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苏浅殷琛小说叫什么 老公,有空离个婚完整版

苏浅殷琛小说叫什么 老公,有空离个婚完整版

  • 老公,有空离个婚?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苏浅殷琛小说已完结 老公,有空离个婚?
    《老公,有空离个婚?》小说主角是苏浅殷琛小说精彩试读:前世她深爱深信的人,抢走她的孩子,雇凶害死她……到临死前,她才猛地发现,竟然只有那她日日夜夜想逃离的男人,才是唯一不曾伤害她的……重生一世,她发誓,这辈子要抱紧老公的大腿,打倒渣男贱女!前世的仇她日夜铭记,一刻都不敢忘!
    立即阅读

《老公,有空离个婚》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这是在说反话啊,殷琛看到苏浅转身后的小失落,鉴于她最近的表现,听从医生的交待,要给苏浅一个愉悦的心情以利于胎儿的成长,是应该给她一个出去散心的机会了。“你最近表现很好,给你一个奖励!”“什么奖励?”一听这个,苏浅更来了劲,亮眸里满是期待。

老公,有空离个婚小说试读:

“好!”殷琛点头答应,但是马上又接了一句“不过要随时报告行踪。”

“真的么?”苏浅马上忘了自己是个孕妇了,孩子一样欢悦的蹦着脚,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人像个树尾熊似的挂在殷琛的脖子上,“谢谢老公,你真好,MUA,MUA,MUA!”

踮起脚尖,接连在殷琛的脸上疯狂密集的狂吻。

殷琛扯着身子向后直仰,苏浅的热情让他一时难以招架,略微蹙眉似有嫌弃的意思,表面上维护自己冷峻的形象,只是心底的开心却似一个小石子激起圈圈涟漪,慢慢荡漾开来。

一旁的管家不可思议的看向殷琛,怀疑苏浅不知道又是想怎么样,人都怀孕了还不安生,不免嘴里小声嘟囔。

“先生也太宠夫人了,还不知道这次夫人能坚持多久,哪有孕妇还出去工作的。”

苏浅并不理会一脸狐疑的管家,他又决定不了自己的自由,只要殷琛答应就好啦,这可是个难得的小胜利,原来殷琛并不像前世那么难说话和沟通,当时自己没有用对方法而已。

乖巧起来的苏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日按照殷琛的交待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反正只要是殷琛的话,自己都照做不误,百分百的顺从,还会偶而体贴的对殷琛嘘寒问暖,展现自己温柔贤淑的一面。

都说女人好哄,原来男人也一样啊,苏浅今生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只要不去对抗,好像事情反而顺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在发展了。

“这还像个样子。”

殷琛这个酷拽男偶而也会展露嘴角难得的一丝笑颜,只为奖赏苏浅及时去做胎检,且各项指标都很正常,这一点也是让殷琛有了一些放心,至少苏浅的身体不会因为怀孕而有些不适就好。

“老公,以后我会越来越好,将来宝宝出生后,我就好好的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

苏浅再一次的表态,像这种话要时刻在嘴边准备着,反正说好听话又不掉肉也不花钱。

“你可要说到做到。”

不相信苏浅真的会从一个刁蛮的小姑娘蜕变成一个温柔成熟的女人,虽然对她充满了期待,但是也愿意给她时间慢慢长大。

殷琛摸了摸苏浅的头,这种“摸头杀”要是放在苏浅的前世,一定会被她嫌恶的给逃开,还会狠狠的怼他几句,说他变态什么的。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苏浅仰头报以殷琛一个媚笑,“老公,我当然会说到做到了,你还是不相信人家么?”

说毕,非常狗血的拉起殷琛的手放在自己巴掌大的小脸上,“你看着我的眼睛,在这里面可是只有你一个人哦!”

殷琛真是越来越不敢相信苏浅的变化如此之大,心里的有些冰块慢慢的在融化。

看向苏浅水亮幽黑的眸子,那里面只有自己的倒影,再看一会儿,自己都要掉进去了。

苏浅很满意自己的这些手段,果然对男人还是要以柔克刚,这个黑脸男的表情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苦大愁深的样子了,眉心也开始长时间的舒展。

......

早上,殷琛刚起床去洗漱,苏浅就已挤好了牙膏站在一旁双手递过去,露出一口细密的小贝齿,“老公,我帮你挤好啦!”

殷琛猛的一愣,这种待遇受宠若惊,狐疑接过牙刷,被苏浅在一边笑眯眯的盯着看真是有点儿不好意思,随便的刷了几下完事。

洗完脸后,苏浅又马上弯腰奉上了一方干净的白毛巾,嘿嘿笑着,“需要我帮你擦吗?”

哈?转性的苏浅简直就是360度的大转弯,甚至以为她是不是发烧了。

接过毛巾迅速的擦完后,正要去换衣服,苏浅又像从地上突然钻出来一样,早已把他要穿的衣服给拿了过来,还帮他打领带,这种情况有些让殷琛不太习惯,可是却乐于看到苏浅这样对自己。

“今天好好在家休息一天,记得准时......”

“准时吃饭,准时做胎教,准时作运动,我知道啦老公,我会乖乖的在家等你哦!”苏浅双手捧住自己的脸,露出一个傻白甜一样的笑来。

殷琛点头,刚走到门口脚步迟疑了一下,“哦,还有不许......”

苏浅忙接口,“不许和许墨联系,你都说了N次了,再不信的话你可以查看我的通话记录,不光这几天没和他联系,以后也不会的。”

那倒是,连日来苏浅一直像个黏人的小袋鼠一样的围在自己身边,好像也确实没发现他们有任何联系,而且苏浅也没那个时间。

这么好的表现也确实出乎殷琛的意外,连管家也有时也会搞不懂苏浅这是想干什么了。

这几天好难熬啊,什么时候过了危险期,自己可以出去呢?虽然殷琛有答应会让自己出去,但是因为医生的一些嘱咐只好将时间往后推迟。

在面对殷琛的时候一脸开心,不想让他发现自己心里的那点儿小郁闷,不想殷琛的细心可不是只在工作上。

“你不开心?”

“没有啊,只要陪在你的身边,我天天就跟中了福彩头等奖一样,哪会不开心!”

只要面对殷琛时,苏浅就会马上收起自己脸上的郁闷,换上像花儿一般的笑颜。

这是在说反话啊,殷琛看到苏浅转身后的小失落,鉴于她最近的表现,听从医生的交待,要给苏浅一个愉悦的心情以利于胎儿的成长,是应该给她一个出去散心的机会了。

“你最近表现很好,给你一个奖励!”

“什么奖励?”一听这个,苏浅更来了劲,亮眸里满是期待。

殷琛难得刮了下苏浅的小巧的鼻子,“带你去参加一个商业酒会,顺便你也可以放风散个心。”

“好呀!好呀!”

只要是带她从这个千平大宅里出去就好,这段时间,自己已经把殷家大大小小的角落都看了个遍,敢说连管家都没有她熟悉殷家房子的结构了。

间间栋栋,户外庭院,每一个地方闭上眼她都可以摸过去。

甚至连后花园里水池边的一个蚂蚁洞她都知道在哪里,没事的时候都会洒些面包屑给那些辛勤的“小劳工们”犒劳一下。

“但是必须得紧紧跟着我,不要乱跑。”殷琛不忘嘱咐一句。

“YesSir!”苏浅手举过头顶,俏皮的行了一个高高的军礼,正是不标准才显得可爱。

殷琛摇头,不过还是很愿意带她出去见见世面,也想让她了解自己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