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怎么了?咱们薄大总裁这么心神不宁的。”英式复古装的办公室内,尹泽翘着二郎腿,坐在会客坐的真皮棕色沙发上,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薄行止坐在办公桌前没有理他,揉了揉额头,手继续在键盘上敲打。

  尹泽不依不饶,走过去斜靠在办公桌前面,一双桃花眼带着邪气。

  “干嘛一回来就这副死样子,怎么?昨天在床上太卖力了是吗?”

  他调侃的看着薄行止,俩人是发小,尹泽因为前段时间跟家里老头子闹掰了,从年初就赖到薄行止这儿了,薄行止就给他在薄氏安排了个闲差。

  他说这话就是为了气薄行止,他们几个要好的人谁不知道薄行止娶阮苏是迫不得已。

  薄行止抬眸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尹泽立刻识相的摆摆手,回到沙发上躺着,“不过,你那个老婆其实挺好的,不管你怎么对她都喜欢你。”

  薄行止手上动作一顿,想到她早上说的话,心里还是冷笑。

  是啊,那个女人喜欢他喜欢的要命,现在说只要有孩子有肯定放弃他?

  这个孩子要是有了,那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摆脱阮苏!

  下班后回家,薄行止想了想,没有直接驱车回也兰居,而是叫上尹泽,还有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去了经常去的酒吧,邂吾。

  酒过三巡,他已经微微有了醉意,手里握着一杯伏特加久久没有喝下去。

  尹泽酒量不行,早就烂醉,用力的拍着他的肩膀。

  “喝,继续喝!”

  旁边其他几个人大概也已经意识不清,胡乱说话。

  “听说老温去澳大利亚留学泡了几个洋妞,那小子苦尽甘来了。”

  “别瞎说,他去澳大利亚是为了谁你不知道吗,那个女人在墨尔本。”

  “薄行止都结婚五年了,老温怕个屁。”

  ……

  薄行止不知在想什么,眉眼深的很,最终拿着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回也兰居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外面寒风凛凛,也兰居却满室明亮,阮苏一直坐在沙发上等薄行止,是这样的,只要薄行止回了C市,不管多晚,她都一定会等他回来。

  他带着一身寒气的开门走进来,脸色微红,一看就喝了不少。

  而且今天看上去似乎比昨天醉的还要厉害,因为阮苏过去扶住他的时候,薄行止没有推开。

  阮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扶着他上楼回了卧室。

  “每次都喝醉了才肯回来,真的只把我这儿当酒店是吗?”

  她站在床边,眼里蓄着泪,看着意识不清躺在床上的男人,薄行止从不在清醒的时候踏进这里。

  而她从来不说什么,他喝醉了,她就安安静静给他熬醒酒汤,扶他休息,第二天一早,他依然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像没有来过一样。

  五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但是今天……

  阮苏垂眸盯着他的睡颜,她知道他还没有睡着,只是喝醉了也不愿看她一眼罢了。

  她蹲下,双手攀附着床沿,一张小脸凑近盯着他紧闭的眼,还有他微翘的睫毛。

  眼神像痴迷一般,她鬼使神差的伸手,轻轻的抚上他的脸,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有点暖暖的。

  吻上他的薄唇的时候,阮苏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两片微冷的唇已经贴上。

  而薄行止,瞬间睁开了双眼,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阮苏决绝的眼神。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