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种田之艰难求生完整版阅读 秦娅擎苍最新章节

种田之艰难求生完整版阅读 秦娅擎苍最新章节

  • 种田之艰难求生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秦娅擎苍小说已完结种田之艰难求生
    来源:微小宝  作者:口玉不成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3 11:58
    《种田之艰难求生》小说的主角是秦娅擎苍小说精彩试读:穿成种田文里男女主动不动上山就能抓到,比极品炮灰出场次数还多的感动种田十大人物之一——“野猪”。   秦娅撂下蹄子表示:滚你家苞米地了?  
    立即阅读

《种田之艰难求生》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青芽没注意到这些,太困了导致脑子变得有些迷糊,将男人的睡衣递给他道:“以后睡觉要穿着睡,不许光着。”擎苍接过抖开在身上比划,想不通这不像衣服的衣服有啥好穿,抬头就看到小媳妇半眯着眼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新做的睡衣,在擎苍看来就是几块碎布头穿身上再拿一块大布裹上,可配上媳妇慵懒的姿态就怎么看都好看,擎苍都移不开眼。

种田之艰难求生小说试读:

人都有个毛病,你夸她不如夸她的孩子,这不,听到大苍媳妇夸自己孙子,葛大娘原本还有些生疏的表情立马热络起来,接过篮子嗔怪道:“来就来还带啥东西。”说着就拉着青芽就进了屋。

葛大**儿媳妇正抱着儿子在屋里,见来人了赶忙去倒水。

青芽眼尖,一眼就看见趴在自己娘怀里睡得小脸儿通红的孩子,立刻惊叹道:“呦!这就是大**金孙子吧,长得可真有福气,就跟菩萨座下的童子似的,我这旁人看着都要羡慕死了。”

这年头都不兴说孩子漂亮,要说就说长得有福气,这才会让孩子家人高兴。

葛大娘面上很是骄傲,催促着青芽喝点儿水,“那是,不是我老婆子吹,这方圆几里就没有比我家孙子长得更好的了。”顿了顿又道,“你和大苍长得都好,以后生的孩子肯定也好。”

青芽不免脑补起孩子的模样,随后意识到什么,忙红了脸。

葛大娘跟自己儿媳妇打趣道:“这一看就是新媳妇,面皮还薄着咧。”

儿媳妇李氏笑着点头。

这回出来串门青芽可没闲着,从针线筐里拿出裁剪好的布不好意思道:“我想给大苍做件新衣裳,您看这儿还怎么弄?”

葛大娘接过看了两眼立马道:“你松个二指左右的宽度,这样穿上肩膀处才不会紧,我们庄稼人要种地,这就得做的宽松些方便干活,你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不知道也正常。”

青芽立马恍然大悟,叹服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大娘一手绣活在村里出了名,真不是我这种愚笨的人能比得上的。”

青芽原身的绣活是主家的绣娘教的,手艺十分不错,青芽问大娘这种简单的问题不过是为了找个理由留下来打听下这村子的情况,不出意外她将会在这村子里继续生活下去,她必须要了解村里的人以避免麻烦。

葛大娘哪能想到那么多,只觉得跟青娘说起话来心里格外敞亮,称呼也渐渐从“大苍媳妇”变成了“青娘”,一来二去倒也渐渐说起了村里。

眼看着快到晌午,青芽这才停了手里的活,笑着对葛大娘道:“我还是就跟大娘投缘,这一说话不知不觉竟快误了做饭的时辰。”

葛大娘被提醒这才注意到快到晌午了,拉着青芽的手道:“中午别做饭了,就在大娘家吃吧。”

青芽忙摆手推拒:“这怎么行,我第一次来怎能就在大娘家吃饭,知道大娘是心疼我,青娘改日定还来叨烦大娘,只怕大娘到时别嫌了青娘便成。”

葛大娘笑眯眯地对儿媳妇道:“青娘第一次来串门哪能空手回,你去拿些家里的菜出来让青娘带走。”说罢不容拒绝地对青娘道,“你可不能拒绝,你给带的点心可是花了不少钱吧,大娘这里别的没有就是菜多,你拿些回去不够再来找大娘要。”

