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它资讯>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完整版阅读资源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完整版阅读资源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2018-05-25 来源:9669手游网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免费阅读 薛雅沈凉小说全文app在线阅读地址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完整版阅读资源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地址。她刚想问问清楚,可眼前哪里还有奚夜的人影,薛雅顿时就郁闷了,是不是奚夜找不回玉佩,她就得一直跟着沈凉了?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试读:

  真的有祖传玉佩?难道是在她偷了沈凉的荷包之后,又有第二拨贼人光顾偷了他的玉佩?可是没道理啊,沈凉既然能找到她,怎么就找不到第二个贼了?

  她刚想问问清楚,可眼前哪里还有奚夜的人影,薛雅顿时就郁闷了,是不是奚夜找不回玉佩,她就得一直跟着沈凉了?

  突然想起奚夜临行前那个诡异的笑脸,薛雅心里一震,总算明白过来,从今往后,她是不是得为沈凉鞍前马后,为奴为婢了?

  这个认知简直让薛雅觉得天都要榻到地狱里去了。

  天人交战了半天,脑海里刷刷刷地闪过沈凉各种阴险的报复,薛雅最终还是认命地决定陪沈凉遛弯去了。

  薛雅来到后院,就见沈凉已经坐在石凳上了,面对着她轻摇折扇,显然是等她有那么一会儿了,但看看他的脸色,似乎不像是有生气的样子。

  可沈凉是个阴险的小人啊,怎么会把喜怒哀乐放在脸上表现出来,为了不让他有发难的机会,薛雅先发制人地开口了:“我那啥,刚刚上茅房来着呢,不是故意让你等的。”

  不知道沈凉信是不信,反正他没说什么,收了扇子起身,只道:“那遛弯去吧。”

  薛雅不知道沈凉葫芦里卖着什么药,想着大晚上的,他应该没有这么恶趣味地找自己麻烦吧,心里稍稍安了下来。

  可跟着他一个大老爷们,还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大老爷们遛弯,她实在提不起兴致,正闷闷不乐地跟在沈凉身后,只听他道:“小雅,你有没有觉得今晚的天气有些炎热啊。”

  她点点头,半死不活地嗯了一声,心想着,岂止是炎热,简直是水深火热。

  “唔,那晚上睡觉,你来给我打扇子吧。”

  这才听闻将要为奴为婢的噩耗,她都还没完全消化完,沈凉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开始奴役她了么?

  “不干!”薛雅顿了顿,意识到自己拒绝的太不留情面了,立马补充一句,“我的意思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妥当吧,我是不要紧,可万一败坏了公子的名声就不好了。”

  “哦。”沈凉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转身换了个方向走了开去。

  这么好说话?不会又在心里计划着什么阴招吧。她看了看他离去的方向,有些不解,不是说在后院遛弯么,他出门作什么?顺嘴就说道:“喂,你走错方向了。”

  “我不遛弯了。”

  不遛弯了?这果真是怪人毛病多,主意一会儿一个,行,既然不遛弯了,她可就回去睡觉了。

  可她才一转身,背后又传来了某人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天气太热,睡不着,还是去找钱捕头唠嗑唠嗑,顺便问问他有没有抓到女飞贼。”

  薛雅顿住,脚尖点地,一溜烟儿地就飞回到了沈凉身旁,夺过他手中的扇子就立马给他打起了扇来:“我刚刚仔细想了想,能给公子打扇,是我的荣幸来着。”

  沈凉斜眼看着薛雅谄笑着,半躬着腰,一副极力讨好他的模样,他道:“但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非常不妥,败坏名声。”

  “怎么会!清者自清,再说了,公子是做大事的人,自然不会计较这些风言风语。”

  “可万一坏了你的名声怎么办?”沈凉一副忧心忡忡很为难的样子。

  薛雅心里那个翻江倒海,可面上还得笑嘻嘻地继续谄媚:“为大爷您效劳,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乐意,丢个名声算什么。”只求大爷您高兴了,顺便高抬贵手一下,放她离去,让她脱离苦海,就算是名节全毁了,她也不在意啊。

  沈凉满意地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就不好辜负小雅的心意了,我改天再找钱捕头叙旧,今晚就且辛苦小雅了。”

  薛雅闻言嘴角抽搐,还,还有改天?

  郁闷地跟着沈凉进了厢房,薛雅站在房门口不知所措,眼巴巴地看着他宽衣洗漱,看着他坐到了床榻上,她还是呆愣愣地站着。

  沈凉挑眉看了她一眼,抬手对她招了招。

  薛雅一个激灵,拿着扇子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这感觉怎么就这么怪呢,就像老鸨儿诱哄小女娃。

  这一步踏进去会不会就是水深火热的地狱啊。

  薛雅的预感有史以来*次那么的灵验,沈凉就是专门来欺压她的阎罗王,她稍一有懈怠,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盖着薄毯的人温吞吞地就吐出一个字来:“热”。

  薛雅一边打着扇子一边抹着额头上的薄汗,心里暗自腹诽:热***!

