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哥哥

  车技之秘诀,在于手脚眼脑之间的协调,油,刹,离,档之间合理的组合。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心态。

  ----------马天同《战车语录》

  “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是2070年4月3日,天气阴。末路狂飙北区选拔赛的第三站马上就要开始了。想参加比赛的朋友请立刻前往钢铁城报名,报名截止日期是六月八日。当红的女歌手AKA丽丽小姐也会亲临现场,进行新歌《魔王降临》的全球首演!各位千万不要错过哦,蒸汽娱乐广播公司为您报道。”

  天空中停留着一架银白色巨型飞船,钢铁外壳上闪着五颜六色的彩贴,机翼上两个巨大的旋涡器咯咯作响,引擎舱里翻滚着滚烫的机油,机械齿轮互相咬合维持着飞船的正常运转。飞船的侧身印着几个大字“蒸汽娱乐广播公司”。飞船下面是贫民窟,这里常年乌云笼罩见不得光,阴冷潮湿而且肮脏。

  “嘿嘿,丽丽小姐。。。大胸。。长腿。。。”

  红鼻子老头醉汹汹地躺在垃圾堆里,眯着眼睛望向天空。

  “三爷,您怎么躺这儿了?”

  老头侧身一瞧,说话的是个穿着蓝色工装的年轻人,他长着一张娃娃脸,身材有些瘦弱。此刻正一脸怨气地看着他。

  “马修,快扶我起来,哎,昨天和几个朋友喝了点酒,没收住口。没办法,那可是难得的白酒啊。”

  “三爷,您再这样我可不管你了!”

  马修一边扶一边皱起了眉头,老头身上一股子浓重的酒气,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你小子,动作轻点,我的这把老骨头都被你弄散架了!”

  “三爷,一会区长发的救济粮就到了,去晚了明天可要饿肚子啦。”

  三爷激动地挥舞起拳头“我年轻的时候,那帮富人和当官的都得围着我转,怎么会沦落到吃救济粮的地步!不吃!丢不起那人。”

  马修听这句话都快听出老茧了“行行行,您最厉害!外面冷,不安全。现在快点跟我回家。”

  “臭小子,你不在家好好照顾妹妹,出来管我一个糟老头子干嘛?”

  三爷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马修愣住了“她。。。她很好。。”

  三爷借着酒劲,脑子有些糊涂了,想起什么说什么“别骗我,你为什么不把你妹妹送到医院?”

  马修咬了咬牙,没说话。

  三爷继续道“我知道,只有大城市才有大医院,听说他们的入院费要一千加仑,你根本出不起,对吧?”

  “老头!”马修怒了,他推开老头“我去大城市打工赚钱,足够给她看病了!”

  三爷躺在地上,笑了起来“哈哈,臭小子,心里素质真差,我随便说两句你就沉不住气了。以后还怎么敢大事?再说了,按照现在的工资,你就是打三辈子都不够!”

  马修脸色发青,没法回话。三爷说的都是事实。

  三爷坐了起来,脸颊和鼻子红扑扑的,带着几分醉意“我倒是有这么一个法子赚钱。能让你很快赚很多钱,就怕你小子不敢干!”

  三爷向来口无遮拦,今天又喝了这么多酒,这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呢?

  马修皱了皱眉“什么法子?”

  三爷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和你父亲一样,参加末路狂飙大奖赛。”

  “大奖赛?”马修睁大了双眼“那是什么东西?”

  “傻小子,你没听到头顶上的大家伙,天天广播的东西吗?”

  “我知道,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能赚到巨额奖金,治你妹妹的病呢?”

  马修双眼一亮“真的?”

  “废话,你看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马修无奈道“你什么时候说过真话。”

  三爷没理他,醉汹汹地躺在地上,然后竟打起了呼噜。

  “哎,这老家伙真不靠谱”不过他有些在意这个“末路狂飙大奖赛”。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们的住所在城北的烂尾楼中,马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老头送到家中,家中没什么家具,就只有一个破沙发,上面还露出了棉絮。

  他将老头放在沙发上,三爷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仰面躺倒。接着马修打开了里屋房门,床上躺着一位少女,闭着眼睛,胸口一起一伏,发出轻微的呼吸。

  马修心里松了口气,轻轻地关住房门。

  三爷突然说话了“我要喝水!”

