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资讯>旧时明月戏中人完整版阅读资源 免费在线阅读地址

旧时明月戏中人完整版阅读资源 免费在线阅读地址

2018-08-31 来源:9669手游网

旧时明月戏中人

      旧时明月戏中人完整版阅读资源  旧时明月戏中人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地址。沈萍听着竟觉得有几分好笑。索性这个时候都撕破脸皮了,她也懒得再装下去了。

      旧时明月戏中人小说试读

  沈萍开始频繁的做噩梦。

  她常常会在梦中惊醒,手用力攥着许秋然的胳膊,像是落水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那样,哀恸而绝望。

  她有时候会梦见沈芙,梦见她同许秋然站在一起,郎才女貌,而自己就像是个卑微的*婢一样,丑态百出,得不到许秋然的一丝关注。

  然而更多的时候,她会梦到自己小产的那天晚上。

  血流了一地,她捂着肚子爬到门口,却根本没有人来救她。耳边充斥着婴儿的啼哭声。

  她嘴里喃喃着“求求你。”

  却压根不知道在求谁。

  或许是许秋然。

  也或许是那个夭折的孩子。

  每次从恶梦中惊醒,沈萍就呆呆的坐着,不睡觉,也不吭声,偶尔摸了摸脸颊,才发现是湿漉漉的一片。

  许秋然看着,心里更是不好受。

  他想同沈萍说说话,沈萍却连眼神都不给他一个。只有在深夜的时候,能听见沈萍抽泣着喊他的名字。

  “师长,你救救我。”

  “许秋然,你怎么不杀了我。”

  颠三倒四的两句话,也不知道哪句是真的,也不知道到底做了什么梦,才能喊出这两句话。

  有时候许秋然匆匆开灯,想把沈萍揽在怀里哄着,低头看见的,却是沈萍冰冷的目光。

  是他从未见过的,甚至带着满满恨意的目光。

  只一眼,就看的许秋然心惊肉跳。

  公馆里面,不敢放任何唱戏的东西,就连从前唱戏的那个台子都拆了。

  只要沈萍看见了,就又哭又闹。

  一开始许秋然也有些不耐烦,后来有一次,他看见沈萍坐在那个台子前,一个劲儿的扣着上边的木头,水葱似的指甲磨的不成样子。

  再往近一瞅,哭的更是凄凄惨惨,她咬着牙,像是怀了多大的愤恨似的。

  “就因为我是唱戏的,就可以随意糟践吗。”

  许秋然心里头像揣着一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硌的他难受。他走过去,从后面紧紧搂住沈萍。

  “不唱了,再也不唱了。”

  他请了许多的大夫来看,都说是心结,没法治。

  他索性推了应酬,每日就呆在家里头陪着沈萍。闲的时候就拉着沈萍去后头院子里的小花园。

  “阿萍,你这样,我看着难受。”许秋然伸手替沈萍捋了捋头发。不过半个月的光景,沈萍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削瘦的厉害,头发也都枯黄了。

  “你也会难受啊。”沈萍似乎笑了一声,她侧过头看许秋然,眸子里暗淡一片,没有一丝光彩。“我以为你压根就没把我放在心上呢。”

  许秋然一噎,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蔓延开来。

  “许秋然,我今年才十八岁。”

  “可我怎么觉得,我像是把别人八十岁该经历的苦难都经历个遍了呢。”

  沈萍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眼睛却红了。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一天天熬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许秋然看着沈萍,她微微闭着眼,身子单薄的像是一阵风都能刮走似的。

  他搂着她,用了几分力气。

  他突然很惊慌,一种他要失去沈萍的惊慌。心底无端的蔓延出一股恐惧,几乎要将他淹没。

  就在公馆里一片惨淡的时候,明月楼的玲珑过来了一趟。

  她看着躺在床上,几乎像是没了半条命的沈萍,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在折磨许秋然,还是在作*你自己?”

