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轩帝二年冬,废陈氏嫡女陈锦茗后位。

  原皇后宫内,陈锦茗跪在地上,听着宣旨的太监念出那道圣旨,陈锦茗只觉得太监的声音刺耳得很,就如同刀子一般狠狠的刺在自己的心中。

  太监念完后,她自嘲的笑了笑,眼睛胀痛的很。

  “哟,姐姐宫中今日怎么这么热闹。”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陈锦茗抬起头来,就看到陈梓苒身着火红的衣裳,头上戴着原本就属于自己的凤冠,面容上尽是得意姿色。

  陈锦茗心中一凉,缕了缕自己凌乱的发丝,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指着陈梓苒发问道:“我早该想到的,能亲近我的人也就只有你,我待你如同亲妹妹,你为什么要算计我?”

  “妹妹?呵。”陈梓苒冷笑。

  “陈锦茗,你从出生开始备受父亲和爷爷的宠爱,活了二十年多么的风光!凭什么本宫要看着你的光芒活着?爹这么宠你,还不就是觉得你长得像你娘罢了!”

  “噢,你还不知道吧,当初你娘就是喝了本宫母亲送去的堕胎药才血崩身亡的,堕胎药都没流掉你,陈锦茗,你可真是命大!”

  “你!”陈锦茗红了眼,冲上前去就要给陈梓苒一记耳光,还没等到她冲上前去,就已经被陈梓苒身边的几个宫人拦下。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在陈锦茗的脸颊。

  “姐姐,你省点力气吧,就凭你现在的身子骨,连走路都费劲吧。”

  陈锦茗听完这些,又笑了。

  她觉得自己可笑极了,二十年来真心对待的妹妹反倒在背后想着怎么除掉自己,也就是自己傻,从头到尾就一直相信她。

  陈梓苒看着陈锦茗痛苦的模样,红唇勾起,心中一阵痛快。

  “拿上来吧。”

  陈梓苒说完,身后走进一群人,为首的手中端着一杯毒酒,几人纷纷上来,强行压着陈锦茗灌下了这杯毒酒。

  陈锦茗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别说反抗了,就如同陈梓苒说的那样,自己连走路都费劲。

  “咳咳……”陈锦茗半跪在地上,她那狼狈模样让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尽收眼底。

  “姐姐,念在你以往待本宫那份感情的份上,你到死之前,本宫依旧叫你一声姐姐,你且放心的去吧。”

  “你!”陈锦茗红着眼,“皇上呢?我要见皇上!”

  她说着,就想要站起身来,可无奈小腹一阵绞痛,又倒了回去。

  陈梓苒只觉得她的话很可笑,仰着头,一脸居高临下的模样说道:“陈锦茗,你认为都这个时候了,皇上还会见你?”

  “既然你已死到临头,本宫也不妨告诉你,嫁给皇上两年来,为何每每因身子骨不好无法与皇上圆房?你以为,这里面的计划全都是本宫做的,皇上全然不知?”

  “陈锦茗啊陈锦茗,有时候本宫觉得你可笑极了,真正在意你的人你不知道也从不在意,但却爱一个利用你的人爱的至深。”

  “你怕是不知道吧,本宫进宫的半年多前无意中发现了你与摄政王往来的书信,陈锦茗,你可真有本事,能和摄政王勾搭在一起,皇上还愁怎么处理摄政王呢,没想到你还有这么重要的利用价值啊!”

  陈锦茗听着陈梓苒的话疑惑得很,还没等她开口询问时,喉头突然一阵腥甜,随之呕出一口鲜血来。

  宇文轩匆忙赶到,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就知道已经晚了。

  “你!这毒药是你下的?简直是胡闹!”

  陈锦茗听到这一声熟悉的声音,抬起头就看到宇文轩面容上着急的模样,心中出现了一丝欣慰。

  “皇上……”陈锦茗虚弱的开口,伸手就要抓着宇文轩的衣摆。

  宇文轩眉头紧皱,他看着陈锦茗的眼神就像看到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后退了两步。

  陈锦茗的手就这么悬在半空中。

  随着陈梓苒不解的模样,宇文轩开口道:“你以为摄政王为何会安定的在边塞待着?你真以为兵权在朕手中摄政王不敢动么?你将她毒死了消息传到边塞……”

  陈锦茗听着宇文轩说的话越来越模糊,随之渐渐失去了意识。

  她好恨,恨自己当初没听爷爷的话,恨自己没能看穿宇文轩和陈梓苒的阴谋。

  若是能够重来……

  ………

  “呜……小姐,您快醒醒啊,都怪欣儿照顾不周……”

  是谁?谁在哭?

  陈锦茗睁开双眼,不真实的看着正在自己身旁哭哭啼啼的欣儿。

  莫不是自己已经到了阴朝地府?若非如此,怎能看到早已在深宫为自己挡下刺客那致命一剑的欣儿?

  欣儿看到陈锦茗睁开双眼,赶紧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一脸欣喜叫唤着:“小姐,您醒了,您没事了!”

  欣儿这才一说完,还没等到陈锦茗问些什么,欣儿便匆匆忙忙的跑出去。

  “快来人去找大夫!小姐醒了!”

  欣儿跑出去后,陈锦茗坐起身来,看着周围的一切不太真实的模样,随后掐了一把自己的手。

  奇怪,死了怎么还会觉得疼?

  难道说,是因为老天都觉得不公,所以,重生了?

  不过一会儿,陈老将军突然从门口走进来,陈锦茗看到陈老将军的模样,鼻尖一酸,眼泪瞬间滑落。

  陈老将军看到陈锦茗这般模样,哪里还舍得厉声呵斥她的胡闹行为,快步上前,满眼心疼得很。

  “爷爷,我错了,我不该不听您的话。”陈锦茗紧紧的抱着陈烨,泪珠一颗一颗的往下掉。

  若不是自己执意要嫁给他,怎么会有后面的事情,爷爷的兵权又怎么会被迫给了他!

  想起这个,陈锦茗握紧双拳,殊不知红着的眼神之中带着满满的仇恨。

  陈烨轻抚上陈锦茗的后背,柔声说道:“傻孩子,你自己偷偷的跑去池子里摘荷花也不带个人,摔下去幸亏被路过的家仆救起,还好你没有什么大碍,若你再出什么事情,这老夫的心哪,可承受不起了。”

  趴在陈烨怀中的陈锦茗听到这里,突然停住了哭声,脑海里浮现出什么来。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重生 第二章 早就联手 第三章 不如以身相许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