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光不再

  “陈世忠强女干未遂,被人砍断左臂,昏迷在院。”

  这则新闻,轰动整座北城。

  “堂堂陈家二少爷,居然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陈家是真不行了。”

  曾经的陈家,掌控北城八成地产。

  娱乐业,餐饮业,旅游业等,都有陈家身影。

  北城第一豪门,陈家当之无愧。

  然而,这些辉煌,在两年前,随着陈家宣布破产,成为过往神话。

  两年前,陈氏集团不知为何,突然宣布破产。

  旗下大部分资产,交割给一位,名叫张燕的女人。

  自此,陈氏集团风光不再。

  “没想到,陈家会以这种方式,重新进入公众视野,真是令人唏嘘啊!”

  ……

  某处军部。

  一份报纸,送入办公室。

  ‘衣冠禽兽,陈世忠涉嫌涉嫌强女干未遂。’

  报纸上,偌大的标题,黑色的加粗字体,格外醒目。

  “将军,您二弟出事了。”

  皮椅缓缓旋转至正面,面容冷峻的陈世轩,盯着报纸上的标题。

  锐利的双眼,透着逼人的锋芒。

  陈世轩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形如出鞘的利刃,寒芒逼人。

  “备车,回北城。”

  ……

  北城,新民区,人民医院。

  陈世忠躺在病床上,左臂缺失,昏迷未醒。

  看着儿子的惨样,病床旁的陈胜,眼神充满绝望。

  他已过六十,本该万事皆休,安享晚年。

  不想晚年不祥。

  两年前,部队通知他,大儿子陈世轩,在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

  两年后,小儿子也身陷囹囵。

  “老天爷,为何如此待我,我究竟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要得到这种惩罚?”

  偌大的家业失守,连自己的儿子,都没落得好下场,这令陈胜悲愤不已。

  “陈胜啊陈胜,你就别犟了,再不妥协,你儿子,不单要变成残疾,还得坐牢。”

  孙阳坐在椅子上,姿态傲慢,话里带有几分戏谑。

  曾经的商业巨亨,此时落魄得连条狗都不如。

  而他孙阳,曾经的穷小子,居然可以在陈胜面前,耀武扬威。

  真是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陈胜满脸愤怒,怒视孙阳,质问道:“我陈胜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害我陈家,害我儿子?”

  陈胜发迹后,创立了陈氏基金会。

  这些年资助了不少,贫困儿童,完成学业。

  孙阳便是其中之一。

  毕业后,更是安排孙阳,进入陈氏集团就职。

  五十八岁,陈胜把陈世忠推到台前,打算让陈世忠接手家族企业。

  出于对孙阳的信任,安排他给陈世忠当助手。

  怎料,这人狼子野心,欺陈世忠年轻,联合张家设局,侵吞陈家产业。

  等陈胜察觉时,为时已晚。

  “那点钱,对你陈胜而言,不过九牛一毛,想让我感恩戴德,你哪来的脸?”

  孙阳面露鄙夷。

  在他看来,当年陈胜那么有钱,为何不多给一点。

  每当想到,自己贫困潦倒,而陈胜住豪宅,开豪车,他就感到不平衡。

  面对这种无耻之徒,陈胜不知道,该用什么脏话,才比较贴切,道:“人在做,天在看,坏事做太多,走路要小心。”

  “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一只脚进了棺材的老东西。”孙杨懒得废话,道:“把剩下的资产,转到张家名下,这件事一笔勾销。你也不希望,陈世忠坐牢吧?”

  “我儿子绝对不会去强女干,你们为了达到目的,真是什么龌龊的手段,都使得出来。”

  “是我们设的局,又怎样?”孙阳大方的承认了。

  这起事件,就是他与张家做的局。

  目的,就是要逼迫陈胜,交出剩下的股权。

  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告诉陈胜,就是欺负陈胜,拿他们没办法。

  当然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狗急也会跳墙。

  可孙阳自信,陈胜不敢闹。

  因为,孩子是他的软肋。

  他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家孩子,成为一个残废,更不会让自家孩子坐牢。

  “无耻!”陈胜骂完之后,感觉全身力气,像被抽掉了一般,一瞬间好像苍老了几十岁。

  尽管知道,这是孙阳和张家的阴谋。

  可是,他拿什么去跟张家斗?

  张家就是一条鬣狗,不把他的骨头啃干净,绝不罢休。

  他转头看陈世忠,儿子空荡荡的左臂,刺痛了他的内心。

  他多想,有人能站出来,拉他一把。

  可是,没人站出来。

  昔日的合作伙伴,见到他,就像遇到瘟神,避而远之。

  他总算体会到,什么叫人走茶凉,无力道:“张家的承诺,能兑现吗?”

  为了保住儿子,只能把剩余的股权,交出去。

  “当然,生意人嘛,讲究的是信用。”

  “信用?从你嘴巴里讲出来,真是讽刺。”陈胜哼了一声,拿起放在椅子上,黑色的手提箱,道:“走。”

  目的已经达到,孙阳心里美得很,对陈胜的冷嘲热讽,全当没听见。

  两人准备起身时,房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一位身穿中山装,身材高大壮硕,面容冷峻的男人,挺拔着身子,站在门中间。

  这个男人,就像一座山,无形的压迫感,让病房里的人,喘不过气来。

  “世,世轩?”

  陈胜呆住了,盯着对方的双眼,尽是不可思议。

  “老爷子,别来无恙。”

  身穿中山装的男人,看着陈胜。

  冷峻的面容上,嘴角挂起一丝笑容。

  轰!

  陈胜感觉,脑袋像被闪电,击中了一般。

  好像有无数的电流,在他的头皮和发丝间钻来钻去。

  他感到不可思议,两年前被部队,告知已经牺牲的大儿子,居然回来了……

  “他不是死了吗?”孙阳也是震惊不已。

  陈家的大公子,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风光不再 第二章 杀人不过头点地 第三章 五分钟之内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