青芽见她坚持的样子只好接过李氏准备的菜,村里人靠天靠地吃饭,即便是青菜在农家人眼里也是值钱的,装菜的篮子还是青芽带过来装点心的篮子,容量不大也装不了多少菜,想着装的菜不多青芽这才收下了。

出了葛大娘家的门,青芽笑着的模样立刻消失,据她从葛大娘那儿听来的进行分析,这个朝代对女子比她想象得更为严苛,如果她不想被人当作妖怪,就得按照这个时代的规则生活。

像她这样长得美的女子本身就容易受到教条的偏见,古代的女人出嫁从夫,也就是说擎苍才是她的依靠,擎苍也是个有本事的男人,只要她跟着这男人,起码吃喝是不愁的,而这个男人看得出来跟别的寻常男子不一样,他对自己的容忍度很高,应该也不会阻挠自己做些不符合女子标准的事情。

青芽走在回家的路上,权衡利弊间目光渐渐坚定,既然她回不到21世纪,那就抓紧手里的最后一根稻草。

心中翻来覆去地想着,没注意便迎头撞上了一男子,只见他一身青灰长衫,这年头可不是谁都能穿得起长衫的,那是读书人才有的尊容。

青芽隐晦地打量对面人,衣着是村里人少有的干净整洁,身为男子皮肤也是少见的白皙,体型清瘦,这人便是葛大娘口中“全村人的骄傲”唯一一位读书人宋清风宋童生。

青芽避开他打算离开,她可不想跟这人掺和在一起,听葛大娘说村里好多小姑娘都想嫁给他,她干吗要去掺和一脚。

可现实显然不想让她好过。

青芽刚要抬脚离开就被这书生拿着扇子拦住,青芽略带愠怒道:“拦我作甚?”

宋清风见她宜嗔宜怒的模样,心里被勾得痒痒,自以为有礼道:“敢问这位姑娘是哪家的女儿?小生不才,初见便将一颗心落在姑娘身上。”

青芽挑剔地看着这宋童生自以为优雅的行为举止,嗤笑出声:“宋童生是没认出小妇人梳的妇人发髻吗?原来宋童生外表清风朗月,芯子里却是个糊涂虫。”

宋清风这才发现这美貌女子竟已经是嫁过人的妇人,眼里兴趣非但不减反而更甚三分,他以前只在未出嫁的姑娘中下手,倒是还没尝过**的滋味。

这村里的姑娘多多少少都因为他的身份仰慕他,而他周旋在众多女子之间玩弄她们,是以他很自信面前的妇人也会败在他的长衫之下。

“小娘子莫气,是小生眼拙,小娘子家在何处,小生为表歉意送你回家吧。” 如果她男人不在家还能顺便偷个腥,宋清风想得十分美。

青芽看见他眼里的*邪欲念只觉得犯恶心,这等衣冠禽兽之辈比她男人差远了。

青芽眼珠转了转,妩媚一笑,原本就十分出色的五官更显得娇美,勾勾手指软声道:“公子请随奴家来。”

宋清风早被她这模样给迷得七荤八素,自是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青芽索性带他去了后山,那里她最熟悉,变成野猪的那段时间,什么地方长得什么草她都一清二楚。

青芽在前面快步走着,时不时回头用眼神勾一下书生,模样像极了话本里勾魂的妖精。

宋清风见这小娘子内里竟是如此浪荡,心里感叹可真是捡到宝了。

快步朝一个地方走去,青芽将书生远远甩在后面,借着大树的遮挡一闪身就躲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看着这书生因为见不到她而四处寻找,青芽找了个合适的位置,使出全身力气用胳膊粗的木棍抡在书生脑后。

书生应声倒地,青芽扔掉手里的木棍,冷冷地看着地上昏迷的男人,嘴里扬起一抹恶意。

从山里出来,青芽拍拍裙边蹭上的干草,挎着菜篮子姿态自然地回了家,没看到她身后熟悉的黑影一闪而过。

青芽到家时擎苍还没回来,青芽先淘米下锅,盖上锅盖的手微顿,男人还在山上打猎,那有没有碰巧看到她和书生?

