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求死不得

  “景芝,为了保住你和霍遇的野种,你宁愿死?”

  莫君泽扔下器具,双眼猩红。

  景芝缩到角落,捏紧手术刀,唇瓣颤抖,“君泽,孩子是你的。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莫君泽摘下口罩,露出英俊的面容,眼角眉梢,尽是冷漠。

  “我凭什么信你?景芝,当初你嫁给我,是因为被霍遇拒绝。婚后,你几次瞒我,私下见霍遇。我凭什么信你?”

  “不是!”景芝激动地否认,“君泽,你不要信沈意意的挑唆!我和霍遇,清清白白!”

  “是吗?”

  莫君泽长腿一迈,高大的影子瞬间罩住她。

  猝不及防的对视。

  景芝竟然看到,莫君泽眼里的温柔。

  难道,他信任自己了?

  于是,她扔下染血的手术刀,双手攀着他的裤腿,声泪俱下地解释:“君泽,我爱的真的是你!我以前迷恋霍遇,是把他当成了你!我答应嫁给你前,发现了真相!霍遇,我想生下我们的孩子。你已经给我做过两次手术了,我经不起折腾了……”

  “够了!”

  霍遇猛地提起景芝,狠狠贯倒在手术床,大力分开她的双膝,竟是将她绑在手术床!

  恐慌扼住景芝的咽喉,她嗓音嘶哑:“君泽,你为什么不信我……”

  陷在蓝白床单里的景芝,瘦得害人,一双小脸,哭得通红,精巧的脚踝,也因挣扎渗出血丝。

  狼狈,可怜。

  可重新戴上口罩的莫君泽,不为所动。

  他换了干净的器具,探近她的膝盖,“你不配。”

  冰冷的仪器擦过膝盖,她绝望地闭上眼。

  莫君泽医术精湛,手术堪称完美,却舍不得给她用麻醉剂。

  脚踝处的束缚消失后。

  景芝颤巍巍下手术床。

  她的孩子。

  她跟他的第三个孩子。

  她又失去了。

  “莫君泽,我恨你!”她撕心裂肺地喊。

  莫君泽冷漠地扔下托盘,“反正,你从来都不爱我。做莫太太,委屈你了,是吧?”

  浓稠的血腥味蔓延,景芝受不了刺激,踉踉跄跄冲出手术室。

  血滴了一路。

  莫君泽直勾勾盯住那蜿蜒的血迹,忽然想起十八岁的景芝。

  正值芳华,笑容明艳。

  那一年,她在教室练习晚会要表演的《红豆》,他被歌声吸引,站在窗前,看到因紧张红了脸的她。

  一眼万年。

  “莫医生,不好了!景护士跑到天台,要跳楼!”周护士急急忙忙冲进手术室,“我们拦不住,你快去看看……”

  莫君泽惶然:“你说什么?”

  周护士哆哆嗦嗦地复述,身旁的莫君泽已经风一阵地离开。

  寒风凛凛的天台,只穿沾血病服的景芝,冻得瑟瑟发抖。

  莫君泽看到这一幕,忽然觉得再也抓不住景芝了。

  他憎恶自己深爱景芝,就更无法原谅,景芝从来把他当霍遇的替身!

  “景芝,”莫君泽恢复冷漠的淡然,“你想跳下去,一了百了?”

  景芝回头,身形一晃,眼中的恨意浓烈!

  想到三次痛失骨肉,她愤恨地说:“是!”

  “那你跳吧。”莫君泽冰冷地说。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求死不得 第2章 陪葬 第3章 命不久矣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