  马修被吓了一跳“你小声点啊。”他从破水壶里倒了点水,递到老头面前。

  “嗯。”三爷半眯着眼,已经没有力气拿杯子了,马修把水递到他的嘴边,老头抿了一口。

  马修无奈地坐在一旁,生怕他再耍酒疯。老头睡了好一会,才从醉酒里醒过来。

  他一睁眼“咦?我怎么在你家啊,臭小子,给我做饭去!”

  “先不急。”马修站起来“三爷,你刚才说的什么奖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三爷的脸色“唰”的一声就变白了,平日里说话口无遮拦的他,竟然支支吾吾起来。

  “你。。。你胡说什么!我。。没听说过。”

  马修知道这里面有蹊跷,不肯轻易放过他“三爷,快点和我实话实说吧,你知道我真的很需要钱!”

  三爷的酒彻底醒了,他知道这次藏不住了,索性说了出来“臭小子,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稍有不慎就会命丧黄泉,当年你父亲就是这么死的!”

  马修一脸冷漠“你说那个抛弃我们兄妹的男人嘛?他怎么死的我不关心。这件事是为我自己。三爷,难道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妹妹死,却束手无策吗?”

  三爷大骂“笨蛋,我都说了那是玩命的行当,不许你去!”

  “咯吱”里屋的门开了,小女孩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他们。她梳着可爱的丸子头,皮肤白皙,就好像洋娃娃一样睁着大眼睛,惹人怜爱。

  “哥哥,爷爷,你们在吵什么?”

  三爷挤出一个微笑“安儿,我和哥哥商量晚上吃什么饭呢,你想吃点什么啊?”

  “哦,我听你们的吧!”

  妹妹露出甜美的微笑,三爷的心都快被融化了。

  马修道“妹妹,你先回里屋准备。我和爷爷有话说。”

  “好吧。”妹妹关住房门,突然又露出了可爱的丸子头“不许吵架哦~”

  “嗯!”

  妹妹关注了门,马修看了看三爷“现在该说了吧。”

  三爷沉思了一下,一想起她可爱的样子,他长叹了口气“你确定要听?”

  马修有些不耐烦了“快说吧!”

  “这件事说来话长。”三爷喝了口水“你对末日法案知道多少?”

  马修挠了挠头。“不知道。”

  “也难怪,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从来没见过外面的事情。”三爷眯着眼睛,似乎在回忆自己的青春“二十年前,我和你一样,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你父亲和我一拍即合,准备参加狂飙大赛,恰好当时的区长招募车手,我们就去了。”

  三爷说“全世界最大的权力机构:统世会大力发展这种比赛,这项活动开始在富人之间盛行,不过比赛十分危险,很少有人能活着比完全程。”

  马修问“既然如此,统世会为什么要举办它?为什么还有人参加?”

  三爷大笑“傻小子,人类也是动物,凡是动物都会向有利的方向跑,就算是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狂飙比赛的刺激,残酷。可以给公司带来可观的收视率和影响力。为此统世会还出台了末日法案,禁止氏族和区长之间发生战争,防止人口锐减,影响局势稳定。那些荷尔蒙旺盛的家伙只好参加其他活动消耗体力,赛车就成了新的战争。”

  马修挠了挠头,他还没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想了一会,说“我只关心能不能赚钱。”

  “我刚才说过了,这是现在最赚钱的行当!”

  “三爷,你没骗我吧?为什么你对这些这么了解?”

  三爷笑了起来“你以为我白活了四十多年啊?”

  马修顿了一下“他。。他曾经参加过了这个比赛?”

  “你父亲吗?是的,很可惜。。。。他失败了。”三爷低头轻声叹息“他失踪了。这种比赛每次都有大量的人失踪或者死亡。”

  马修的父母很早就不在了,听三爷说母亲是生病去世的,而父亲参赛后生死不明,所以父爱母爱对他来说只是个文字。比起父母,他更在乎妹妹,这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马修问“三爷,那你参加过这个比赛吗?有什么具体的玩法?”

