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耍诡计

  她夏安研一句话,就想让他罢手?

  笑话!

  “程以默,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什么,你知道!”程以默声音肃冷,他一个眼神,副将就扯着梅儿下了楼。

  “将军大人饶命……夫人救我……”

  “梅儿!!!”安研慌忙起身,抢着要去阻拦副将,却被程以默伸出开的手臂一把扯了回来。

  “夏安研,如今你的胆子倒是越来越肥了,学会在我眼皮底下耍诡计,不愧是泰州老狐狸的女儿!”

  “啊!”

  程以默手掌一动,扣上了安研右臂的伤口,原本干爽的一层薄纱,有三两处顷刻间被被殷红色的血迹渗透,像是银雪之上凋零而落的红梅。

  三日前,安研了消息,周思成受了枪伤,虽不致命,但是程以默传下令去,全泰州大小医院药铺都不得给他施药救治。

  程以默跟周夏两家的血仇,泰州早已满城风雨,如今周夏两家败落,程以默又是泰州将军深的统帅垂爱,谁人胆敢冒死逆风而行?

  如果没有程以默,安研跟周思成早已喜结连理,可偏偏程以默的铁骑踏足而至,周夏两家一朝败落,她也沦为程以默大仇得报后折磨周思成的棋子。

  安研得知思成四面楚歌,又危在旦夕,心急如焚。

  可她心里摆着一张明镜,这个时候就算是自己宽衣解带放弃所有尊严去求程以默也是无济于事,他要的就是周思成死!

  情急之下,安研只能挥刀自损,借着受伤之故请了医生,但她深知程以默疑心重,自己所见过的每一个人他都会命副将盘问。

  不得已,便用一上好的翡翠镯子买通医生,说自己从楼梯滚落。

  就在今儿,趁着程以默去会见统帅的空儿,跟梅儿作了交代,便偷偷的跑去给周思成送药。

  一路之上,安研将那些药视之如宝藏在怀中,不顾狂风暴雨到了周思成暂定的落脚地。

  两月不见,她以为思成见到自己会激动到语无伦次亦或是热泪盈眶。

  想不到的是,他好看的手掌一抬,将她费尽周折换来的药扔进了院落门前的大雨里,不忘狠狠踩上一脚,踏入泥坑。

  “我为什么会沦落到这副鬼样子?我堂堂倭国法政大学归来的律师,我现在沦落到拉黄包车啊!”

  “为了一单生意,我被打的皮开肉绽!还不都是因为你们夏家做的孽?!”

  “是,我知道你心里苦的,你可以骂我,气不过也可以打我!可那些都是你救命的药啊!”安研瞪着周思成,此时被踩入泥浆的是染着她热血的心意!

  “能救他命的不是这些药,而是你!”忽然,房子里间里走出了一个女人,身着一身绣满樱花的和服,但开口却是极为地道的泰州话,这让安研都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要跟惠子成婚了,去大阪。”周思成脸色苍白,目无华色。

  与其三人困成一团,早一个抽身,早一分解脱。

  若不是大雨滂沱的喧嚣声,安研那么冷静的女子一定会缓缓点头说一声,好!

  可夜空一声霹雳过后,安研所有的理智碎成尘土,眼睁睁被大雨洗了个干净。

  终究是他先放手了……

  此刻,安研盯着手臂上为他而生的伤口,忽然就笑了起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你笑什么?”程以默眼眸一暗,他憎恶她的不服输。

  “我在笑你,笑你明知故问!”

  伤口被扯开,痛入心扉,可安研迎上程以默的那双深眸,不但不躲,还咬牙切齿。

  程以默都佩服这个女人作死的勇气:“周思成要去倭国了,所以,你心灰意冷,有恃无恐到一心求死了?”

  “……”

  安研瞳孔一炸,这一些,程以默怎么会知道?!

  “泰州跟大阪之间还隔着汪洋大海呢,老天爷也不敢保证他所乘坐的船一帆风顺,你说呢?”程以默手臂力道一收,一身真丝睡裙的安研就砸进了他的怀里。

  他俯身,薄唇贴在她的耳畔,喃喃道:“就算是老天爷能保证他一帆风顺,他恐怕也躲不过扶桑浪人的快刀!我认识一个朋友,他的刀听说很快,快到刀锋过境,不染血丝。你猜,周思成会不会是个例外?”

  “程以默!!!”

  “怎么?不想他死?”程以默唇角一扯,染了醉意眼眸多了几分妖冶的暗欲。

  他抬手捻住了安研的下巴,薄唇逼近,他气息的温热打在安研脸上,她忍不住全身发抖:“不想他跟那个丫鬓死,那今晚上就拿出你跟周思成练就的闺房秘术,取悦我试试……”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生不如死 第二章 一心求死 第三章 耍诡计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