  她也不知道自己打了多久的扇子了,只觉得手臂酸胀发麻,她小心翼翼地打着商量:“公子,其实你可以把毯子拿开,那样就不会热了。”

  “不盖毯子,我怕着凉。”

  这好办呀:“不打扇子就不会着凉了。”

  “……我白天是作了伪证么?”

  “大爷!”薛雅恨的牙痒痒,忍住暴走的冲动,从齿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您就盖着毯子安心睡吧,我打着扇子绝不会热着您的。”

  也不知是过了几个时辰,薛雅手臂酸麻的都没有感觉了,额头上的汗珠汇成串地往下淌,累的她简直苦不堪言。

  “大爷?”薛雅打着扇子,轻轻地试探着叫唤。

  “……”

  “公子?”

  “……”

  “沈凉,你睡着了么?”薛雅见他没有任何回应,才算安了心,甩了扇子就开骂,“沈凉你丫的个大爷的!你就是天底下*的歹人,你混蛋阴险狡诈恶……”

  床上的人似乎稍稍动了个身,薛雅倒抽一口凉气,立马住了嘴,甚至条件反射般的自己捂住了嘴巴,屏住了呼吸。

  半晌,不见床上的人再有动作,她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拿过扇子不甘不愿地继续扇了起来。

  直到天蒙蒙亮了,薛雅才在瞌睡虫强烈的袭击下,趴在床头睡了过去。

  “小雅。”清晨,某个穿戴整齐,神清气爽的人弯腰对着床头的人喊着,只可惜,无人响应。

  “醒醒。”某人拿扇子捅了捅她。

  “别吵我!”薛雅缩了缩身子,继续睡。

  “好热啊。”

  热?热!浅眠中的人立马惊醒,抬头四处找扇子,手才一伸出去,却突地一声惊呼:“哎呦喂!”手臂酸的犹如万蚁噬骨,这酸麻,简直了。

  “怎么了,叫你起个床而已,不用感动到痛哭流泪吧。”

  沈凉你丫个大爷的!你眼瞎啊,我这样子看上去像是叫感动到痛哭流泪么,我这明明是被折磨了一宿,眼泪它自己都觉得委屈了。

  “你这么眼含热泪深情款款地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是打了一晚上的扇子,培养出感情来了?”

  薛雅忍不住要吐血三升,果然眼瞎,外加脑瘫,谁深情款款了?她这是深情款款么,她明明是在悲愤填膺地怒视着他!要说感情,也有啊,她对他深沉到恨不得大卸八块的感情算不算?

  沈凉眯了眯眼:“你不会是在腹诽我吧?”

  太不容易了,总算是说对了一次,可薛雅怎么着也不能承认呀,苦头吃的够多了,她很识趣地说道:“哪能啊,我这个人向来光明磊落,胸怀坦荡,绝不会腹诽人。”

  “那你的意思是我不够磊落,胸怀不够坦荡?”

  “没啊没啊!”薛雅赶紧摆手,连连摇头,她只不过是说个话以示清白而已,这都有错了,再说了你沈大爷不就是这种小人么,干嘛非逼着人家说违心的话呢,“您*是我见过的最正直,最善良,最热心的好人!”

  “想不到,我在你眼里,居然有这么多优点。”沈凉相当的满意,于是善心大发,“赶紧洗洗来吃早饭吧。”

  薛雅不想理会沈凉如此盲目又傲娇的自信,可他总算说了一句人话了,她甚至感觉到自己居然热泪盈眶,只差没给他跪谢大恩。一大早的就找她的茬,她的精力实在是有限啊。

  餐桌上。

  薛雅正在很认真地把筷子从右手换到左手,又从左手换到右手,看看盘子上迅速消失的小笼包子,再看看自已哆嗦的不能自控的双手,她心一横,丢掉筷子,起身一把抱过小蒸笼,面对沈凉斜过来的眸子,她扬起唇角,舒柔了眼神,尽量试着让自己看起来抬首一笑百媚生:“大爷,能赏个包子吃吗?”

  沈凉搁下筷子:“我还以为你不饿呢。”说着,他揉了揉肚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撑的我好饱啊。”

  薛雅欲哭无泪,你就没见着我手抖成那个样子,连筷子都拿不稳了,还怎么吃东西啊,你丫的去试下打一宿的扇子看看手还能不能动了!

  她看着眼前这份极为袖珍的小笼包子,心想着,讨好讨好他让他再叫一笼吧。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沈凉倒是率先忍耐不住了:“别笑了,真的很丑!”

  很!丑!

  哗啦啦,一盆冷水倾脑而下,薛雅那个自以为百媚生的笑容僵化在脸上,为了讨口饭吃,她容易吗啊容易吗?

  沈凉起身摇了摇头,继续叹惋道:“你笑成这样,我也没赏钱给你的。”

  沈凉你丫个大爷的,她又不是职业卖笑的,要求能不能别这么高!啊喂,你先别走啊,她不要赏钱,她只要一笼包子就好!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君本腹黑:逃嫁痞妻》,请点击>>>君本腹黑:逃嫁痞妻全本在线阅读

热门搜索: 君本腹黑:逃嫁痞妻 奇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