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 奇迹暖暖 > 暖暖动态 > 奇迹暖暖冰风战歌背后的故事【北风颂】

奇迹暖暖冰风战歌背后的故事【北风颂】

2016-10-31 来源:9669

  尤妮金娜在夕阳里听到歌声,歌里唱到了森林,大海,雪原,还有冻土之上不屈的战士们。

  歌声从叶格尔的住处传来,他弹奏着七弦琴,眺望着西沉的太阳,歌唱他们共同的祖国。

  叶格尔只是一位民间乐师,他连最基本的护身短剑都不会用,他们的领主却深深地忌惮着他。他派来了尤妮金娜,希望她能够替自己看守住这位乐师的双手与头脑。

  尤妮金娜的监管让叶格尔寸步难行,纵使他只是出门去变卖物品或是交换面包,也有士兵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再没人能来他的客厅里畅谈欢唱。尤妮金娜却为他的平静所惊讶,他在牢笼里拨动琴弦,如往日一般歌唱。

  他的琴声好像短夏山溪的流水,歌声则仿佛冬日早至的百灵。他歌唱白莽荒芜的国土,歌唱风雪侵压下的白桦树林,他也歌唱乡间欢腾的篝火,还有早春山中明媚的少女。穷苦的人在他的歌里听见希望与明天,弄权作恶的人却因为这美好恐慌莫名。那么尤妮金娜呢?

  她在夕阳里听见了自己的家乡,五万万公尺开外,一个在战火里消失无踪的小村庄。

  她明明应当看守住叶格尔的。这时她却转开了视线,悄悄地落下泪来。

  你是真正的天才,她对叶格尔说,别和革命党联系,别毁掉你自己。叶格尔感谢了她,却没法听从她的劝诫。他的谱子走得比冬日的雪云更快,从无人的铁森林到最繁华的白石城,每个人的嘴里都唱着自由的歌谣。领主的决心变了:迫害叶格尔或许会惹起众怒,但他活着,贵族的噩梦便永不停歇。一夜之间,秘密警察带走了许多诗社的青年,叶格尔却失踪了。有人说他成为了宫廷乐手,也有人说他卖友求荣。军队最新的进行曲署上了他的大名,这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据?

  尤妮金娜的临时工作结束了,她却依然记挂着那个失踪的诗人。她在假日里鬼使神差地回到了叶格尔的住所,低矮的平房外站着她荷枪实弹的部下。她支开了他们,闯入了他的住所。他的房间里满是劫掠的痕迹,她收拢散乱的曲谱和书信,却在其中发现了一套尚未完成的设计图。

  “献给尤妮金娜,与我们的雪原。”

  这人是个彻底的傻瓜!如果尤妮金娜没有来呢,他的荣誉是否将被那些无耻的败类永远践踏?尤妮金娜小心翼翼地收好他的馈礼,却听到身后的木门被不耐烦地敲响,虚张声势的威胁里混杂着火枪的上膛声。尤妮金娜按着桌子,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她彻底明白了:她看守着叶格尔,就有更多眼睛在暗处监视着她。今天的丧钟为被逮捕的青年们响起,明天就将轮到所有人为这腐朽的城邦一起陪葬。

  她无声地拔出腰间的火绳手枪,将自己藏入书柜的暗角里。她擅长格斗,枪法精准,她可以从这里脱身,然后——然后带上叶格尔心中的希望,将星火在这片雪域上重新点燃。

  短短的一个下午,尤妮金娜就由白石城最年轻的少尉成为了协同谋反的通缉犯。她在如刀的夜风里质问自己,这代价是否值得?只要现在回去向领主屈膝认错,或许她就能立刻拿回失去的光荣。

  不,那才是彻头彻尾的羞辱。她没有做错什么,那些牺牲的人们也没有。

  他们的惟一罪名,就是对这片冻土的深沉爱意。

  尤妮金娜找到了叶格尔的战友们,公开了他最后的长诗与遇害的事实。乐师的牺牲在苦难的深潭里击出了巨大的涟漪,以恐惧维系的统治被冲垮了。人们挥舞着农具涌向城堡,近卫军拦下了他们——事到如今,搭配比试竟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愤怒的人民又如何能答应?这秩序是他们的领主带头破坏,他理应为此付出代价!

  阴鸷的领主却在塔楼上咯咯大笑。北地王庭的军队已经出发,武力的夺权必将遭到王庭的制裁,而农民的搭配实力在近卫军的面前毫无胜算。他赢定了!

  他的梦做得太美了。

  那一天之后,白石城留下了一个传说。

  有一匹骏马绝尘而来,为白石城带来了久违的黎明。马上的将军身着故去恋人设计的战铠,清晨的第一缕霞光映在她身后的旗帜上。她引领着一支崭新的军队,人们不由自主地跟随在他们身后,走向雪国久违的朝阳。

  这就是北地王国白石城的故事。至于您问我从哪里知晓这些往事的?……

  北风正在低吟着诗人的歌谣呢,您听不到吗?

奇迹暖暖冰风战歌背后的故事【北风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