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整夜折磨

  深夜,西郊别墅。

  惨淡的月光将女孩儿纤瘦的背影拉得更加纤细无助,馥郁的花香如药引一般点燃她身体的渴望,同时也让她如堕地狱般颤栗。

  黑纱遮住了眼前的一切,只有坚硬滚烫的胸膛和难以承受的刺痛。

  心上仿佛被尖锐的利器凿开一个巨大的伤口,如含苞待放的玫瑰被撕裂开,滴着泣血的红。

  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她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漫长的折磨仿佛过了几个世纪,霸道强势凌厉的味道充斥她每一个细胞。

  她几乎淹死在这场狂风暴雨里,没有任何眼神交流与语言交谈,只有身体的摩擦,达到完美契合。

  情浓之时,男人迫不及待扯开她眼睛上的细纱。

  重见光明,郁可卿看到一双完美得无可挑剔却又充满掠夺的眼睛,她力不可支晕了过去。

  醒来是在酒店,她躺在床上穿戴整齐,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

  男人的善后工作做的很好。

  可身上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青紫红痕,早已出卖了一切。

  每一寸肌肤都在提醒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郁可卿躺在浴缸里,任冷水冲刷自己的身体,她疯了一般使劲擦洗身上的红痕,最终留下更加狰狞的抓痕。

  这满身的红痕,如堕地狱般的记忆,恐怕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一想到昨晚,她的身体又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指甲深深地掐进手臂,久久不能平复。

  一百万应该已经到账了吧……为了郁家的事业,她牺牲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

  顾不得身体的疼痛,郁可卿搭车回了学校。

  “你们快看,就是这个女人,凑表脸!做了那种事情还传到校园网上,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吗?”

  “我就说嘛,她一个孤儿,如果没点手段,怎么可能上得起我们这样的贵族学校?”

  “为了红真是不择手段,咱们A大的脸都被丢光了。”

  “她不是门门功课都优秀嘛,还拿特等奖学金呢,不会也是贿赂某些人得来的吧,呵呵。”

  “多少钱一晚啊,长得可真漂亮,不知道床上功夫如何?”

  郁可卿刚走到校园门口,就听到各种谩骂,那些尖锐刻薄的眼神,让她的屈辱再次放大。

  谩骂声实在太刺耳,她没有停留,身体的痛觉几乎令她昏厥。

  “郁可卿,你的事情对学院影响太大,院领导研究决定,让你自动退学,你收拾一下,今天之内搬出学校!”

  指导员严肃且冷漠,言语间透着鄙视与嘲讽,优等生郁可卿竟能做出此等伤风败俗之事!

  “为,为什么?”大脑缺氧,郁可卿几乎站不稳。

  “为什么?自己去看校园网上的视频!不知廉耻,败坏校风,整个学院都跟着你倒霉,赶快收拾东西走人!”

  郁可卿打开校园网,不堪入目的画面映入眼帘,视频里的女人被蒙着眼睛,几近赤果,正是昨晚的她,更有知情人士对她点名道姓。

  短短的一上午,视频点击量已经超过数百万,评论人数也过万,骂她的话都那样粗俗不堪。

  那一瞬,她仿佛看见自己赤条条地站在那里,成千上万的人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唾骂她,刮骨的眼神让她遍体鳞伤。

  “妈,我被学校开除了。”郁可卿拨通郁母的电话,心里反而冷静了。

  还有什么事情比昨晚更糟糕呢?

  她不在乎名不在乎利,可她最在乎的那个人,永远不会原谅她了。

  “别叫我妈,你不配!开除了也好,省得花我一大笔学费,我们郁家养了你十多年,你早该自食其力报答我们了。”

  郁母正在跟一群阔太打麻将,语气冷淡,没有半点关心。

  这个回答郁可卿并不惊讶,毕竟不是她的亲妈。

  如果是亲妈,怎么舍得把她送到陌生男人的床上?

  郁母说,只要她陪那个男人睡一夜,就能得到一百万,正好可以弥补公司的财政亏空。

  郁母苦口婆心地劝她,她没答应,那个女人就将她迷晕了,送到了男人的床上。

  如果这样真的能够帮到公司,她也认了,公司是郁敬亭的命。

  郁可卿没有哭,心里却下着滂沱大雨,蜿蜒出一条泪痕。

  回到郁家,她将自己关在卧室里闭门不出。

  砰地一声,卧室的门被人强行撞开,郁敬亭怒不可遏的声音传来:“郁可卿,你就那么寂寞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她眼眶一酸,眼泪不争气夺眶而出,敬亭一定也看到了那段视频。

  郁可卿嘴角动了动,却说不出话来,身体又不可抑制颤抖起来。

  “说话,哑巴了吗!”

  郁敬亭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掐着她的脖子猛地用力,从前温柔体贴的男人,猩红的目光压抑着太多的情绪。

  他找了她一整夜,担心了一整夜,换来的却是她在别的男人身下辗转承欢!

  “对不起、对不起……”郁可卿哽咽了半天,只说出这么一句,眼泪如瀑。

  她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的,可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郁可卿,你真的那么寂寞!我等了你十年,整整十年,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郁敬亭死死掐住郁可卿的脖子,似乎要将她捏碎。

  他在笑,笑得那么冷酷,那样无情,仿佛要将眼前的女人冻成冰。

  他喜欢了她那么多年,说好了等她大学毕业他们就结婚,她竟然爬上了别人的床!

  “敬亭,我……”郁可卿涨红了脸,脸色渐渐发白,他要是再用力一点,她就要死了。

  郁可卿绝望地闭上眼睛。她的身体在颤抖,也许是因为冷,也许是因为痛,但是她没有反抗,就这样死在他手上也好。

  濒临死亡的她太美丽,郁敬亭心中一把无名的火烧得更盛。他掐住她脖子的手缓缓向下,扯开她胸前的纽扣。

  “敬亭,不!”郁可卿惊恐地推开他的手。

  可她哪里是郁敬亭的对手,拉扯间,裙摆也被掀起,他的眸中尽是猩红的光。

  视频中的画面猛地窜入脑海,他眸中的火光瞬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厌恶。

  她已经被别的男人碰过了,他嫌脏!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整夜折磨 第二章:不干净的女人 第三章:第一份新婚大礼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