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我靠败家帮夫君升官最新章节 苏轻轻季九华精彩试读

我靠败家帮夫君升官最新章节 苏轻轻季九华精彩试读

  • 苏轻轻季九华小说完整阅读 我靠败家帮夫君升官目录免费阅读我靠败家帮夫君升官小说
    《我靠败家帮夫君升官》坐船船翻,坐车车撞,苏轻轻简直命犯太岁!   大婚之日暴毙身亡。   科举落榜,逢考必败,季九华乃衰神附体!   上任之日喝酒呛死。   一朝重生,二人皆逆天改命。   负负得正,红红火火。   她败家,他升官儿。   她败家,他进钱。   “夫君才华横溢,鸿运当头,妾身崇敬不已……”   “多亏娘子爱败家……”
    立即阅读

《我靠败家帮夫君升官》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当季九华转身就要走的时候,苏轻轻说道:"那我这盖头,你打算明天来掀吗?"苏轻轻倒也是幽默,居然这么说。"随你。"季九华当即走了出去。"喂,这大婚之夜新郎与新娘不睡一起,人家还以为是你有问题呢。"

我靠败家帮夫君升官小说试读:

苏轻轻嘴角假意一笑,实在不想说些什么。

这季九华原本是可以早些出手就苏轻轻的,可是他偏偏让苏轻轻受了伤,这主要是因为季九华不是很信任苏轻轻。苏轻轻敢与季九华急迫的成婚,季九华猜想苏轻轻怕是有什么阴谋。

苏轻轻从季九华的眼眸里大概看懂了,这季九华明显就是不信任苏轻轻,此番算是试探。

因此神秘女子在苏轻轻受了小伤之后才动手解救的苏轻轻。

"让我看看你的伤。"季九华从腰间拿出一瓶药粉,想着给苏轻轻抹上。

奈何苏轻轻却转身与季九华擦了个肩。

"快走吧,亲朋好友都在等着,错过了时辰可就不吉利了。"

苏轻轻嘴角一抿,拿良辰吉时来搪塞季九华。

苏轻轻一手捧起裙摆,一手扶着花轿,脚一蹬便上去了。

"包扎一下。"

季九华撩开轿帘子,一脸严肃的瞧着苏轻轻。苏轻轻一语不发,愣了一会儿。

"小伤,无妨。"

苏轻轻不在多说将轿帘子放下。

季九华转了转手里的药,思索了片刻,塞进腰间,纵身一跃上了马背。

"走,回府。"

一队人马整齐划一,以季九华为首。踏着相同的步伐紧跟在花轿的后面。

花轿一愣一愣的,把苏轻轻好一个颠。苏轻轻两只手不安分的来回握着,心里十分的忐忑。

苏轻轻在想这么仓促的嫁个季九华帮助他一起改命,这一步走的到底对不对,这季九华似乎心里有很多小九九,怕是不好过。

"来啦,来啦"

"新娘子来啦,大家都快准备好。"

季九华家门口围着一大群人,亲戚家人,邻里朋友。个个都削尖了脑袋往苏轻轻的花轿张望着。

季家果然不愧为首富,光门口的排场就大的吓人。一排八个人,两排共计一十六个人,皆是礼炮,等待礼放。

门前的两座大狮子铜像上戴着大红礼花,旁边放着花篮子。一般的有钱人,门前都是石像,而季家是铜像,可见财力雄厚。

房梁上的大红灯笼雕刻着喜字,红色的绸缎子从灯笼中间穿过,随着阵阵清风旋转起来像是舞动的姑娘,别有一番韵味。

"快,礼炮准备好。"

季府的管家吩咐着一旁的下人。

随着唢呐以及铜锣的合奏声发出喜悦的声响离的越发的近,季府的人们个个喜上眉梢,他们即将迎来季府的少夫人。

"放。"

"彭彭彭......"

