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敖冉敖策主角的小说是什么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小说

敖冉敖策主角的小说是什么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小说

  •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完整版阅读资源 敖冉敖策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千苒君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4 11:08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小说的主角是敖冉敖策小说精彩试读:她到死才明白,她爱的人伤害她,她信的人算计她,唯独她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 重生一世,害她的人她要一个个报复回来,而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立即阅读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到了晚宴,温月初作为主人家,便径直领着敖冉到女眷们坐的宴桌去就坐。而她自己,则折身回去敖策那一桌,与那些人说说笑笑地聊天。敖冉对这一桌女眷实在不太熟,只是低头沉默。忽然敖策隔着一道帘,声音平淡有力道:“阿冉,到我这里来。”这里男女是分开坐的,中间隔着一道帘。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小说试读:

姚如玉了解威远侯,知道他大概也不想闹得家中鸡犬不宁,便笑若春风地问楚氏:“听铺子掌柜的说,长嫂经常让他们另做一本账簿交给账房。反正账房里的账簿那么多,也没人看是不是?”

楚氏面色卡白,“没有的事,弟妹千万别听他们胡说。”

姚如玉道:“我料想他们也是胡说的,所以全都打发了,重新换了批人。我想知道,为什么长嫂这边每个月的月银用度,都比二公子和三丫头那边多出好几百两?”

姚如玉一看账本便知,堂堂侯府嫡女和侯爷公子,竟白白遭这个大房楚氏苛待。

楚氏皮笑肉不笑道:“让弟妹见笑了,我们大房的人比较多呢,除了我和绾儿,还有放儿和他那里的两房妾室,人多总是要吃饭的,也不能吃得太差亏待了她们。”

姚如玉道:“现在我进门了,我们这边与长嫂那边的人数应该差不多了。往后长嫂那房的吃穿用度,都从我这里支出,我也不会亏待了长嫂那一房的,我们这边月银是多少,长嫂那边就是多少。”

楚氏一听就急了,道:“弟妹,我们放儿那里还有妾室的,一家这么多口人,哪儿够啊。还有绾儿,很快就要进宫当娘娘了,她又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怎能让她吃苦呢。这要是传出去了,说你亏待侄女,这也不好听啊。”

姚如玉忽然就冷了面色,道:“绾儿是大房庶女,我让她的待遇与侯府嫡女一般,哪儿亏待她了?这些年绾儿就是娇生惯养的,那三丫头就不是娇生惯养的了?你们是欺负她没娘是吗?”

敖冉得知姚如玉要找楚氏,猜到会有一场好戏,特意来看看。结果刚走到屋檐下,便听见姚如玉似怒非怒地呵斥楚氏。

敖冉扶着门框,没有进去,看着姚如玉那么维护自己,心里只觉得温暖。

姚如玉饮了口茶,挑眉又道:“好好儿的嫡女,让你们骑在头上作威作福,我还担心长嫂不往外说呢,还是让外人听听的好,看看到底是谁亏待了谁。还有,账房银子亏空的事,账簿在我手上,我不介意报官,让官府来查一查,到底家里是出了怎样个窃贼!”

此话一出,楚氏不做声了,袖中的手指恨恨地拧在了一起,只得低声下气道:“就按弟妹说的来吧。”

出门时,楚氏看着手握门框的敖冉,又狠狠瞪了她一眼。

都是这昏头昏脑的小妮子,非要威远侯娶这劳什子姚如玉入门。若不是她入了门,自己手中的中馈之权又岂会被夺了去。

等着吧!

等她女儿做了贵妃,这帮**,一个两个,都不会有好下场!

敖冉自然也看到了她恨毒了的眼神,可这事本就在是在她的预料之中,她又怎会介意。她现在最担心的,还是敖绾的婚事。

敖绾一天不被接进宫,中间突生变故的可能性就越大。

魏帝,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善罢甘休的人。

楚氏走后,姚如玉才看见敖冉,便对她伸手招呼,转身又送了她几套衣服与首饰头面。

敖冉能感到这个继母是真心疼她,想到刚刚姚如玉那些维护自己的话,她的眼眶不由有些发热。

挣脱了前世的那场噩梦,这世,她的人生轨迹,真的跟着改变了。

就在敖绾日盼夜盼,敖冉也有些担忧的情绪中。宫里的人,总算带着皇上的旨意来了,接敖绾进宫的日期被定在两月后。

宫使送来的聘礼在徽州城内也算十分隆重的,这让楚氏和绾儿终于扬眉吐气。

敖冉倒没闲心去管这娘两的趾高气昂,这日,她正接受了敖策的邀请,要与他一同去参加他军中好友温朗三弟的百日宴。

从京中回来之后,她与敖策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对方送了她一匹狼犬,说是专程在军里挑的。而她,则拿姚如玉给的蜀锦,准备替他做两身衣裳。

有时看着这个高大英俊,又对自己分外疼宠的兄长。

敖冉都会怀疑她上辈子是不是真的眼瞎耳盲,否则,怎么会对对自己这么好的一个二哥如此冷眼相待,反倒是那个狼心狗肺的敖绾,居然始终信任有加。

想着是去吃酒,衣着实在不适合过分随意,她便换了身姚如玉给她的衣裙,又由芙蕖重新给她梳头,佩上头饰发簪和耳铛,这才出门。

等她出去时,敖策正站在树下阴凉处。他回过身来,眼神在敖冉身上停顿片刻,意味不明。

敖冉被这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她很少打扮的如此精致,自己也不习惯,于是转头就要进屋,打算把裙子换下,“果然这样还是不妥吧。”

敖策在身后道:“没有,这样子,很好看。”

听到敖策这般说,敖冉就还是这样出门了。

待两人一进温家大门,就见一温婉女子迎面走了过来,那人名唤温月初,是温朗的妹妹。

温月初本来是笑着迎上来的,看到敖策身侧的敖冉,笑意便由浓转淡。直到知道敖冉是敖策的三妹,这才又重新笑着带他们往屋里走。

敖冉心细,看着这个温小姐的诸多情绪变化,就已猜出她大概是对敖策有意的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见那温小姐望自己的眼神,总觉得对方似乎并不喜欢她。

到了晚宴,温月初作为主人家,便径直领着敖冉到女眷们坐的宴桌去就坐。而她自己,则折身回去敖策那一桌,与那些人说说笑笑地聊天。

敖冉对这一桌女眷实在不太熟,只是低头沉默。忽然敖策隔着一道帘,声音平淡有力道:“阿冉,到我这里来。”

这里男女是分开坐的,中间隔着一道帘。

温朗和温月初负责招待他们自己的好友,温家长辈基本不会插手干涉。

而女眷这桌多是温月初的好友,她们隔着帘子可以窃窃讨论帘外的男子,带着一种紧张兴奋的心情。

不想却被敖策一句话给打断,一时间,帘内帘外都有些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