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2588号,你可以提前出狱了!”简汐潼耳边响起监狱长机械一般的声音。

  随着铁门“咯吱”的一声,明明隆冬的阳光给人的是温暖,但简汐潼却觉得十分刺眼,她眯着眼睛看着只有短短两年没有见过的世界,只觉得十分陌生!

  但只要一想到她进来,就能解决她此生最爱之人的麻烦,她就是把牢底坐穿也是值得的。

  只是……

  她实在对不起她那个入狱前生下来的孩子,他已经三岁了吧,是不是已经会走路,会奔跑,是不是每天都会哭着喊妈妈。

  多难过,这三年,她缺失了他的所有成长。

  一辆限量版豪车一路疾驰停在她的身边,风狠狠的擦过她的身体,她紧紧的抱住自己,试图温暖自己。

  车门打开,来人信步走了下来,映入眼帘的赫然就是简汐潼日思夜想的人。

  她的丈夫。

  陆景年!

  简汐潼有些雀跃的上前一步,眸里带着丝期待,想要去摸摸他的脸。

  “景年!你怎么会来?”忽然像是想到什么,她心头一喜,“是不是你动用关系将我提前放出来的?”

  不然,她怎么会提前出狱?

  闻言,陆景年冷笑一声,目光阴骘,“简汐潼,三年了,你还是这么会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

  原来她于他而言就只是这几个字就可以概括的。

  明明这三年在监狱中每天都过着非人的日子,受尽百般折磨,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为什么他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能让她轻易红了眼眶。

  “我是你的妻子……”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峭的弧度,一字一句,“一个有前科,行为劣迹般般的贱女人没资格做我的妻子,况且,我不记得我有喜欢过你。”

  简汐潼的心像被千刀万剐一般的疼痛,不是早就知道他爱的从来都不是她吗?不是早就做好只要他能幸福,她无论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吗?

  “景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等下回家,你能不能装作和我亲密的样子,好歹我们家里还有一个”

  “孩子么?”他冷笑一声,“早死了。”

  轰!

  简汐潼的耳边犹如滔天一道响雷,震得她久久回不过神来,好半会才呓语一般的喃喃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孩子早死了?!

  陆景年只是淡淡用余光的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你听不懂吗?我说那个贱种死了,就在昨天!”

  简汐潼瞳孔陡然放大,突然将手伸向方向盘,车子失控一般的东倒西歪,和前方的车差一点相撞。

  “呲—”

  轮胎摩擦地板的声音与徐景年暴怒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简汐潼,你疯了吗?”

  在那一瞬间简汐潼的泪如雨下,“陆景年,什么叫贱种,那可是你的孩子!”

  他为什么可以用那么平淡,那么冷静的表情说出他们孩子的死讯!

  更何况……

  “我不相信熙熙死了,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熙熙在哪,你带我去见他,带我去见他!”

  简汐潼疯了一样的攥住了陆景年的衣袖质问,陆景年怒气冲冲的刚要甩开,怀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