礼炮发出的声响可以说是方圆十里都能听见季府的热闹。

苏轻轻撩开一半的盖头,好奇的透过轿帘子的缝隙往外面瞧去,人群涌动,热闹的很。

"少夫人,我们到了。"

一个丫鬟的声音,浅浅的入了苏轻轻的耳。苏轻轻立马盖好红盖头,端坐着。

丫鬟掀开轿帘子,一只手扶着轿帘子,一只手等着苏轻轻来搁。

碍人眼的红盖头遮掩着,都瞧不清楚前方的路。苏轻轻扶着轿子慢慢的挪动身体,终于触摸到了丫鬟的手臂,然后一步一步的从轿子里面出来。

"新娘子来啦,新娘子来啦。"

一出轿子苏轻轻听到最多的便是这两句话,嘈杂的人群无不纷纷在表示季府的喜悦。

身边的丫鬟将苏轻轻搀扶着进入大门,第一步是跨火盆。意语着烧断晦气,往后红红火火。

第二步便是拜堂。苏轻轻盖着盖头一切都是听人指挥,一一跟着指令将程序走完,全然不知自己究竟拜的是那个方向,那个人。

第三步便是送入洞房了。苏轻轻牵着红绸缎,跟着季九华进了房间里。因季九华要去敬酒,便将苏轻轻一个人留守在了房间里。

"恭喜季少爷了,剿匪成功,又抱得美人归,可谓是双场得意啊。"

"是呀,季少爷可不要喝多了,错过了洞房花烛可就可惜了。"

"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来来来,我敬大家,感谢大家的对季某的关照。"

季九华一杯一口入了肚,酒量到是不错,许多的来向季九华贺喜敬酒,季九华来者不拒,还依旧清醒着。

季府百的喜宴排场很大,几乎是将林村的人也都全部请了过来,大概有个百来桌,有种普天同乐的意思在。

"肚子好饿啊。"

苏轻轻揉搓着肚子,在房里待的是不耐烦的很,经剿匪那么一折腾,着实是消耗了不少体力,肚子咕咕的叫个不停。

苏轻轻努力的听着有没有什么动静,然后掀开红盖头,东张西望一番,确定无旁人之后这才开始行动。

桌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美食,苏轻轻眼睛都亮了。立马起身,东西多到不知道该从哪样下手才好。

精致的糕点上的图案栩栩如生,苏轻轻拿起来看了看又放下,太过逼真不舍得吃。未曾见过的水果用琉璃盏盛放着,使得这水果娇滴滴的,更是舍不得下口了。

苏轻轻喝了果酒,那是她从未喝过的,味道清香甜美,十分的可口,这酒怕是西域进贡来的吧。

苏轻轻一口又一口,小脸微微的有些醉意上来,摇摇晃晃的小脑袋晃动着,很是可人。

"嘎吱。"

季九华结束在了外面的应酬,回了房。

苏轻轻一听有声音,赶紧的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慌乱的将红盖头盖上,端坐在床沿边上,一动不动。

苏轻轻再想,不会是季九华吧,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自己都还没有吃够呢。

季九华没有走进苏轻轻身边,站在桌子哪里停住了。

"今晚我睡书房。"

当季九华转身就要走的时候,苏轻轻说道:"那我这盖头,你打算明天来掀吗?"

苏轻轻倒也是幽默,居然这么说。

"随你。"

季九华当即走了出去。

"喂,这大婚之夜新郎与新娘不睡一起,人家还以为是你有问题呢。"

苏轻轻半掩着门,露出半个脸,瞧着季九华。

季九华对于女色从来都是敬而远之,丝毫不感兴趣,之所以会娶苏轻轻也是信了改命之说。

将苏轻轻娶回家,供奉着便是了,这是季九华心里的想法。

听苏轻轻这么一说自是有些道理,若是传出去,那可不得丢了季府的脸面,往后这首富的名声怕是要有被人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