  沈萍翻了个身,把胳膊压在头下枕着,恹恹道,“我没作*谁,我就是太累了。”

  “我想歇歇。”

  “没时间了。”玲珑凑近了几分,压低声音,“新的任务就要下来了。”

  沈萍抬眸,看着玲珑,语气淡淡。

  “我不想做了。我想离开这儿,离开许秋然。”

  “你会离开的。”玲珑笑着,伸手替她掖了掖头发。“但不是现在。”

  玲珑离开后,沈萍把自己关在房里大哭了一场,不知道是在哭她自己。还是在哭那个孩子。

  不过,自那天后,她很快收拾好自己的心情,仍旧是平日里言笑晏晏的模样。

  许秋然瞟着,自个儿也开心了不少。

  他们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起那个死去的孩子。

  七月份的中旬,许秋然又忙了起来。他频繁的参加各个晚宴,也常常在书房工作到深夜。

  算了算,沈萍已经快一周没见过许秋然了。

  每天他深夜回房的时候,沈萍早就睡下了,*的感觉大概就是半梦半醒间有人从身后轻轻抱住她。

  七月二十七,是路督军的生辰。

  许秋然一早就提着礼物走了,沈萍披着衣服在楼上看着车渐行渐远。

  后来很多时候,她都会想起这一日。

  她和许秋然彻底的决裂了,自此水火不容,势为仇敌。

  直到看着许秋然的车完全消失在庭院中,沈萍才转身离开,背影带着几分决绝的意味。

  按着老方法,她又潜入了书房里。

  组织给她传话,这是最后一次任务,东西到手以后,他们就可以撤了。

  离开北平,以一个新的身份,继续潜伏。

  到时候,她就不再是人人轻*的戏子了,她可以彻底的同许秋然,同那段残破不堪的感情做个告别。

  沈萍在抽屉里埋头翻找着,压根没注意到有个身影轻轻推开了书房的门,静静的站在她身后。

  灯光照过来,一道黑影将她笼罩。沈萍这才回过神,猛地回头看。

  身后站的,竟是早就离开的许秋然。他冷冷的看着沈萍,嘴角噙着笑,眸底却是一片冰冷。

  “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捂不热是不是?”

  沈萍听着竟觉得有几分好笑。索性这个时候都撕破脸皮了,她也懒得再装下去了。

  “说到底,我在你心里不过是个暖床的玩意儿,你又何曾把我放在心上了。”

  说着,沈萍猛地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对准许秋然,语气冰冷。

  “让开,放我走!”

  许秋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不仅没后退,反而又往前走了两步,直到胸膛顶到了枪口。

  “有胆子,你就开枪。”

  沈萍咬了咬唇,手都在打颤,分不清是是紧张还是愤怒,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膛里,梗的难受。

  “你以为我不敢吗?”

  许秋然淡淡的看着她,“你现在乖乖的放下枪,说出你们的联络人,我或许还会念着以往的情分,放你……”

  “放我一命是吗?”沈萍冷笑着打断他的话,“你什么时候放过我,你打我巴掌的时候?我流产的时候?”

  说到最后,沈萍眼眶微红,“是不是你随意作*我,然后给个甜枣我就要感恩戴德?”

  “你做梦!”最后三个字说的格外狠厉,甚至来不及许秋然反应,沈萍就按下了板机。

  “砰”的一声,许秋然捂着肩膀,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来。

  沈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翻身从窗户跳下去逃走了。

  枪声惊动了公馆里的守卫,很快有几个警卫员跑了过来,看到肩膀受伤的许秋然都吓得不行。

  “师长…”

  “封城!”许秋然面色阴森,狠狠的咬着牙,“去找人画像,贴满大街小巷,我倒要看看她怎么逃。”

  想要阅读全文,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小说微搜索】,回复小说名【旧时明月戏中人】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热门搜索: 旧时明月戏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