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九千岁的心尖宠完整阅读 夙临风卿澜最新章节

九千岁的心尖宠完整阅读 夙临风卿澜最新章节

  • 夙临风卿澜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九千岁的心尖宠小说免费阅读九千岁的心尖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嫣小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5 10:26
    《九千岁的心尖宠》小说的主角是夙临风卿澜小说精彩试读:一天之内,父亲被斩,母亲自尽,长姐二哥被捕入狱。 逃出的她茫然无措,只能向青梅竹马未婚夫求助,得到的是无情拒之门外。 大雨磅礴,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羸弱的身体终于在第二天早上倒下。 再醒时,她不是内阁首辅幺女,而是跟农家女抱错的侯府真千金。 血海深仇未报!仇人在逍遥!何能安眠!
    立即阅读

《九千岁的心尖宠》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风卿澜愚钝模样伸手碰了一下头上的玉簪,抿唇还是那一句,“母亲,其他的太好了,我不舍得。”“母亲,你也带上我去嘛。”她撅起小嘴,像是撒娇。风素律轻轻扯了扯衣袖,“母亲,姐姐要去,便一起吧,姐姐也是从未见过世面。”督了一眼土气的她,绿叶衬托鲜花。

九千岁的心尖宠小说试读:

听着屋外敲门声,风卿澜杏眸微眯渗着一股寒意。

“姐姐。”

“姐姐你在吗?”

嘎吱——

开门声伴随着呼喊声响起,风卿澜负立的指缝间两根恍亮的银针蓄势待发。

风素律提着膳盒冲进,眸色急切。

“卿澜姐姐……”

风素律稳住脚步,视线有意无意扫视着周围,似乎在寻找什么。

风卿澜微侧首,九千岁的身影已然消失,收起指缝间的银针。

“素律妹妹,怎么了?”杏眸中弱小被突然闯进来的惊吓

小手抱了抱穿着单薄的手臂。

这一声妹妹刺中风素律心尖,眸色微颤放下手中膳盒。

话中担忧又似在试探。“方才姐姐怎么这么久未来开门,以为姐姐发生了什么事,便着急推门了。”

风卿澜捂嘴轻咳两声,受凉声哑,“我刚躺下。”

“姐姐可着凉了吧。”风素律一边将膳食取出一边关心,见她单薄的衣裳,心中忧疑。“姐姐饿了吧,用了晚膳再睡吧!”

披上了那件披风,风卿澜走到桌子前坐下,也没有拒绝,脸上笑意,感动模样。

“妹妹对我真好,在乡下也常饿肚子呢。”

“那姐姐慢慢吃。”风素律鄙夷不屑看了一眼一脸享受用膳的她。

“姐姐,真不该交给凉音准备,让姐姐委屈了,这些东西,姐姐在乡下也没见过吧。”风素律走动,环视着周围。

风卿澜眸中一丝寒意。

风素律着急解释,嘴角微微上扬嗤笑,“姐姐别误会我的意思。”

怀着心思在屋里走了一圈,眉间逐渐收拢,脚步停下在衣柜子前。

“姐姐,这些衣裳虽是去年的,可布料都是上等。”说着,风素律将柜子门打开。

风卿澜杏眸微侧一眼。

柜子里除了她熟悉的衣物并无其他,风素律眸中有些失望,“前几日让凉音送给乡下人穿做善事,没想到,凉音误解,送你这来了。”

关上柜门,风素律转身看着吃相豪迈,直接用手抓着油腻腻的鸡腿进口的她,眸中鄙夷。

乡下人就是乡下人。

“姐姐,慢慢吃,夜深了,我该回去就寝了。”

“嗯!”

风卿澜点头应了一声,眸中闪过一抹邪笑,口中嚼着含糊不清。“妹妹,我送你回去吧!”

放下手中鸡腿,起身油腻腻的双手扒拉住风素律的手臂,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

华丽的衣裳瞬间被油腻覆盖。

风素律惊慌推开风卿澜,看着最为喜爱的衣裳上沾了油腻。“啊!风卿澜,你做什么!”

