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极品萌妃:太子太坑人完整阅读 陆妍伶九晏最新章

极品萌妃:太子太坑人完整阅读 陆妍伶九晏最新章

  • 主角叫陆妍伶九晏的小说叫什么 极品萌妃:太子太坑人全文阅读极品萌妃:太子太坑人
    《极品萌妃:太子太坑人》小说的主角是陆妍伶九晏小说精彩试读:陆妍伶只得灿灿的拿起自己的那条鱼啃,这秋河水质上佳,连养出来的鱼都格外的鲜嫩肥美,只是简单的抹了盐巴放火上一烤,味道就格外好吃。这要是正儿八经的做一道菜,好好腌制一番,放齐佐料,岂不是人间美味?突然,她就有点想念穿越之前的生活了。
    立即阅读

《极品萌妃:太子太坑人》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大娘讪笑着收回了筷子,“你这丫头鬼灵精的,还怕我一个老婆子把你这咸菜都吃光了不成?这要是不好吃,我还想着吃第二口吗?”陆妍伶羞红了脸,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那大娘,你觉得我这咸菜能卖出去吗?”大娘上上下下打量了陆妍伶一眼,这丫头长得水灵,身上也收拾得干净,只是这衣裳太单薄了一些,一看就是穷苦人家的姑娘。

极品萌妃:太子太坑人小说试读:

接下来她便开始处理竹篮子里剩下的野菜,她准备将这些做成咸菜,拿到村子里去售卖。

不过竹篮子太小,她上午又没带工具,所以采来的量很少,中午做汤又用了不少,现下已经所剩无几了。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早,便找了个破破烂烂的麻布袋子,拿了把破锄头,便又上山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暮色,但她却好像不知疲倦一般,又开始清洗倒腾了起来。

九宴帮不上忙,站在一旁愣愣的瞧着她,期间生了一堆火,给她喂了几颗竹篮子里的野果,权当晚饭了。

三更天的时候,陆妍伶才将全部的桔梗腌制好,大概装了三四罐子。

此时正见九宴眉宇微皱的坐在柱子旁,她走过去关切的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事!”九宴故作轻松道。

陆妍伶却是不信,伸手扯开他胸前的衣襟,给他查看伤势。

他身上的伤不少,大部分都愈合了,像一条条蚯蚓一般蜿蜒在他的肌肤上。而最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他胸前的

那道长口子,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狰狞。

九宴想拦,却是来不及了,只得据实相告,“真没事,就是稍微有点痒。”

“痒是好事,说明伤口开始愈合了。”陆妍伶松了一口气,转身拿来金疮药,给他洒在伤口上。

这伤起码有一个月以上了,可是现在才有好的趋势,可见之前九宴根本就不将自个的身体当回事。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才会将一个人的意志磨灭至此?

陆妍伶心里满是问号,却又不敢问,她想也许有一天,他会主动将这一切说出来。

她等这一天。

这么想着,一失神,手指竟然不由自主的就摸了上去,触在他那些已经愈合的伤口之上。

她的指腹有些凉,带着一层薄茧,触碰到肌肤之上,竟然有一丝奇异的感觉。

九宴身子不由得一僵。

这时,陆妍伶才察觉到不妥,赶紧收回手,脸上浮现出两抹红晕,讷讷地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身子亏

虚的厉害,需要多补补,我今日在山上摘了不少野枣子,补血养气。”

说完,她起身去找竹篮子。

火燃的正旺,照的她脸颊发烫,她将头埋的低低的,害怕被九宴看出什么端倪。

九宴倒是神色如常,大方的接过了她递去的野枣子,淡淡道:“天色不早了,睡觉吧!”

睡觉?

陆妍伶心头一惊,将头埋的更低了,今早的画面还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脸上更是变得火辣辣了起来。

还不等她想好怎么开口,只听九宴又道:“你睡草床,我靠着柱子将就一晚上。”

“那怎么行?”陆妍伶猛然抬起头来,“你身上还有伤呢!”

“怎么,难不成你想跟我一起睡?”

九宴淡淡的开口,可语气里却有几分揶揄的味道,陆妍伶羞愧难当,赶紧反驳,“才不是呢!”

说完,也不再理九宴,当即就背对着他,躺在了草床上。

一开始,还想着这些事情难以入眠,但到底累了这么一天,不多时,便也渐渐合上了眼。

第二日恰巧是秋河村的集市。

秋河村在四里八乡算是个大村子了,四周的小村子离镇子太远,几位村长合计了一番,便在秋河村弄了一个

集市,三天赶一小场,五天赶一大场。

因此这一大早,村口就热闹极了。

卖猪肉的大汉大声吆喝着,扯布料的婆娘也不甘落后,两个人跟比赛似的,都敞着大嗓门。

对过卖馄饨的、卖鸡蛋的、卖自家园子里的小菜的,摆成了一长排。还有那卖针头线脑、胭脂水粉的摊子,

早就被姑娘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陆妍伶挎着竹篮子,里头放着三四个罐子,都是她昨天就腌制好的咸菜。

她寻了个空处,把竹篮子往地上一放,鼓足勇气,也学着别人的样子叫卖起来,“大家过来瞧一瞧,看一看

啊,有腌制好的咸菜卖啊!”

可叫卖了半天,却没人驻足。

旁边卖鸡蛋的大娘可怜陆妍伶,笑着教她,“姑娘呀,你这么喊是没用的。这四里八乡的,谁不会腌个咸菜

吃呢?你这东西啊,放到咱们大集上,根本没人买。白送给人吃,这还差不多呢。”

大娘滴话却让陆妍伶茅塞顿开。

对呀,她可以白送给人家吃啊!

“看一看,尝一尝!自家配方做的咸菜,味道好得不得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尝一口不要钱!”

陆妍伶打开一个咸菜罐子,堂而皇之地摆在地上,做出一副让人免费品尝的架势。

卖鸡蛋的大娘惊得下巴都要掉出来了,“姑娘,你还真白送给人吃啊?”

陆妍伶把罐子往大娘眼前送了送,笑着点点头,“真的!大娘,要不,你先尝一尝?”

大娘狐疑地望了陆妍伶一眼,又看看那咸菜罐子里认不出名字的野菜,想了半天,再三确认陆妍伶是真的不

要钱,才挑了一筷子出来尝了尝。

“大娘,怎么样,好不好吃?”

大娘闭着眼睛没说话,第一口咸菜下肚,睁开眼就要去挑第二筷子。

陆妍伶连忙把咸菜罐子挪开了,“大娘,到底好不好吃呀?”

大娘讪笑着收回了筷子,“你这丫头鬼灵精的,还怕我一个老婆子把你这咸菜都吃光了不成?这要是不好吃

,我还想着吃第二口吗?”

陆妍伶羞红了脸,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那大娘,你觉得我这咸菜能卖出去吗?”

大娘上上下下打量了陆妍伶一眼,这丫头长得水灵,身上也收拾得干净,只是这衣裳太单薄了一些,一看就

是穷苦人家的姑娘。

大娘是个心善人,干脆就从鸡蛋筐子里数出十个鸡蛋,摆在陆妍伶跟前,“这样吧,我买你一罐咸菜!不过

,我拿鸡蛋跟你换,怎么样?”

村子里的鸡蛋卖得*,一个鸡蛋两文钱,大娘愿意用十个鸡蛋换一罐子野菜,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陆妍伶毫不犹豫,就点头答应了这第一笔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