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资讯>薛雅沈凉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小说免费

薛雅沈凉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小说免费

2018-05-25 来源:9669手游网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免费阅读 薛雅沈凉小说全文app在线阅读地址

     薛雅沈凉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小说免费阅读地址入口。她是真的被这一排的捕快给震慑住了,七魄久久不归体,以至于她僵着步子一步一步往前移,已然忘了自己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逃跑之绝佳工具——轻功。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试读:

  薛雅僵着脸孔,抱着包裹动作机械地了上了岸,虽然害怕得紧,可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她道:“有劳公子惦记,小女子还要赶路,就先走一步了。”

  她是真的被这一排的捕快给震慑住了,七魄久久不归体,以至于她僵着步子一步一步往前移,已然忘了自己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逃跑之绝佳工具——轻功。

  沈凉挑眉,眼见着薛雅愈走愈远,他突地一收折扇:“薛姑娘,你荷包掉了。”

  荷包?荷包!

  薛雅下意识地回转身,低头,眸子腾地睁大,再抬头,开始对着沈凉呵呵呵呵的傻笑,硬是在僵硬的脸上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来。

  那家伙也朝着她笑,边打着扇子边说道:“这荷包瞧着,甚是眼熟啊!”

  薛雅心想,能不眼熟么,这是她昨晚刚从他包裹里偷走的,之一:“呵呵,这好像,不是我掉的。”她说着更用力的抱紧怀里的包裹,可千万别再掉出来一个啊!

  这谎话说的当他们一干人等都是眼瞎的么。

  可沈凉却继续笑着,他道:“我刚刚忘了和薛姑娘说,我报案呐,一是为了寻薛姑娘,二呐……”他用嘴努了努地上的东西,那神情自是不言而喻了。

  薛雅七魄还未归体,这三魂又要给吓走了,这丫的寻她是假,带着捕快来抓她才是真!难道她薛雅生平*次作案,就要吃牢饭?

  沈凉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桌旁坐下,对着直挺挺站立的薛雅道:“时辰刚刚好,一起吃?”

  薛雅看了看沈凉,看了看地上的荷包,又看了看那一排捕快,心里暗暗叹口气,老实地抬着机械步子一步一步往回走,却愣是对地上的荷包视而不见,好似这荷包真的不是从她包裹里掉出来的一般。

  沈凉看着薛雅听话的坐了下来,却仍紧紧地抱着包裹不撒手:“薛姑娘包裹里有很重要的东西?”

  薛雅闻言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赶忙的把包裹往旁边一丢,那动作快的真跟丢瘟神似的。

  沈凉笑笑,凑近她耳畔,轻声说道:“昨晚上我细细想来,薛姑娘丢了银两,我确实有一半责任,荷包就当给姑娘赔罪好了,姑娘不必紧张。”

  薛雅有些不敢置信地瞥头看他,这家伙是那个连五百两都舍不得拿出来的沈凉?这荷包里少说也有个几万两银票,他就这么拱手送给自己?

  心里正怀疑着,沈凉又开口了:“只要薛姑娘把传家玉佩还给我就成。”

  “玉佩,什么传家玉佩?”

  沈凉瞥了瞥她,那眼神就像在说:别不承认了,荷包你偷走就算了,我就当施舍,可你也别得寸进尺,企图霸占我传家宝!

  薛雅怒了,本小姐是偷你银两了,可没偷你劳什子玉佩,敢情你丫的还想反过来讹我不成!她霍地起身,打开包裹,拿起荷包,一个个三下两下拆开,嚷嚷着:“除了银票就是银子,哪来的玉佩,你别想一盆子污水全倒我身上。”

  她看着沈凉笑的满面春风,哪里像个丢了传家宝的样子,这家伙不会是在戏弄她吧?

  狐疑刚刚升起,‘哐’的一声,一把大刀就横向了自己,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冷峻的声音:“人赃俱获,你就是偷了沈公子荷包的女飞贼!”

  女飞贼?她是薛家大小姐,怎么就成女飞贼了!不过,看着桌面上堆成了小山一样的银票银锭子,薛雅嘴角又开始抽搐了!

  再看沈凉,摇着扇子直叹气,眼光却贼精,似是在说:哎呀,你怎么如此冲动?我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你这一嚷嚷,捕快不干事都不成了。

  薛雅咬牙切齿,真想把这一桌子的菜噼里啪啦全甩他脸上方才能解心头之恨,这丫的算计她,不就偷他几个荷包么,带一队的捕快来抓她也就算了,戏弄她还想装好人!

  薛雅这厢还在愤怒地瞪着沈凉,旁边有个捕快开始勤劳地数起了银子,越数越兴奋,越数越激动,薛雅瘪了瘪嘴,没见过银子啊?还是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这捕快兴奋啥了,眼见着他一数完,抬头看向自己,就像看银子般:“特大盗窃案,可以收监五年以上!”转头又对着握刀的说,“钱捕头,发了,可以拿很多赏钱!”

  嗬,薛雅又怒了,话说,捕快兄弟,在她这个当事人的面前,能不能稍微掩饰下声音里**裸的兴奋?

