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我的名字

  这是一个关于名字的故事。

  名字,是每一个人在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时,父母赋予它的第一个美好的祝愿和期盼。

  无论在东方和西方,名字或多或少的在成长中影响我们潜在的性格。

  举个栗子,

  我生活在南方,通常叫名字里面含有诗或静字的女生,比如说陈诗韵,张静柔。

  她们大多数都成长在比较保守的家庭,性格内向,说话小声,即使在青春期也不会有什么大逆不道的行为,认真读书考试,成绩一般中上游,毕业后成为公司OL并在30岁之前结婚生子。

  又或者,名字里有家的男生,比如说王家俊,周家明。

  一般都身材瘦高不善言辞,喜欢篮球型运动,爱穿衬衫,毕业后很少会离开家乡到外面发展,薪资平平,会耐心的陪女朋友或者老婆逛街买衣服,基本没有胆量背着老婆找小三。

  又比如,叫美丽的永远不是美女,叫英俊的永远长得不帅。

  在西方也一样。

  名字叫Grace或者Phobe的,从小到大都是好人缘的大美女;

  只要叫Paul的都是极度内向的闷骚男,喜欢看书和在社交软件上聊骚异性;

  叫Sam永远是肌肉发达、不停说话但没啥脑子的大个子。

  没有一个叫Richard的不爱喝啤酒,并且一到中年瞬间秃顶。

  几乎每一个老板的女秘书都叫Amanda,因为她们似乎特别擅长管理日程和接电话。

  名字会伴随一个人从娘胎里开始,直到走进坟墓。

  就好像日本小说阴阳师晴明里说的,名字就是这个世界上最短的咒语,我们每个人都被束缚在名字里。

  宇宙万物皆有姓名,只有神没有名字。

  我认真的回忆了一下,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的名字有问题的。

  大概是三四岁的时候。

  在这之前,我小名叫妞妞。

  那时候,很多家长刚开始教孩子写字,都会先教孩子写自己的名字。

  我回家也吵着让我妈教我。我妈,张中华,华姐,就教我写两个字:

  ——妞——妞。

  哪有小孩全名叫妞妞的?我爸叫汪金水难道我不该跟我爸姓汪?

  只怪当时太年轻,被我妈塞给我的几条冰糕收买了,忽悠了一下就真以为自己的名字叫妞妞。

  5岁马上就要读小学了,我小时候从来没上过幼儿园,其他家长劝我妈让我先念个学前班。

  那天老妈开着摩托车把我送到幼儿园门口,迎接我的老师对我说:

  “这就是汪旺旺?”

  当时我的反应是蒙逼的,谁TM是汪旺旺?

  如果现在我肯定会说,excuseme?

  然后我妈忽然低下头轻声跟我说:“你的名字是汪旺旺。”

  我妈走后,老师带着一堆小朋友玩丢手绢。

  “丢手绢,丢手绢,轻轻的丢在小朋友的后面大家不要告诉她。

  快点快点抓住她,快点快点抓住她。”

  …...

  “汪旺旺,快点啊,到你了,你起来啊,汪旺旺?旺汪汪?”幼儿园老师对我喊道。

  老师你为什么学狗叫啊?

  我毫无反应。

  上小学前两天,我妈买了五条芙蓉王,两瓶特别好的白酒,和我妈外贸公司出口的宝石项链,开着摩托车带着我到小学校长家。

  小学校长是个又高又瘦的老太太,带着金丝眼镜,

  寒暄了一下后,我妈和校长低语了几句,校长一脸疑惑。

  “确定按照这个名字.....打姓名单?”校长问。

  我妈紧紧的抓住她的手,“真是拜托您了,也请务必别跟她的班主任透露。”

  我妈说完,把放着项链的首饰盒使劲往老校长手里塞过去。

  “这....确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可孩子以后万一中考了,还是......”校长推了推眼镜。

