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心求死

  程以默眼眸骤然一暗,明白了,这个女人今天是一心求死!

  “挡不住心,挡住这双.腿就行!”程以默低沉的声音阴郁到了极点:“回去我就命人把你这双腿打折了,你再跑一个试试。”

  说着,程以默低头,目光就落在了安研纤细的双腿上。

  可是一看之下,程以默的眉心蹙的更深。

  就连跟在他身后为他撑伞的副将张海泉脸色也跟着一变。

  安研的纤白的漂亮的脚掌上只穿了一只鞋子,另外一只早就以不知去向。

  左脚长时间泡在雨水里,变得皱白一片,脚掌被破碎的路面,尖锐的碎石磨出了血泡,划裂出伤口,此刻,她脚那汪水渍已晕染开缕缕血红。

  她小的时候,最怕疼。

  可如今落得这样田地,却也不吱一声。

  为了那个男人,她什么都能忍,很好!

  明明已经是怒火中烧,程以默心底里却生出一种被人狠狠揪着的拉扯感。

  “何必等到回去?”

  安研的隐忍依旧的情绪终于爆发,瓢泼大雨劈头盖脸脚砸落下来都浇不灭她的暗火。

  “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安研抬起缠满了绷带的右手,指着程以默腰间佩枪歇斯底里怒吼:“你不是有枪吗?来啊,动手打断我的这双.腿!”

  “或者,你往这里打……”安研抬手,指尖点上自己的眉心,勾着唇角,却一笑似哭:“程以默,你干脆一枪杀了我吧,我爹死了,周思成再也不要我了!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现在,你满意了吗?!”

  若是从前,安研没有这个胆子跟自己叫板。

  今天晚上,她定然是受了刺激。

  毋庸置疑,她偷偷去见周思成了!

  程以默一声冷笑:“死容易,活着难!夏安研,折磨你,这才是我如今最大的乐趣。”

  程以默绝对不是在呈一时之快,他的话就是金箍,自己逃不脱的!

  “程以默,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安研彻绝望了,急火攻心,加之体力透支,挣扎之际,她一口气没缓上来,双目一闭就摔进了程以默的怀里。

  九里街离着程府半个小时的行程。

  程以默将安研圈在怀里抱了一路,目光也从来不曾从她脸上移开过。

  副将张海泉透过后视镜把这一切都瞧在了眼里,心底却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

  安研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干爽又温暖的床上,房间里徐徐飘来的是她喜欢的百合花香。

  “将军大人,四太太手臂上的刀伤我的确不知情!”

  安研的意识还未完全恢复,门外就传来了丫头梅儿扑通一声跪地求饶的声。

  刀伤?难道自己的伤口被瞧见了?

  安研艰难的坐起身来,抬起右手手臂,手臂上的刀伤已经重新包扎过了。

  “将军问你一句,你便有十句不知道等着,这等小事都做不好,留你何用?”副将代替程以默训斥了丫鬟一句。

  “拉下去,处置了!”程以默的声音传来,冷的像是寒潭里结了冰的深水。

  “不要,将军大人,求你了……不要……”

  “等等!”踉跄下床的安研猛然打开了房门,她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目光刚烈决绝:“这件事,梅儿不知情,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你放了她!”

  在这程府,梅儿是唯一能说上话的知心人,若是她也没了,自己就真的是困在了黑暗牢笼里,一点光都没了。

  “用这样语气跟我说话,你觉得我会放了她?”程以默的眉眼里淬满了霜雪,她倒是有胆子开口。

  “海泉,把人带走!”

  听到程以默一声令下,安研不敢再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求将军大人饶恕梅儿!”

  “就这些?”程以默眉眼低垂审视着屈膝跪在地上安研:“不够!”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生不如死 第二章 一心求死 第三章 耍诡计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