出宫门口的时候,被宫门口的护卫拦住了。

“做什么的?”

江喧文早就知道出皇宫没有那么简单,一定会有人检查身份,于是她将属于自己的皇后信物拿了出来。

江喧文将信物拿给他们看,脸上带着笑意说:“这位大哥,我是皇后身边的人。皇后自从进入皇宫,就很少有机会回娘家。这不是昨天皇后与皇上刚成亲吗?皇后想念娘家了,但是不方便出来,于是想让我回右丞相家里面拿一些丞相夫人做的甜点回来。”

守门的侍卫看了几眼江喧文,发现地方是一名眼生的人。江喧文从进入皇宫之后就很少在众人面前露面,她身边的人侍卫大哥也是没有见过。

他翻看了几下刚才江喧文拿出来的信物,发现信物的背面刻有一个“江”字,知道这个信物必定就是皇后的了。

守卫大哥恭敬的将信物还给江喧文。

“既然皇后娘娘想念娘家的东西,我们自然是不敢相拦。”

于是就让她们出宫去了。

彩芝的打扮是一名小太监的打扮,跟在江喧文的身后就有点小是拿东西的小人,所以守卫大哥也没有对她进行检查。

等她们渐渐离开皇宫之后,彩芝一路上紧绷的心脏终于放了下来。

“娘娘你真的是太大胆了,要是皇上知道你出来了,我们指不定会受罚。”彩芝摸着额头上的虚汗,现在还觉得一阵心虚。

江喧文好笑的拍着彩芝的肩膀:“怕什么,有什么事皇后给你担着。”

江喧文带着彩芝走进一片小树林里面,森林里面的树木特别的高大,能够将阳光都遮挡住。

她们走在森林里面的时候,彩芝只觉得这片森林阴深深的,让人感觉恐怖。

“娘娘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江喧文没有回答,而是继续往前面走。

为什么?江喧文看着前面的路,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当然是因为这条路就是萧景默等下要经过的路啊!

既然萧景默不带她去,那么她就自己去。

去萧景默的必经之路堵他!

萧景默经过的路很多,她们走的这一条自然不是萧景默走的第一条路,而是最后的路,过了这条路就直接走出京城了。

她要想跟着萧景默一起,那自然就不能走接近皇宫的那一条。

万一萧景默不同意,执意让人带她回去,她怎么帮助萧景默,怎么提高任务值?

所以江喧文特意选了一条最远的路。

她们走了很长时间,彩芝感觉自己的两双退都要走断了。

“娘娘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再走下去就要出城门了。”彩芝看着不远处的城门,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慌张。

她着急的跑上去将江喧文的衣袖拉住:“娘娘不能再走了,你不是说要出宫玩吗?我们去集会。”

“哎呀彩芝,我们来都来了,不好好观察一下城门的威武就那么离开,你甘心吗?”江喧文将手从彩芝手里面抽出来,之后反手将彩芝的手抓住,拉着她往前走。

“你看看那些大门?那么威武霸气,一看就是易守难攻,我们在这里观摩观摩就回去哈。”

江喧文乐滋滋的带着彩芝靠近了城门口。

就在她们刚到城门口的时候,几辆马车从不远处出现了。

“滴滴!”

“萧景默出现了一一”

脑海中出现了几道文字。

总算是来了啊,江喧文勾着唇角微微一笑。

彩芝看见江喧文抛下自己,直接往一辆马车跑过去,顿时心脏都紧绷了起来。她欲哭无泪,为什么皇后自从跳湖被人救起来之后,性格就变了那么多?

时不时出现惊世骇俗的事情,彩芝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非短命不可。

江喧文的身体出现在马车进过的路上面,她伸开手,直接拦住了马车的去路。

“站住一一”

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张扬。

驾着马车的车夫看到突然路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吓的立即将马勒住。

他生气的对着江喧文说:“做什么呢?没看见赶马车啊?你要是想找死,直接去找一条河将自己淹死好了,何必出现去祸害别人的心情?”

“萧景默呢?”江喧文看着车夫说。

车夫在听到江喧文说出皇上的名字的时,惊讶的抬起头看向江喧文。

他是萧景默身边的带刀侍卫,在萧景默待的时间很长,萧景默认识的一些人他都有些印象。

虽然江喧文刻意的将自己打扮成了男子,但是对于熟悉她的人来说,一眼就能够认出来她。

带刀侍卫叫罗辉,他认出来了江喧文之后,眼睛顿时瞪大了看着她。

“皇……皇后?”

萧景默坐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使原本闭目养神的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听到罗辉的那句“皇后”,顿时有些不好的预感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