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穿越之肥女要种田全文免费阅读 许怀宁李诚裕完整版

穿越之肥女要种田全文免费阅读 许怀宁李诚裕完整版

  • 穿越之肥女要种田全章节免费阅读 许怀宁李诚裕全本免费阅读穿越之肥女要种田
    来源:微小宝  作者:暴富鸭鸭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23 10:51
    《穿越之肥女要种田》小说的主角是许怀宁李诚裕小说试读:许怀宁做梦都想穿越到千金公主身上体验把含着金汤匙的生活,可做梦都没想到竟穿越到农村乡巴佬身上,竟还许配人家了。 便宜丈夫一心读书呆头呆脑,许怀宁要想暴富还得靠自己。在重重阻碍后意识到要想过得好,靠山少不了。 没有现成的?不怕,夫君仕途养成计划开启! 在她过五关斩六将,夫君青云
    立即阅读

《穿越之肥女要种田》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蒋氏向来柔弱,总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重来没敢与人争吵,每次都是息事宁人,想着自己吃亏一点也好过被别人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像徐怀宁今天这样咄咄逼人的气势是她一直羡慕却又一直没有的。而三个孩子因为母亲的柔弱也没有那种强悍的气势,此时看到徐怀宁就像看到女英雄一样。

穿越之肥女要种田小说试读:

许怀宁愣在原地,她本来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谁知道李诚裕还真的把东西搬了上来。

惨了惨了,说出的话泼出的水,收不回来了。

就在许怀宁脑子疯狂旋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道温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拯救了窘迫的她。

“别怕,我不会碰你的。”这句话说完两个人又愣住了。

许怀宁看了看自己腰身的游泳圈,有点欲哭无泪。虽说最近自己的减肥起了一点效果,但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小胖子啊。哪个男人会对一个胖子感兴趣啊。

看着她皱吧的脸,李诚裕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他坐在许怀宁的身旁,轻轻的牵起她因为苦恼和紧张而握在一起的手。

柔声的解释道:“怀宁,我的意思是,除非你心甘情愿,不然我都不会强迫你的。”

话都说的这么透彻了,许怀宁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内心一片糟乱:天呐,他不会觉得我是十分饥渴吧,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啊!

李诚裕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从羞射转变成懊恼,现在的表情就是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起来。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好啦,夜深了,该歇息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许怀宁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手触摸到自己的头顶。

她抬起头,果然是李诚裕在揉着自己的头发。

许怀宁把他的手从自己的头顶拿了下来,十分迅速的躺下,拉起被子盖在自己身上。

动作一气呵成,待李诚裕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盖好被子闭上眼睛了。

“晚安。”李诚裕轻声的道了一声晚安,他起身去吹熄了烛火,并没有看到许怀宁轻轻颤动的眼皮。

已经很久了,从母亲去世了之后,再也没有人跟她道一声晚安了。

许怀宁咽下口中的苦涩,感受着身旁温暖的身躯,缓缓进入了梦乡。

李诚裕感觉自己这一觉睡得极其舒适,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床账。

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妥,就在这时,他听到一声细微的呼吸声。

转头一看,是自己新婚的妻子,她正香甜的睡在自己身边。

小嘴微张,可能是在梦中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秀气的眉毛微微蹙起。

她好像瘦了一点,脸蛋也更加有轮廓了。李诚裕看着许怀宁沉睡的脸庞,眼中的柔情快要溢出来了,自己却毫无察觉。

“砰,人呢,把我害的这么惨竟然还敢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当老子是软柿子是不是……”

本来沉浸在自己妻子睡颜中的李诚裕立刻清醒了,外间传来刺耳的吵闹声,好像是那个抢了怀宁菱角的小混混。

李诚裕皱了皱眉,快速的换了衣服拉**门。

门外院子里站着一个流里流气的男子,果然是那个吴铁牛,真是欺人太甚。

“你刚刚说什么?”李诚裕看着自己的母亲和弟妹就像鹌鹑一样缩在一边,心里被怒气充满。

却因为本身性格温润如玉的原因,即使是再恼火,此时脸上还是不显山不落水,谁也看不出来他在生气。

而李诚裕的好脾气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不然吴铁牛也不敢一个人果然大呼小叫。

“你们害我中毒,竟然还敢问我娘拿钱。吃了熊心豹子胆啦,赶紧把钱拿出来。”

原来是为了那三十文钱啊。

那张本就因为长久不注意卫生而丑陋的脸,因为贪婪而变得更丑陋了。

李诚裕无欲跟这种地痞流氓争吵不休,但现在人家都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作为一个有血性的男人怎么可以咽下这口气。

“那钱是**心甘情愿拿出来赔偿我们的,至于为什么要赔偿想必你心里也很清楚。”

分明是他抢了自己家的东西还推伤了人,现在竟然还有脸过来嚷嚷。

“呸,分明是你们看我们娘俩孤儿寡母,趁我昨天不在欺负我娘。我告诉你,立刻把钱拿出来,不然我……”

吴铁牛接下来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出来就被一阵开门声给打断了。

“我还以为是谁家的狗放出来了在我家乱吠呢,原来是你啊。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啊,两个人都是这么的不要脸。”

“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吧,只要你胆敢再过来欺负我们一下,我就报官,让你们孤儿寡母好好的去衙门诉诉苦。”

因为被吵醒的许怀宁本来就心情烦躁,现在还看到自己讨厌的人,心里的火气压都压不住。

她的眼中似有万千星辉,闪闪发亮。那张圆润的脸庞也因为这双活过来的眼睛而出色不少,就像夜间的萤火,了自觉的吸引着人们的注意。

李诚裕看着她锋芒毕露的样子,内心仿佛被一道羽毛轻轻划过,痒痒的,却寻不到原因。

“你……”徐铁牛被李怀宁说成狗,立马面孔狰狞的想要上来打击报复,但是听到后面那句报官的话,又停住了脚步。

“你给我等着,老子可不是吃素的。”他怒气冲冲的来,又怒气冲冲的离开。

看着终于清净了的院子,许怀宁拍了拍手,轻呼了一口气。

她没有注意到李诚裕灼灼的目光,脚步一转就朝着那三个抱在一起的人走去。

蒋氏向来柔弱,总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重来没敢与人争吵,每次都是息事宁人,想着自己吃亏一点也好过被别人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

像徐怀宁今天这样咄咄逼人的气势是她一直羡慕却又一直没有的。而三个孩子因为母亲的柔弱也没有那种强悍的气势,此时看到徐怀宁就像看到女英雄一样。

所以徐怀宁一转身就对上三双崇拜的眼睛,她愣了一下:不过是说了几句话,没有这么厉害吧......

显然,她低估了自己在几人心里的强大――“嫂子,你真是太厉害了,那个吴混子村子里可没有人敢骂他。”

李诚淇十分崇拜的闪着星星眼看着许怀宁,并转过头对着自己的母亲说:“娘,我以后也要像嫂子一样,做一个什么也不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