  “哎,到时候再想办法吧。”我妈继续把其他礼往校长手里推。

  然后,我汪旺旺的名字继续使用了八年。

  和梅德升,郝夏健,曾桃艳,李昌富,杨巅峰,陆大乃和杜其衍并称南山区八大金刚,被人嘲笑了八年。

  中间的一切需要本名的活动,诸如体检,少年宫报名,升学等,也不知道我妈找了多少关系,都巧妙的瞒天过海了。

  开始懂点屁事的我,觉得我爸妈做为海归高材生,应该是脑抽了才会给我起这么个名字。

  可我没机会问了,我妈在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把我扫地出门了。

  那一天下午,我放学一回家,就见到一个大美女和我爸妈坐在客厅。

  开口刚想叫人,舌头却在嘴里打结了,因为我有点判断不出她的年纪。

  按照现在说,就是个貌美大御姐。

  我一下竟然不知道应该叫她姐姐还是阿姨。

  我爸妈似乎在跟她谈论很严肃的话题,华姐的眉头都挤成了川子型,眼角隐约有泪痕。

  我轻轻的叫了一声:“阿姨好。”

  阿姨见到我却是相当的友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

  “哟,这是旺旺?过来让阿姨抱抱。”阿姨一边说一边顺势把我搂在怀里。

  阿姨身上有一种很甜又很奇怪的香味,以前从来没有闻过。

  阿姨自称汪舒月,据说是爸爸的本家远亲。我妈介绍她是我们家多年的老朋友了。

  “旺旺,你以后叫我舒月阿姨就行。”舒月笑眯眯的看着我:“从今往后我们就一起生活了。”

  啥?难道阿姨以后要来我家住?

  可是我家只有两间房啊,难道我要把房间让给她?

  “今晚妈妈和你收拾一下衣服行李,明天放学舒月就会把你接过去住。”我妈说。

  我幼小的三观又被颠覆了。

  难道你们要把我送给人???

  难道我就这样被抛弃了吗???

  当时正值琼瑶剧热播期间,其中八点档《婉君》和《西游记》二选一,明明将会有一个像西游记一般奇幻人生的我,却毅然选择成为了虐心苦逼爱情剧的忠实粉丝。

  《婉君》昨天那一集,才讲了作为童养媳的婉君寄人篱下受尽凌辱,婆婆逼她冬天去河里打水,河水把指尖都冻红了,电视机这一头的我流着泪义愤填膺。

  长大后想想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挪威人冬天不也洗冷水澡?

  总之在那一瞬间,我的未来和电视剧里婉君被恶婆婆毒打,拖地洗衣煮饭的画面无缝连接。

  “不要------”

  我哇哇大哭。

  “舒月是爸爸妈妈的好朋友,不是不要你,妈妈太忙总要出差,你爸爸又不会照顾人,我们实在是没时间啊。”

  “妈妈一直对你疏于教育,舒月是师范大学毕业的,她还能教你做作业,爸爸妈妈会每周来看你的。”

  “你不是说一直想学钢琴和画画吗,舒月都会,她可会弹琴了。”

  ……

  任凭华姐说干了口水,我不为所动。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两条冰棍就能收买的低龄儿童。

  肯定是把我卖了。

  最后,老爸开口了。

  “舒月一直没有小孩,她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流传一种说法,如果一个女人总怀不上孩子,就要带一个孩子回家养一段时间,这叫“带子”。如果舒月跟你生活了一段时间,她就会慢慢怀上孩子了。舒月阿姨很想要孩子,旺旺你作为社会主义的接班人,班里的小组长,爸爸的好女儿,是不是应该助人为乐,帮帮阿姨?阿姨有了孩子之后,就会把你送回来了。”

  爸爸的话让我正义感爆发,我可是刚领到红领巾的少先队员。

  Whatever,反正当时我就信了。

  我不知道舒月到底多少岁,她本科在一流的大学读生物工程,后来在麻省理工(我妈口中说的师范大学)攻读硕士主修生物和遗传学。她的研究据说上过号称诺贝尔医学奖前哨的科学杂志柳叶刀。

  可惜九十年代,无论是留洋归来的大博士,还是学富五车的科学家,也一样是住在筒子楼。只有商人企业家才住别墅。

  我也没看出来她每天像个正常科研人员去哪里上班,倒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神神秘秘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干嘛。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01章 我的名字 第02章 带子神马的都是骗人的 第03章 晴天霹雳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