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阴冥鬼夫情难禁最新章节 梁其琛馨宁完整阅读

阴冥鬼夫情难禁最新章节 梁其琛馨宁完整阅读

  • 梁其琛馨宁免费阅读分享 阴冥鬼夫情难禁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阴冥鬼夫情难禁
    《阴冥鬼夫情难禁》小说故事简介:一心只想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的我竟然被一只鬼叫老婆?这还不算完,他还是鬼界中的知名人物?当我越陷越深的时候没想到他还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这样的我们将何去何从,自从他的到来,我的身边小鬼出没,大鬼徘徊,出门宛如自带靶子,最糟糕的是我似乎喜欢上了这只鬼................
    立即阅读

《阴冥鬼夫情难禁》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眼看着直播间里的人已经开始了不满,我只能收回心神改变姿势,变成了正对着那扇窗户,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看错了。“各位不要着急,一两件怪事还是有的。像是我们的道具会莫名其妙换一个位置啊……”“你们快看!刚刚门那边是不是有一个黑影进来了!”

阴冥鬼夫情难禁小说试读:

又是那无尽的黑暗,我感觉自己躺在空中,那一双冰凉的手深情地抚摸着我的手,这一次不同的是我似乎看到了他的手腕上有一个红色的痣。

“啊……”就在那双手想要触碰我的上衣想要解开的时候我尖叫着醒来。

“你终于醒了!”飞哥在旁边立刻凑过来确定着我的状态:“看来你还好。”他舒了一口气。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是我一直以来住的房间之后这才放松了身体盘腿坐着:“飞哥,我怎么回来的?”

我的问话打开了飞哥的话题,他兴奋地站起来比划着:“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我无奈地扶额,飞哥又间歇性发神经了,我急忙摆摆手:“讲重点!”

“对对,讲重点。”飞哥坐下来神秘地靠过来:“我们是在树丛里发现你和柴薪的,你们两个都昏迷躺在了地上。我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好到一起逃命了?”

看着飞哥审视的目光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呢?柴薪没有什么事情吧?”我最关心的还是柴薪到底有没有忘记发生的事情。

飞哥翘着二郎腿悠哉地吃着苹果:“柴薪可能是惊讶过度发生的事情记不清了,哎,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就晕倒了呢?”

听着柴薪忘记了我才放心了:“我们能发生什么,只不过是一个不小心从山坡上滚下来昏过去了而已。飞哥,我们能不能不拍了?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我实在是害怕黑老大再找过来,没有了梁其琛我该怎么办。飞哥听到我的话不赞同地皱着眉头:“拍摄进度才进行到一半我们怎么可能走呢?”

我急忙接话:“但是这个地方你不觉得很邪门吗?再待下去万一再发生危险怎么办?”

飞哥站起来安慰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次只是一个意外,你别想太多了。这次的事情宣传组已经当作一个噱头发新闻了,晚上你可能会有一个直播来解释这件事情,我一会儿把通稿发给你。”

我咬着嘴唇刚想要反驳他,突然一个白影闪过,我的肚子上被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压住了。

定睛一看,这不是在隧道里的天天吗,我装作没有看见它的样子,以免让飞哥看出我奇怪的地方。

没想到飞哥却直愣愣地看着天天的方向:“我说,你不怕这小流浪狗有什么细菌啊,就让它这么上床了。”

我瞪大了眼睛在飞哥和天天之间来回看:“飞哥,你能看见它?”我指着天天,满脸的不敢置信。

飞哥急忙弯下腰把手背放到了我的额头上:“这也没发烧啊,怎么说上胡话了呢,你傻啊,这狗我要是看不见不就瞎了。”

我急忙把天天抱在了怀里,把它放到了飞哥的面前:“飞哥,你确定你看见了?”

他不耐烦地站直了身体把天天拨到了一边,用手捂着鼻子:“我承认它的白毛看起来比较干净,可是毕竟来历不明,你也注意一点吧。我先去准备通稿了啊,晚上八点别忘了开直播。”

我全然没有听飞哥在说些什么,只是探究地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天天。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我这才迫不及待地开口:“天天,飞哥怎么能看见你?”