  三爷道“我参加过几次,比赛的规则很简单:任何车子都行,摩托,卡车,皮卡,只要你能跑,都能来参加。并且可以任意改装。比赛期间可以采取任何手段:碰撞,爆破,阻拦都可以。还有一条,每辆车都装有定时炸弹,在限定路段上时速必须在一百迈以上,低于此速度者车辆当场爆炸。每年赛制上还会进行一些调整,让比赛更加刺激,激烈程度和以前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马修吃了一惊“这么危险,还有人参加吗?”

  “当然,而且是趋之若鹜。这就是现在里最大的行当,光周边就养活了一群人。你想想看,赛车场附近的商店旅馆,比赛转播,赌局。。。方方面面都跟着赚钱,你说这比赛怎么能不疯狂?冠军可以得到五十万加仑的奖金,税后。”

  马修长大了嘴巴,半天都没回过神。

  “五~十~万?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是五十万。”

  加仑,是统世会推出的货币系统。五十万加仑,是整个贫民区十年的收入。

  马修眼里闪着光,但是很快又低下了头“哎,可是我没车啊。”

  三爷笑道“有机会带你去大城市看看比赛,至于参加嘛,你就别想了,上去也是但炮灰的料。”

  马修十五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开车,那时候三爷有家修车铺,马修连玩带看学会了开车,不过随着三爷醺酒,放弃了开店,他以及好多年没碰车了。

  三爷摸了摸口袋,“不好!我把钱包拉在酒屋了!”

  贫民区和六区相邻,在边境上有个小酒屋,价格便宜,不少嗜酒的人就好去那喝一口,这次三爷喝过了头,把钱包给落下了。

  “得拿回来。。。”三爷站起来,身子晃晃悠悠着又坐了下去。

  “得了,我去找周姐要吧,您老儿先歇着。”马修顺手拿柜子上的钥匙,就要出门。

  陈若安突然打开了房门,抓住哥哥的胳膊“哥,我也想去。”

  马修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若安,你照顾好三爷,我很快就回来。”

  “好吧。。”妹妹有些不情愿,哥哥总是不让她单独出门,老待在家里太无聊了。

  酒屋距离他家大概有两公里,马修有一辆破旧小电驴,这是三爷给他的,也是马修家里最值钱的东西。骑着小电驴赶往酒馆。

  红屋子酒吧装修比较简陋,一张吧台,天南海北的人坐在这里,吧里拥挤吵闹,马修实在不喜欢这样的环境。

  吧台站着一位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的老板娘。她穿着红色漏背装,现在正忙着招呼顾客。大家都叫她周姐。三爷之所以常来这里,一多半原因是因为她。周姐不仅长得漂亮,也很会说话,每个主顾的喜爱记得格外清楚,再加上地处两区交界处,鱼龙混杂,酒吧的生意想不火都难。

  “周姐。”马修打了个招呼。

  周姐笑颜如花“哎呦,小马啊,长得是越来越俊啦!肯定有许多小姑娘追吧?”

  “您说笑了,我来。。”

  “我知道,三爷的钱包,对吧。”周姐从柜台里拿出一个破旧的钱包“告诉这臭老头,下次别喝那么多。”

  “呵呵,好,多谢周姐,那我走了。”马修拿起钱包要走。

  周姐叫住了他“马修,多照顾照顾他,三爷身体不太好。”

  “行,周姐你也保重。”

  虽然周姐嘴上一口一个“臭老头”,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俩的关系。听说周姐年轻的时候有很多追求者,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没结婚,时间长了大家才发现,原来她心有所属,至于两人为什么相恋,没人知道原因。

  马修骑着小电驴返回家中,此时快到晌午了,马修准备捎点饭再回去。刚刚来到食堂门前,就发现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好像有人在闹事。

  马修懒得没去凑热闹,正要走进去,人群里面突然传来一声熟悉的救命声,马修一听就愣住了,他顾不上小电车,冲进了人群里。

  只见人群中央有三个男人,穿者打扮像是个富家子弟,但长得实在难看。尤其为首的男人,肥头大耳,才二十多岁,啤酒肚就高高隆起,所谓面由心生,这一看就是个好色之徒。

  胖男子死死抓住一个女孩子的胳膊,那女孩子哀嚎连连,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胖男人像抓小鸡仔一样提溜起她,就要往车上送。

  那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妹妹陈若安!