本就是书生心思不正,她只是略施惩罚。

收起思绪青芽继续洗菜做饭,等菜下锅的时候,大门传来声响,青芽从灶房探出头不经意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迟?”

男人动作不停,将一只山羊扔在院子角落,肩上背着的背篓里倒出几只野鸡,又从口袋里拿出几个鸟蛋,这才道:“回来的路上看到有鸟窝就去摘了几个鸟蛋。”

青芽高兴地接过鸟蛋,态度比之前几天更为亲近殷勤:“中午加餐吃炒鸟蛋。”将鸟蛋打进碗里打趣道,“你没把人家的蛋都拿去吧?”

擎苍洗干净手脸,将指缝里并不明显的血迹洗去,随意道:“反正鸟窝多得是,不差这一个。”

这意思就是这一窝蛋他全拿走了。

青芽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进灶房炒蛋。

擎苍看着小女人纤瘦的背影怎么也不能将她跟之前在山上拿着木棍凶狠的样子混为一谈,眼里浮现出淡淡的古怪笑意。

褪去虚伪的外壳,到底哪副面孔才是她真实的模样,她还能给他多少惊喜?

吃过饭男人在房里睡觉,青芽怕积食便坐在竹椅上缝制衣服。

自家男人就两身换洗衣服,边角都磨得不成样子,可见这人是极不在乎穿着的。

青芽打算用藏青色的布给他做一身常衣平时穿,用黑色的布给他做一身短打方便打猎,耐脏也耐磨。

但是在做这两身之前,她要先给他做身睡衣,没办法,谁让这男人每天睡觉都不穿衣服。

青芽给擎苍做的睡衣是比照着前世浴袍样式做的,方便穿也方便脱,最重要的是制作简单,一块白棉布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件衣服。

布庄伙计送的几块碎布条青芽也没浪费,布条很显然是裁布时留下的,布条很长正适合用来做腰带。

青芽选了一条黑色布头做腰带,还特意恶趣味地绣了一只小猫在上面,憨态可爱,心想着大汉配小猫,怎么看怎么别扭。

至于她自己的睡衣,青芽做了短裤和吊带穿在里面,外面也套个跟擎苍同款样式的睡衣外袍,腰间系一条粉色绣有荷花的腰带,整体看起来十分素雅温婉。

擎苍身量十分高大,据她目测至少有一米九多,青芽在做衣服时专门将关节处都缝了厚些以免磨破,衣服里面还缝制了暗兜。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青芽放下针线打个哈欠,揉了揉酸困的眼睛,拿着新做好的睡衣进了屋里。

在青芽进门的那一刻擎苍便醒了,睁开的眸子里瞬间闪过戒备,等看到是青芽后这才放松下来。

青芽没注意到这些,太困了导致脑子变得有些迷糊,将男人的睡衣递给他道:“以后睡觉要穿着睡,不许光着。”

擎苍接过抖开在身上比划,想不通这不像衣服的衣服有啥好穿,抬头就看到小媳妇半眯着眼脱掉身上的衣服换上新做的睡衣,在擎苍看来就是几块碎布头穿身上再拿一块大布裹上,可配上媳妇慵懒的姿态就怎么看都好看,擎苍都移不开眼。

青芽实在是困得厉害,推开面前挡着的男人径直往床里面爬去,撅着屁股衣角滑落露出白嫩的大腿根。

擎苍原地纠结片刻还是换上媳妇给自己做的睡衣,还真别说确实挺舒服的,蛮横地搂过床里面的人,擎苍大腿压在青芽细嫩的腿上,宣誓着**。

青芽不舒服地哼唧几声到底抵不过睡意,窝在男人怀里睡了过去。

屋里一男一女鸳鸯交进,一派温馨恬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