“妹妹,我……我给你擦擦。”拿起桌子上方才擦了嘴边的帕子直呼上风素律的衣裳擦拭。

“你别碰我!”风素律慌张避开,见她帕子上的油腻,还有肉沫,恶心袭上心头。

“呕~”

风素律捂嘴转身仓惶离开,恨不得立刻脱尽。

“呵”轻笑一声,将手中的帕子随意丢回桌子上,看着手中的油腻,风卿澜嫌弃收回。

“小姐。”松吹快步走进,见她嘴前油腻的模样,眉头微微皱着。“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风卿澜杏眸微眯,她也忍不住这油腻感,“松吹,沐浴。”

转身走向内寝屏风后。

“是。”松吹应下,转身下去准备热水。

数日

待在榕楼虽未再见过长平侯夫人,风卿澜的身生母亲,但那一日醒来,长平侯夫人便命下人送来了许多新衣,尺寸都是按她的身板而定。

后又找了大夫开药调理身子。

不知的以为是长平侯夫人心疼受苦的生女,实则只是为了今日燕侯夫人的大寿若被问起也不会显得太难堪。

铜镜前,风卿澜经过这几日的调养,身子比刚回长平侯府第一天面瘦肌黄、瘦骨嶙峋的模样好了许多。

“小姐,玉絮已经安排进来了。”松吹走进,见她身子恢复的模样,眸中放心了一些。

前段时间,一直心疼她将自己折腾得瘦骨嶙峋。

长平侯夫人在榕楼备了几个丫鬟,玉絮刚好能掺和里面进入长平侯府。

“嗯!”

只是沉静应了一声,风卿澜从九千岁送的饰品当中取了一个玉簪佩戴,除了玉簪不再多一种饰品。

兴许知她得了九千岁的奇珍异宝,长平侯府并没再给她准备首饰。

门外走进的女子见了风卿澜,恭敬行礼。“玉絮参见阁主。”

风卿澜眉间微颤,不紧不慢。“如松吹一般,日后唤我小姐,自称便是。”微侧一眼松吹。

松吹明意,垂眸,“小姐,是松吹未同玉絮说明,松吹有错。”

“也罢,时辰也快了,走吧。”

风卿澜抬脚踏出,松吹和玉絮跟随身后。

长平侯府门外备好了三顶轿子。今日长平侯在朝廷中任务,无暇参加燕侯府的寿宴,便由长平侯夫人代去。

风素律莲步走出,身后凉音抱着伏琴。

“母亲。”声音甜美唤了一声,自带的一身大家闺秀的温婉,长平侯夫人自然欣喜得不得了。

“素律,上轿子吧,你大哥呢?”

“大哥说一会儿自个过去,让我们先去。”

长平侯夫人脸上立刻便不悦,哪有一家人分开去的道理?正要让一旁的下人去催促便见走出来的风卿澜。

“母亲,妹妹。”

风卿澜伸手提起裙摆跑出来,没有一丝大家闺秀的矜持,长平侯夫人眸色微眯嫌弃。

风卿澜放下手中裙摆,脸上笑意,眸中清澈单纯,“母亲,我也想去,听她们说,母亲要和妹妹去吃喜酒,我也想去。”

她眸中有些泪水,渴望被答应要求。

喜酒二字,形容得俗气,让人忘不了她是从乡下回来的。

长平侯夫人眸中嫌弃,虽着华衣,瘦弱模样的她,在心里终是不如风素律,而她头上只玉簪一只。

“卿澜,那么多,你为何只玉簪一支?!”

风卿澜愚钝模样伸手碰了一下头上的玉簪,抿唇还是那一句,“母亲,其他的太好了,我不舍得。”

“母亲,你也带上我去嘛。”她撅起小嘴,像是撒娇。

风素律轻轻扯了扯衣袖,“母亲,姐姐要去,便一起吧,姐姐也是从未见过世面。”督了一眼土气的她,绿叶衬托鲜花。

人群中,风卿澜是绿叶,她本是鲜花。

长平侯夫人犹豫,迟迟未回应。

风卿澜的出现,长平侯府也渐渐有留下观戏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