  马修二话没说,推开人群冲了上去,“砰”的一拳打在胖子的脸上,“哎呦”对方躲闪不及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子,当场就见了血。同伴看到胖子被打,和马修厮打在一起,围观的人群里有看不下去的,大喊了一声“外人欺负咱们,干他!”,这一声激起了民愤,众人围了上去,将三人死死地按在地上。

  被按在地上的胖男人叫嚣着“你们这是找死!我可是孙族长的儿子,拿开你们的脏手。。。哎呦呦,别打我那里啊!”

  有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纷纷松开了手。没想到这胖子竟然是官二代,孙族长是大区的内最大的氏族。山高皇帝远,在这儿区长就是皇帝,比统世会的权力都大。

  “我管你他吗是谁的儿子!”马修抡起脚边石头就要往他头上砸,其他人赶紧拦下来。真要是砸下去,出了人命可就了不得了。

  “都住手!”

  人群中传来声厉喝,一位白发老者走上前,人们自动为他让开一条路,他身子颤颤巍巍,好像随时都能被风吹倒一样。身旁站着个身材高大的保镖,他就是九区的区长,外号老梆子。

  “放了他们。”

  胖男人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酸的胳膊,朝老人呵斥道“老梆子,你怎么管手底下人的?如果我在父亲面前说这些,你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老人看了看马修,又转回了头“孙先生,不好意思,他年轻气盛,多有冒犯请你原谅。”

  “原谅?你看他把我打的!”胖子指了指脸上的伤,脸颊处高高肿起,像个红灯笼。

  “哼,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小心我告诉老爸,到时候让你们所有人吃不了兜着。。。。”胖男人发现老梆子眼里转瞬即逝的杀气,如果这帮贱民真的乱来,老梆子又不敢,自己死在这可怎么办?

  他语气也低了下来“老梆子,这个小兔崽子打人,还把我打出了血,你是不是要给个说法?”

  “你想怎么样?”

  胖子色眯眯地盯着陈若安“这样,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这小子一马,不过这个小妹妹,我得带走。。。”

  马修一听这话,正欲冲上去又打一架,却被老梆子身边的保镖死死地按住。

  老梆子望向马修“你刚才为什么打他?”

  “区长,他们动手在先,要强行带走我妹妹!”

  “哥哥救我!”陈若安哀嚎道。刚才她出门买午饭,突然一辆跑车停在她身前,下来三个男人就要带她走,还好马修及时赶到。

  胖子的脸上露出猥琐的表情“虽然是贫民窟,货倒是蛮正的嘛。你叫马修是吧,说吧,要多少钱才能带走你妹妹?”

  统世会的法律规定,任何物品和奴隶都可以进行自由交易,贫民窟属于奴隶阶层,是可以进行自由买卖的。

  马修气的咬牙切齿怒骂道“买NMB!你敢动我妹妹一根毫毛,我要你好看!”

  胖子鄙夷道“靠,嫌钱少就直说啊,我再加一倍如何?”

  老梆子站在两人中间“我不管其他贫民区怎么样,在我这里,不允许自由买卖!”

  “对,不许!”

  围观群众的热情被点燃了起来,老梆子是个精于人心的家伙,这时候煽动群众是最合适的,如果这次服软了,以后就真的是任人宰割,今天马修兄妹的下场,就是明天自己的下场。

  胖子看了看周围,猛虎难压地头蛇。若是硬拼肯定不行。今天本来就是出来找女人的,结果不仅没找到还被人打了,这面子必须争回来!

  他眼珠子一转,想出了鬼主意“呵呵,咱们都是文明人,舞刀弄枪多美意思,不如我们用赛车来决定,你们区选个人,我再找个人,咱们较量一下,如果你们赢了,我向他道歉,再赔你们一笔钱。如果输了,这小子死罪可免,但那个小妹妹得归我!”

