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洞房花烛夜

  傅秋霜穿着红嫁衣坐在车里,眉宇间藏满了平静和凉薄。

  大喜之日,没有婚礼,没有宾客,没有仪式,齐家只派了一辆车接她过侧门。

  一周前,傅家为还债务将傅秋霜卖给白家做媳妇。

  她誓死不从,傅老爷震怒,命人毒打傅秋霜,她遍体鳞伤也不肯妥协,直到吐血晕了过去。

  白家听说她乃克夫之命,婚礼前天晚上立即来退了婚事。

  可傅秋霜哪曾想到,齐家得知这个消息居然出面,说是要买了她去为将死的齐大少爷冲喜。

  傅家当然赶紧感恩戴德地将她奉上,她刚醒就被送上了车。

  可这一次,她没有反抗。

  新房里,傅秋霜盖着红盖头,端坐在床边,静静地等着未来的夫婿,可心还是不由自主地乱跳。

  齐麟不耐烦地挑开盖头,英俊的脸上带着嫌弃,“傅秋霜?”

  傅秋霜抬头望着他,这个自己爱了那么久的人,轻轻咬了咬唇:“齐麟。”

  一时间两人相顾无言,齐麟盯着眼前这个明媚灵动的女子脖子上的伤痕,眼神复杂。

  她就那么爱陆深吗,宁愿死也不嫁他人?

  而傅秋霜则久久地盯着婚床正上方高高地挂着贺蝶的照片,美艳动人,不止如此,房间里各个角落都有贺蝶的身影,顿时喉头酸涩不已。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娶你!”齐麟轻佻地挑起傅秋霜的下巴,眼神冰冷,语气轻蔑道。

  傅秋霜直直地看着齐麟的眼睛,入目是他的满脸厌恶,情绪瞬间莫名地低落,淡淡地答:“知道。”

  “知道!就好好给我做齐家的媳妇!至于我太太,”齐麟语气坚决狠厉,“你休想!”

  傅秋霜自嘲地笑笑,本来还充满欣喜的胸口突然涌出一种心灰意冷。

  是啊,如果不是为了治他痼疾,怎么会娶自己这种克夫之人!

  “能不能把那些照片取下来?”傅秋霜指着满墙的照片,觉得刺眼得很。

  “怎么?嫉妒?”齐麟忽然朝傅秋霜的脸凑过去,两人呼吸死死缠绕,暧昧丛生。

  傅秋霜霎时咽了咽口水,半晌,回过神来才推开他,侧开了头,“没有,我只是…不想住在这个房间。”傅秋霜声音有些苦涩。

  “看来,你还不够清楚!我再说一次!”齐麟双眸顿生寒意,“你是我买来冲喜的,永远,不可能是齐太太,你没资格说这种话!”

  “你说的对,”傅秋霜低下头,不想暴露自己的眼泪,“我是没资格!”

  “今晚,就给我滚去那个破宅子住!”齐麟摔门而去,带倒了一片烛影,“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来!”

  傅秋霜看着她百般小心翼翼护着的两盏喜烛的光影被摔灭,内心苦涩不已。

  多么相似的一幕,就像毕业那天表白的自己一样,一片狼狈不堪。

  那天,雨下得很大,自己将情书小心翼翼抱在怀里,以防被沾湿,她怀着一片期待,反复念着要给他表白的话。

  可当她到了那里,一切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溃不成军。

  贺蝶踮起脚尖吻住了齐麟。

  而齐麟没有拒绝,抱住了她。

  傅秋霜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无力地垂下了递情书的手,信封和伞掉进了泥淖里,两行清泪不知何时悄悄落下。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洞房花烛夜 第2章 比不上她 第3章 破鞋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