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薄行止继续在沉默中上楼。

  打开房门之前,他再一次听到她绝望的大喊:“薄行止,给我一个孩子,我跟你离婚!”

  薄行止放在门把上的手瞬间握紧,眼眸黑的不像话,回头咬牙切齿的骂道:“你做梦!”

  “砰!”随即进屋,狠狠的关上房门。

  留下阮苏一个人瘦弱又凄凉的身影。

  第二天,薄行止依然留在也兰居。

  阮苏像往常一样,为他准备出门的衣服,一大早起来煮粥,打扫卫生……

  也兰居里没有保姆,阮苏说,她想把这个地方打点的普通的家庭一样,所以事无巨细,全由她自己负责。

  但是薄行止从未领情。

  他穿着宽松睡衣从楼上下来,看到桌上的早餐,放在沙发上折叠整齐的西装,仍然只是讽笑。

  这女人还跟以前一样蠢,蠢到以为他会因为她做这些无足轻重的事情原谅她。

  但是……

  哪里又好像不一样了。

  阮苏看到他时,表情一僵,揉搓着手站在原地,抬眼看他的脸,“行止,昨天我说的,你最好考虑一下……”

  薄行止挑眉,“说的什么?”

  她下定决心一样,吐了一口气出来:“给我一个孩子,我跟你离婚。”

  薄行止拿咖啡的手就停在半空,脸色陡然一冷,盯着阮苏,昨天拒绝过一次还不够?现在是贱的又来找骂吗?

  “给你一个孩子?然后你继续拿孩子威胁我,我这辈子就更加要被你拴在身边,是吗?”

  他语气里是无尽的嘲讽,仿佛已经把阮苏看透。

  这一番话却再一次把她伤透,她无力的摇头,不是啊!

  只是他们的婚姻好像已经走到了尽头,而爱他,就已经花光她所有的力气。

  离开他,她根本没有能力再去爱另一个人了。

  她这一生已经不可能再拥有他了,所以才想留下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

  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她眼睛低垂,极力忍住流泪的冲动。

  薄行止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快速的喝完了咖啡,起身就要走。

  阮苏急忙扯住他的胳膊,哀求:“求你了,是真的,我愿意放过你,薄行止,你给我一个孩子,我给你自由。

  “你简直可笑!”薄行止一把甩开她的手,阮苏被他甩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薄行止蹲下身,右手死死掐住她瘦削的下巴,目光里全是警告和厌恶:“阮苏,我警告你,收起你那些肮脏龌龊的心思。我宁愿碰一个乞丐也不会碰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也兰居。

  阮苏呆呆的看着他决绝的背景,眼里流出绝望的泪水。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做梦都想要摆脱我吗?为什么不答应……”

  我以为我们这场婚姻只是无爱而已,却从未想过里面还有交易和利益。

  就像我以为你只是不爱我,却不知道原来你早已厌我入骨。

  就连用自由来诱惑你,你也不想碰我一分一毫?

  眼泪“啪嗒啪嗒”的打在她的手上。

  可是我,是真的很爱你啊……

  薄行止,你知不知道,我逼自己放过你,就像从身上割下一块肉!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