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永闵宫解禁的那天,宫中灯火明亮,十里红妆,热闹的不行,喻惜音兀自做着自己的事,摆碗筷,摆着椅子……

  “娘娘,让奴婢来做这些吧。”碧春心疼的看着自家的夫人。

  喻惜音摇摇头,回想道,“以前每年我过生辰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弄这些,希…皇上就会过来陪我一起好好吃顿饭,这么些年,都不曾变过。”

  “可今日……”碧春欲言又止。

  “是封后的日子。”喻惜音接道。

  “他答应过我的,每年生辰都会陪我,君无戏言你知不知道。”喻惜音笑笑。

  “娘娘啊,难道你忘了一年前皇上是怎么对您的吗?要是哪怕有一点点的喜欢,就不会关咱们一年禁闭,更不会对您不闻不问,哪还会记得您什么生辰。”夏爽生气的说,她性格直爽,就是替喻惜音不值得。

  “夏爽,别说了。”碧春使了使眼色。

  那是一年前司希尘要纳妃的时候,她仗着他的宠爱,不知天高地厚的闯入新房,想看看司希尘娶的新娘子有没有自己好看,结果司希尘说她以下犯上,下旨幽闭一年。

  当初是自己太天真放肆,犯了错,他罚她是应该的,她不怪他。

  “碧春,夏爽,你们先下去休息吧,我一个人等着就好了。”他一定会来的,除了去年关禁闭的一年失约外,每一年都会来的。

  “奴婢不困,奴婢们去外头守着。”

  三更了,他真的忘记了她的生辰吗?是因为新娶的皇后…所以才忘记她吗?她强忍着从心底蔓延开的酸意。

  “阿音,今年是你的及笄之年,可想好了要什么?”司希尘在离她生辰还有好几个月时就问道。

  “我想每年生辰你都陪我一起吃饭,就像家人一样的那种。”阿音想都没想就回答,她有次走在街上看到一家三口吃着一餐饭,就一直很羡慕。

  “阿音,你一直都是我的家人。”司希尘拍拍她的头,“好了,以后呢,你每年生辰我都会来陪你,绝不食言!”

  喻惜音调整了下情绪,他说过不会食言的。

  “碧春,夏爽。”

  “娘娘,怎么了?”两个小丫头听到喊声立马进来,脸上都是一副担心的神情。

  喻惜音看着那一桌的菜,温柔道,“菜有些凉了,你们赶紧拿下去热热,我怕到时候他来了,再热就来不及了。”

  “这……”夏爽皱皱眉,都这个时辰了,皇上肯定是不会来的了。

  “快去呀。”喻惜音催道。

  “是。”

  喻惜音也不记得等了多久,好像等着等着自己就睡着了,她看见自己又闯入了新房,司希尘还是那么生气。

  “喻惜音,你真是太放肆!”

  “来人,贵妃娘娘目无宫规杖责三十,禁闭永闵宫,不得踏出一步。”

  那是司希尘第一次打喻惜音,她跪在新房外,棍棒一仗仗打在她身上,她疼得生生趴在地上,司希尘都没有喊停。

  “希尘哥哥,你不要生气,阿音听话。”喻惜音喃喃道,她紧紧抱着自己,躬成婴儿的睡姿。

  过会儿又迷迷糊糊的哭诉:“你说过会一直喜欢阿音的,为什么现在忘记阿音了。”

  梦中忽然有一双冰凉的手抚干她的泪,她想睁眼看看却总是没劲,一定是碧春罢,她想告诉她不要担心,她只是有点难过,明天就会好的,却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至始至终,她也终究没能等到那句,“阿音,生辰快乐。”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