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燕雅歌燕之轩小说叫什么 凤临天下:独宠傲妃无删减

燕雅歌燕之轩小说叫什么 凤临天下:独宠傲妃无删减

  • 凤临天下:独宠傲妃全章节免费阅读 燕雅歌燕之轩全本免费阅读凤临天下:独宠傲妃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懒虫盼巅峰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8 17:52
    《凤临天下:独宠傲妃》小说试读:燕雅歌本以为穿越为公主,从此过上富贵的日子,偶尔玩玩宫斗什么的。 岂料在她六岁时,养父皇帝被害,母妃失踪,太子中蛊,奸妃篡位…… 大庆王朝,岂容奸人祸害? 有骷髅师父教的一身本事,她必须帮大皇兄夺回王位! 誓要除了他的蛊,夺回他的国,还他一个盛世王朝! “大皇兄,你我非亲身兄妹……待你赢得天下,娶了人家
    立即阅读

《凤临天下:独宠傲妃》全文在线阅读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特别聪明的人都会从一个人的眼睛里读出许多东西来。比如现在的陈皇后,她就从燕雅歌的眼睛里读出了自信、善良、强势、果断,还有一点儿小滑头。陈皇后在从燕雅歌的眼睛里读懂这些后,她甚至都有一点恍惚,这孩子究竟还是不是一个孩子?为何他的眼里有这么多这个年龄的孩子没有东西?而这个年龄的孩子本应该最具有的纯真,他的眼里却没有……

凤临天下:独宠傲妃小说试读:

“怎么办?三弟,我们要不要再在这菩提树下躲一阵子雨,再回去?”燕之轩问燕雅歌。

燕雅歌想都不想,就回答道:“我最喜欢雨中漫步了,大哥,你陪我,好不好?我们就这样走着回去。”

“好吧,就依你。可是回去之后,如果你母妃怪罪下来,那你就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我身上推,懂了吗?”

“好,大哥最最疼爱三弟了。”

燕雅歌一阵感动,竟情不自禁的扑到燕之轩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把个燕之轩愣在当场,手足无措。

都说春天那如同牛毛一般的细雨,能让人伤感,能让人念旧,能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起从前的那一些人,那一些事儿。

燕雅歌和燕之轩静静的走在雨中,她不禁想起了前世国安局暗杀组的那些姐妹们,还有陆吾。

他们,现在可好?

白云苍狗,人海沉浮,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眨眼间,自己就已两世为人,这不可谓不离奇,可它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在这个全新的世界,自己将来的路,又该如何去走?是任人摆布,对命运屈从,还是像前世一样,巾帼无敌,流-氓脾气依旧?

燕雅歌默默的想着,不多时,他们便回到了皇宫。但还没入得宫门,就被一干太监给拦住了。

“狗太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拦我们的路。”燕雅歌大声呼喝,将心中的郁闷一并给发泄出去了。

“大皇子殿下,三皇子殿下,请恕罪,老奴们也是奉旨行事。”太监当中,一个稍微年长点儿的,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对燕雅歌和燕之轩说道。

燕雅歌还想再骂,被燕之轩阻止了。

燕之轩望了望刚刚对他们说话的太监,说道:“李公公,我们出宫的事情,连父皇也知道啦?”

“是的,大皇子殿下。老奴们在这儿等着,就是专程来接你们去太极殿的。”李公公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燕之轩还想再问点儿什么,燕雅歌却已昂首阔步走在了前头。

担心燕雅歌先到太极殿在父皇的面前说错话,燕之轩也没再问李公公了。他赶紧率领着一干太监,紧跟上燕雅歌。

一行人达到太极殿的时候,燕雅歌竟发现自己的美貌娘亲卫贵妃,还有那个曾给自己下过毒的死女人宜贵妃,以及早上在皇家学院门口被自己暗算过的二皇子燕元吉等人都在。

在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人,她端庄贤淑的坐在皇帝老爹的旁边。她头戴镶嵌着明珠的凤冠,神情淡定,雍荣华贵,眉宇间透着无不令人窒息的清秀之气,全身更是处处散发着母仪天下,让人心生膜拜的高贵气质。

再看她的着装,一身百鸟朝凤的宫装栩栩如生,使得本来就已经很是倾国倾城的她更美了。客观上讲,她的美,与自己的美貌娘亲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想必她就是美男大哥的母后陈皇后吧?难怪能生出像大哥这样的美男来,也难怪能**出像大哥这样的仁人君子来。燕雅歌不住的感叹!

燕雅歌在打量陈皇后的同时,陈皇后也在看她。她大而灵动的眼睛,无疑首先就博得了陈皇后的关注。

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特别聪明的人都会从一个人的眼睛里读出许多东西来。比如现在的陈皇后,她就从燕雅歌的眼睛里读出了自信、善良、强势、果断,还有一点儿小滑头。

陈皇后在从燕雅歌的眼睛里读懂这些后,她甚至都有一点恍惚,这孩子究竟还是不是一个孩子?为何他的眼里有这么多这个年龄的孩子没有东西?而这个年龄的孩子本应该最具有的纯真,他的眼里却没有……

陈皇后正在思忖间,大庆皇帝燕流云发话了。

“轩儿,你是大皇子,是朕的长子,你的一言一行都要在诸位皇子与王子中起表率作用。今天这事,你自己说朕该如何惩罚你吧。”燕流云高高在上的横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慈眉善目的对燕之轩说道。那意思是,让燕之轩自己看着办。

由此,燕雅歌看出了大哥在父皇心目中的位置,那是何等的重要。说不定今天的大哥,那就是明日的太子,将来的大庆国皇上。

心中打着如意算盘,没等其大哥先回答父皇的话,燕雅歌就抢先跑到燕流云的身边,娇声道:“父皇,这事不怪大哥,是我!是我非要他带我出去玩儿的,这宫里面闷死了,一点也不好玩儿。”

“呵呵,轻儿乖!来,坐到父皇的腿上来,听父皇好好给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