  老梆子愣了一下,对这个要求有些意外。若是不给他面子,孙族长真的怪罪下来,自己可能会有性命之忧。而且现在老百姓怨气本来就大,每个月要上贡给统世会和氏族几万近粮食,导致人人饿肚子,正憋着一股子邪火呢。

  若是两帮人继续闹下去,恐大祸临头啊。这该怎么办?

  “比就比!谁怕谁!”没等老梆子回话,马修先答应了,其他群众也跟着附和起来,果然如老梆子所想,一言激起万民愤,这事儿闹大了。

  胖子笑道“我会向肾上腺素公司上报,三天之后,他们会派人来监督比赛。比赛地点就定在两区交界处,小酒屋旁边,你看如何?”

  马修是个热气方刚的小伙子,面对别人的挑战,尤其关系到自己的妹妹,他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老梆子同意了他的提议“好,一言为定。”

  胖子笑了起来“那我们三天以后再见!”

  此地不宜久留,胖子带着两个小混混,赶紧上了车。一旁的小混混问“哥,这赌的是不是太大了?万一这里有高手怎么办,输了没法交代啊。”

  胖子露出了笑容“你真是笨,我怎么可能亲自和这群贱民们比啊,我已经想到一个万全之策,他们必败无疑!吗的,今天的‘寻美计划’失败了,咱们先去下个村子找找!”

  望着绝尘而去的跑车,众人心里开始兴奋起来,一直受上层世界的压迫,这次难得硬了一次。但有人却高兴不起来。

  老梆子一旁的保安低声道“区长先生,改装汽车需要耗费大量的金钱财力,我们九区根本就没有这种人才和车辆啊。

  老梆子摇了摇头“没办法,刚才你也看到了,民愤所致,我只能答应他的请求,至于车手,就只能请那老家伙出山了。”

  夜幕降临,圣城外的公路上热闹了起来,城市的夜晚,喧闹而不安,两旁的夜店人满为患,酒精麻醉了人们的神经。

  酒吧门外的街道上,年轻男女在街区尽头的斑马线上忘情拥吻,穿着白色赛车服的男人,手里拿着喷漆瓶,划出一道道线,散发着荧光的痕迹。

  公路上窜出几辆彩色的幽灵。色彩斑斓的金属烤漆,还有发出尖锐的发动机轰鸣声。这些人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耳朵和鼻子上挂着金银首饰,聚在一起准备午夜狂欢。

  红色跑车里走出一位红色波浪头,身材火辣的女子,举止优雅,露肩装处雪白的肌肤挑逗着男人的心弦,一颦一笑都是那么迷人。

  胖子从车里跑出来,凑上前给女子献殷勤“龙姐,今天来我王某人的场子玩。就是给我面子,随便玩不要钱。”

  “多谢。”女人一抹红唇,笑起来妩媚冷艳“你脸怎么啦?”

  胖子尴尬地揉了揉脸“摔了一跤,嘿嘿。”

  “猪仔,你最近发了什么大财,搞了这么大的酒吧。”

  “呵呵,还不是托您的福。”

  “少废话,今天叫我来什么事?”

  胖子脸上笑开了花,谄媚道“谁不知道您是六区最强的车手,我想请您出手,帮我对付一个人。”

  女人爽快的答应了“好吧,你父亲对我有恩,不就是个比赛嘛,没问题。”

  胖子大笑道“哈哈,龙姐果然爽快,来,我请您喝酒。”跟着搂住了她柔软的肩膀,想顺手揩个油。

  龙姐推开他的手,径直走向了酒吧,胖子心里直骂娘,脸上却跟着赔笑。

  “臭娘们,和劳资装,等着!若是你输了,这次的锅就可以甩给你。到时候我再出手救她,你不想跟劳资也得跟。若是她赢了,马修的妹妹就是自己的啦。”

  输赢都不亏,总有一个女人是自己的。这就是他的“完美”计划。

  胖子揉了揉发肿的脸“小骚娘们,给爷等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卷 战车 楔子 唯有疯狂 方能存活 第1章 哥哥 第2章 燃血继承者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