天天从我的手里挣脱出来,仰躺在我的肚子上示意我抚摸它:“这有什么难得,高级的鬼都可以啊,别一副见识短的样子。”

我一边抚摸着它一边点了点头,原来柴薪之所以能看见黑老大是因为他的实力比较强。

“叮铃”来邮件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拿过手机看着飞哥给我发过来的通稿。

我无语地看着飞哥制定的流程,原来他所说的澄清直播就是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开直播,然后一边说自己没事一边再故弄玄虚地说些拍摄中诡异的事情给电影造势。

有道是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无论我再怎么排斥也要配合电影的宣传,要不然没等这些厉鬼把我吞入腹中我就活活饿死了。

我脱下日常家居服换上飞哥为我准备的性感服装,我对着镜子挤着胸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性感。

“阿宁,你就不怕梁老大看见你现在的样子啊?他一定会被气疯的。”天天悠闲地坐在我的脚边看着我。

说起梁其琛我担忧地看着手腕上的手镯:“天天,梁其琛没事吧?”究竟是受了什么程度的伤让他能够如此的虚弱。

天天认真地舔着爪子:“别担心。”好久才抽出空来回答我:“梁老大可是非一般的鬼,他休息几日就好了。”

手机闹铃在八点准时响起,我赶紧拿起手机打开了微博,开始了直播。

“大家好,我是馨宁,晚上好啊。”我拿着手机来到准备好的灯光下,屏幕里的我故作开心的样子是那样的熟悉而又陌生。

“馨宁,你没事吧?”

“快露胸!露胸!”

我尽力忽略那些粗俗的话保持平常心,我展现了一个最完美的微笑:“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没事。”

“能讲讲你们剧组到底发生了什么吗?难道又是一次炒作吗?”

我看着飞哥拿着小号在直播间掌握着节奏就想笑,在娱乐圈里,真真假假不要太认真。

“首先呢。”我拿着手机舒服地靠在了沙发上,好让自己的胸部更加的凸显:“谁会拿自己的安危来炒作呢?这一次的确遇到了意外的天气,才导致我们不得已中断了拍摄的。”

“那怎么解释你和柴薪一起晕倒在树丛里这张照片?剧照?还是你们真的遇到了什么?”

我谨记着飞哥交代的话,心里想了一会儿才回答:“要说遇到了什么嘛。”我故作为难地皱了皱眉头。

“不要卖关子了,继续说啊,我刷礼物!”

看着直播间里的金币以及人气都在猛烈的增长我这才开口:“大家也都知道我们是在一个荒岛上拍摄此次电影的,听说这个荒岛曾经……”

说到这里我突然顿住了,猛地坐直了身体,脑袋迅速向窗户那里看去。因为我是靠在沙发上,所以直播画面里能够看到一部分窗户,我刚刚明明看到了一团黑影飘过!

“继续说啊,老子给你刷了这么多礼物怎么还不说!”

“就是就是,快说啊!”

眼看着直播间里的人已经开始了不满,我只能收回心神改变姿势,变成了正对着那扇窗户,心里安慰自己一定是看错了。

“各位不要着急,一两件怪事还是有的。像是我们的道具会莫名其妙换一个位置啊……”

“你们快看!刚刚门那边是不是有一个黑影进来了!”

“对对,我也看到了。”

“在哪里啊,我怎么没有看到?”

看着屏幕里飞快闪过的留言我的心猛烈地跳动着,难道黑老大真的又来了吗?

就在我心里极度不安的时候房间里的灯突然一闪一闪的,我感觉整个房间里温度变得极低。

我故作镇定地继续看着屏幕:“应该是我房间里的灯坏了,大家稍安勿躁,我去叫人来修。”

“咚,咚,咚。”我刚刚要起身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很缓慢声音却很大。

我感觉每一下似乎都敲在了我的心上,我拿着手机的手已经不自觉的颤抖了,我着急地寻找着天天的身影寻求安全却怎么也找不到它。

“快去开门啊!”

“不会又是炒作吧?”

我看着观众的留言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