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卖鱼少年

  时值深秋,一大清早,徐川市的街菜市场已是人流涌动,到处都是叫卖声与吆喝声。

  其中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因为早上的菜新鲜,所以大家都想趁早来挑选好东西。

  “来来,生菜,两块一斤,新鲜便宜囖。”

  “两块?你这也太贵了吧,我家乡才五毛钱一斤?”

  “大姐,这里是城市,光运费都不止五毛钱了。”

  讨价还价的声音此起披伏,让整个菜市场充满了生机。

  但,菜市场的某一角,却出奇的冷清,不但没叫卖声,甚至连人流都很少。来来往往的人群,仿佛感觉不到那里的存在。

  这里是一个鱼档,但鱼很少,看档的是一名面无生气,双目无神的少年。

  少年什么也不干,只是在看书,除非活着的鱼死了,他才会把鱼捞起来,手脚利索的把鱼肢解,打上五折的标签。

  “小凡,这鱼怎么卖?”

  这时,一位老大娘来到鱼档面前,开口问道。

  “15快钱一斤。”

  “啥,死鱼也要这么贵?便宜点行不行?”

  老大娘开始讲价了。

  “不。”

  少年惜字如金,摇了摇头,多一个字也不愿说。

  “哎,行行行,15就15吧,都是老街坊了一点优惠都不给。”

  老大娘抱怨了几句,但还是决定买。

  少年依然是面无表情,迅速把刚才杀好的鱼装起,递给了老大娘。

  接过鱼,老大娘瞬间就愣住了,因为少年给的鱼里,多了许多鱼鳔。

  这些鱼鳔,一般都是单独拿出来卖的,而且比鱼还贵,毕竟一条鱼只有一个鱼鳔,没想到少年顺手就送给自己了。

  不减价,却另外送东西,少年显然挺会做人的。

  “之前爷爷的丧事,麻烦你们了。”

  少年突然朝老大娘鞠了个躬。

  “不麻烦,不麻烦,都是街坊,举手之劳而已……哎。”

  老大娘感叹一声,继续问道:“对了,你爷爷的丧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少年没有摇摇头:“没了,一切都解决了。”

  “哎呦,死了就死了吧,你也别太伤心,不是大娘嘴损,张老头他就不是个东西,喝酒就醉,醉了就打你,咱们拉都拉不住,我记得那时候你才5岁吧?”

  听老大娘抱怨故去的爷爷,少年并没有多大波动,平静的眼神依旧平静。

  “我是气不过啊,死了好,没了他,你一个人肯定过得更好!”

  老大娘是越说越起劲,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

  少年也不打断,静静的听着对方说,直到老大娘把口水说干,少年都没说过一个字。

  他知道,老大娘是真的关心自己,小时候没少给自己送吃的,偶尔还带自己出去玩,如果不是老大娘这些邻居,自己的童年,恐怕只剩下地狱了。

  在邻居们的眼中,少年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好在,苍天有眼,张老头吸烟太多,得了肺癌晚期,七天前去世了。

  ‘没有了老头,小凡肯定会更加轻松。’

  老大娘理所当然的想到。

  拿起杀好的鱼,老大娘告别少年,到别的摊位继续买菜。

  而少年则重新坐下,继续看书。

  “吃一颗果子就五百年功力,妈的,西游记都不敢这么写,你们这是要谢罪的。”

  少年最爱看的就是网络修仙小说,但更喜欢的,是一边看一边骂。

  因为他觉得里面的剧情太假,动不动就几千年,几万年功力。

  要知道,咱们大华夏民族,一共才五千年历史!

  ……

  一天很快过去了,下午6点,天色已黑,张凡收拾着鱼档,准备回家。

  收拾完摊位后,张凡拿一把金色的杀鱼刀,放在手心仔细观看。

  这把刀,是爷爷去世后,他才开始用的。

  异常的锋利,造型也异常奇特,像匕首,又像军刺,无论鱼骨鱼肉,只需要轻轻一切,杀鱼切肉一流。

  相比之下,以前用过的杀鱼刀,简直是弱爆了!

  “老头走了,现在你彻底归我啦,不知用来切西瓜会不会有鱼腥味呢。”

  张凡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对着杀鱼刀说话。

  随即,他反手把刀放在裤兜里,这个裤兜是他订做,尺度刚好可以把整把杀鱼刀藏住,连刀柄都不露出来。

  走出菜市场,已经是晚上七点,大街上的各种娱乐场所也开始营业了。

  KTV,肉串店,洗浴中心,比白天还要热闹。

  张凡漫不经心的往回家的路走去,这条路他走了十五年,都可以闭着眼睛走了。

  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停下脚步,眉头紧锁,望向某条深不见底的漆黑巷子。

  “厉鬼之息?!”

  张凡的脸色不再平静,眉毛一竖,如看见猎物的野狼,但过了半晌,他就吐了一口气,重归平静。

  “厉鬼与我无关……我还不是地府监察使。”

  低声喃喃一句,张凡想起爷爷逝世前的叮嘱,头也不回的走了。

  回到家,用钥匙打开房门。

  这是一间不足30平的单间,满屋子都是鱼腥味,而且十分凌乱。

  张凡也懒得收拾,踢开挡住脚步的箱子,就整个人趴在了霉味冲天的木床上。

  整间屋子里,除了木床,就是一个电视,一个破烂得连门都没有的衣柜,一张锈迹斑斑的小折凳。

  就是全部的家具了。

  冰箱,餐桌什么的,全都没有。

  他平时吃饭,基本是在菜市场的小摊上解决。

  躺了好一会,仿佛是休息够了,张凡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把裤兜里的杀鱼刀拿了出来,郑重的放在一个香炉前面。

  香炉上插了三根香,似乎在祭拜着谁,但没有附近贡品也没有照片,连灵位牌都没有。

  “你就解放了,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给我。”

  张凡叹了口气,深深的朝香炉拜了拜,然后重新回到床上,继续休息。

  滴答……

  滴答……

  夜深了,街道上的人群逐渐减少,不再热闹。

  主要是,南方的冬天太冷了,魔法攻击,冻入骨髓,大家都不愿意在外面逗留。

  但就在这时,张凡手机的闹钟,却突然响起。

  “嘀嘀嘀,嘀嘀嘀……。”

  张凡调的闹钟是十二点,也是传说中,阴气最强的时候。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卖鱼少年 第2章 孤 第3章 幻觉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