  “薛姑娘,传家玉佩呢。”沈凉在一旁好死不死地又补充了一声。

  “快把玉佩交出来,否则,罪加一等。”那钱捕头握刀又向薛雅递了一分。

  吓得薛雅当下就往后退了一步,她看看笑的满面春风般的沈凉,再看看横眉怒目的钱捕头,脑海里咣当一下,总算是反应过来了。

  好啊,青天白日的,一群大老爷们合起伙来欺负她一个弱女子,她犯傻才会站在这里继续任人鱼肉,反正银两全在这里了,一个子儿都不少他,她要是再不跑才真的傻了。

  飞身就欲逃跑。

  只是,脚还没有离地,胳膊却被人一把拽住了。

  薛雅转头看着沈凉拽住自己胳膊的那只手,顿时就愣住了。不可能啊,难道是因为三魂七魄还未归体,所以反应变迟缓了吗?

  她这头还没想的明白,沈凉又开口了,颇有些疑惑不解的意味儿问道:“薛姑娘这是打算携玉逃逸吗?”

  他问的一脸认真,可薛雅知道,这丫的铁定是又在算计她了。

  果不其然,一把大刀‘哐’地又横了过来,只听那钱捕头叱目说道:“企图逃逸,罪上加罪,发配边疆做苦役!”居然差一点就让她跑了,胆敢在他的刀子底下逃跑,这不是在下属面前公然挑战他的权威么!

  薛雅撇着头,小心翼翼地躲着锋利的刀锋,怒斥沈凉:“你松手!”

  “松手,你逃了怎么办?”

  “你不是有狗鼻子么,我跑了大半夜了,你不照样追上来了。”

  “是捕快们带我找过来的。”言下之意,你骂这一群捕快都是狗。

  沈凉笑,薛雅怒,捕快兄弟们个个哐哐哐地抽大刀。

  薛雅赶紧摆手,对着捕快们呵呵地赔笑,凑到沈凉跟前,咬牙切齿地问:“沈公子,我可曾得罪过你?你到底要干嘛?”

  沈凉摇摇头,回答的一脸认真严肃:“我只是想讨回我的传家玉佩。”

  好!算她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我赔!你开个价!”

  “沈某银子多的是,我只要玉佩,祖传玉佩!”

  薛雅要哭了,这什么人啊?她真没见过这什么祖传玉佩,谁来救救她,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了,跑出来受了一路的窝囊气。

  “玉佩没有!”薛雅把头朝天一横,她很想骨气铮铮地再说一句,要命有一条。可是,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呢,这好不容易才逃家出走的,就这么栽了,多委屈啊。

  沈凉问道:“钱捕头兄弟,你看,这如何是好?”

  “要么赔,要么蹲大牢。”

  薛雅正洗耳恭听着,却久久不见下文,她弱弱地问了一句:“没有其他选择了么?”沈凉不要她赔,她也不愿蹲大牢,说了半天不等于白说么!

  “有!”

  有?薛雅振奋起精神来。

  “发配边疆做苦力。”

  薛雅刚刚振起的精神气儿瞬间又蔫了,这世道,连捕头都开始戏弄人了么?

  薛雅正顾自己抑郁着,苦思该如何才能不蹲大牢又不被发配边疆,那钱捕头已经耐不住了,呵斥一声:“带回去严加审问。”

  这一声喝的薛雅立马就急了,要是真的进了衙门吃牢饭,给薛府蒙羞,不要说她娘,连她爹都不会放过她了。

  “沈公子!”薛雅赶紧反拽住沈凉,似是被这群凶神恶煞的捕快吓到了,极为委屈地望着他,泫然欲泣地唤道。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招不行就换一招,她就不信招招都不行:“我真的没有见着玉佩,要真是我拿的,我肯定还给你了。”

  沈凉还没有开口,一旁的钱捕头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主,还是白花花的银子来的实在,他抢先开口道:“少罗嗦,有没有拿,带回去一审便知。”

  薛雅赶忙抱紧沈凉的胳膊,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沈公子,我错了,是我小心眼,我不该偷你的银子,至于这玉佩的事,我们从长计议啊。”

  沈凉见她认错态度良好,勉强点了点头,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嘶了一声:“哎,不知道奚夜是错吃了什么,在客栈里一泻千里,那痛苦的样子……”

  听到一泻千里这个词,薛雅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可眼下这个局势,她还是乖乖认错才有出路:“是我不知好歹,我坏心眼,我不该往你们茶水里下泻药。”可是,明明是一起下的泻药,为什么奚夜一泻千里了,他还能带着捕快来追她?

  沈凉又点了点头:“可是,我的传家玉佩……”

  “我帮你找啊,找到为止!”薛雅说的信誓旦旦,管他到底有没有什么传家玉佩,先把眼前的捕快糊弄走再说。

  沈凉继续点头,似是认同了薛雅的话,可慢慢的又皱起了眉头,让薛雅的心也跟着颤三颤,还不满意?***的到底想怎样?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君本腹黑:逃嫁痞妻》,请点击>>>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全本在线阅读

热门搜索: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奇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