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退烧药

  李棠漪走得倒是潇洒,留着老太太在屋子里差点晕过去,秦小娘赶紧把人扶着坐下,替老太太顺着气儿。

  “老太太莫要生气,一个小丫头片子,哪敢去衙门告状,兴许就是唬咱们的。”反正秦小娘是不信李棠漪有这个胆子。

  “唬?你看她那个样子像是唬咱们的吗?不行,彩蝶,你快去打听打听,她要是真该把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我非扒了她的皮!”

  ……

  海月替李棠漪熬了药,看见她额头上肿着的包,眼睛顿时就红了,“可是老太太打的,她下手也实在是太狠了,怎么说您也是她的亲孙女啊!”

  李棠漪看了一眼药,叹了口气,她并非是怕苦的人,这种药一口闷下去眼皮都不带眨的,就是这古代的医疗水平实在是太差了些,一连喝了好几天了,这烧还是断断续续的,这样下去指不定得烧傻了。

  “把药端下去吧,我不喝。”兴许断几天药就能产生抗体自己抗过去了。

  “这怎么能行,小姐身子还虚弱着,药必须要喝,您要是觉得苦的话,奴婢去给你拿蜜饯果子。”

  “不用不用。”李棠漪赶紧摆手,她一向最讨厌甜滋滋的东西,“我好了,没事了,这药不用喝了。你去给我拿些吃的,我饿了,顺便给我泡壶茶。”

  刚在老太太屋子里对峙,估摸着嗓子的炎症又厉害了,疼得冒火。

  海月拗不过她,只能把药端下去。

  李棠漪在梳妆镜前发着呆,思索着自己该如何才能回到现实生活中去。

  一只狸花猫从窗户里跳了进来,打翻了梳妆镜上的胭脂,径直来到李棠漪的书包前,拉链是开着的,狸花猫拱着自己的小脑袋钻了进去,最后扒拉出来一袋拆过的鱿鱼片。

  李棠漪扯扯嘴角,她这是准备留到嗓子好点在吃的,现在到好,被这猫偷了。

  “你个小不点,我自己都没得吃你还来偷我的,你信不信我……”眼角余光瞄到狸花猫顺带着扒拉出来的东西,李棠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橘色圆柱体应该是…………某个牌子的含喉片?

  她拿起来仔细一看,还真的是含喉片!

  她包包里什么时候有这个的?她压根不记得在里面放过这个,而且看起来,含喉片是新的,压根没拆过。

  李棠漪又把包包里所有的边边角角翻了个遍,里面东西全都到了出来,发现不但有含喉片,还有退烧药和消炎药。

  这些她之前绝对没有在包包里放过!她前世的时候很少生病,一年到头顶多有个小感冒,隔个几天自己就抗过去了,所以从来不会备这些药。

  那这些药是怎么来的……李棠漪的目光转移到笔记本上面,她好像早上刚在日记里吐槽,要是有治咽炎和发烧的药就好了……这该不会是……心愿成真?

  不管这药是怎么来的,李棠漪直接吞了几粒药片下去,然后含着含喉片,顿时觉得整个人斗精神不少。

  这心情一好,直接把那大半袋鱿鱼片赏给了狸花猫,还捏了捏它的小脸。

  而外面,海月不知道又跟谁吵起来了,隐隐约约还听到了秦小娘的声音。

  李棠漪勾勾嘴角,想必老太太已经派人打听过了,这会子自己拉不下脸面,让秦小娘过来做说客了。

  还真以为她不敢告官?

  “这是什么风把小娘给吹来了?我记得小娘可是说过,这院子晦气,若不是老太太交代,自己是半步都不愿意踏进来的。”李棠漪开了门,看着秦小娘,眼里是得意的笑。

  秦小娘低骂了一声,一抬头是笑意满满,想要拉着李棠漪的手,却被不着痕迹躲开了。

  “你瞧瞧你,这几日一直病着,消瘦了不少,我叫厨房炖了燕窝,赶紧补补。”

  李棠漪看着她身后婢女端着的燕窝,知道这个人现在可不敢对自己怎么样,直接让海月端进屋子里,“那就谢谢小娘的燕窝了,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歇息了,毕竟病了这些天,身子乏的很。”

  秦小娘呼吸一窒,这李棠漪自从落水之后越发的不要脸了。

  “其实还是有些话要说的,棠漪啊,别怪小娘多嘴,你这事实在是见不得光,就别闹得太大让整个上京都在看咱家的笑话,小娘知道你心里有怨气,咱私下好好说就是。”

  李棠漪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坐了下来,“私下说也不是不可以,若是小娘和老太太愿意还我的清白,并且当着府上所有人的面跟我道歉,那这事咱就算了。”

  秦小娘脸色变了变,皮笑肉不笑道:“棠漪,你这就过分了,小娘倒是无所谓,可老太太毕竟是你的长辈,是一家之主。”

  “一家之主是我父亲,是侯爷,如今我爹不在,一家之主也应该是我娘,我娘去的早,这责任自然是担在了我的身上,我叫你一声小娘,是看在你陪我爹的面子上,可你也要记住了,你是个妾,而我是主子,懂吗?”

  手中帕子已经蹂躏的不像样子,秦小娘生平最恨别人说她是个妾,仿佛就是个奴仆一般。

  可不得不承认,李棠漪说的是事实。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要么公堂对峙,要么老太太当众与我道歉,除了这两样别无他法。你要是有时间在我这儿墨迹,还不如劝劝老太太,这若是上了公堂,便是还了我的清白,我也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候府小妾用龌龊手段谋害主子,小娘你倒是无所谓,可你那个如花似玉的大闺女,这辈子怕是嫁不出去了。还有你那个小儿子,貌似读书上还挺聪明的,可陛下要是听闻了这件事,你觉得还会要有这样一个母亲的人入仕吗?”李棠漪又道。

  还是现代的药见效快啊,这消炎药含喉片一下去,说话都利索了。

  秦小娘最后忿忿走开。

  海月在旁边都已经看呆了,末了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家主子,“您这么逼秦小娘,万一小娘狗急跳墙该怎么办?她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

  “她可不敢。”李棠漪看着自己的指甲,“这件事已经闹大了,我若是出了事,且不说衙门管不管,我爹那边她也不好搪塞了,她如果真为了自己儿子女儿着想,现在可不敢惹我,还得绞尽脑汁在这件事情里把自己摘干净了,顺带着还要烦恼如何应付老太太。”

  海月听的是一愣一愣的,她总感觉自家小姐落水之后不一样了,虽然容貌还是从前的容貌,可气质不一样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穿越重生 第二章 智斗老太太 第三章 退烧药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