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配

  冷风大张旗鼓的从窗外吹进来,扬起了大开的窗帘。

  邵博远一巴掌甩到身下女人的脸上,目光狠戾的掐住了她的下巴。

  “我说了不准碰我!你是听不懂人话么程琬?”

  他阴鸷的视线宛若锋利的刀尖,直直的佽入人心。

  程琬一颗心被刺的生疼,哑着嗓子收回了不小心碰到邵博远的手,指甲在手心掐出了几道血痕。

  面前的男人明明是她的丈夫,是她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现在却连被她碰一下都觉得恶心。

  “好,我不碰你。你不喜欢,我以后都不再碰你......”

  邵博远看见她失落的样子,寒眸轻颤,伸手想去安抚一下却又生生止住。

  不,他不该动恻隐之心!这个为了嫁入豪门,背叛他去找别的男人的溅人,根本不值得他心疼!

  他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向程琬的眼中满是嫌弃。

  “没有我的允许,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说完,他抬腿准备走,笔挺的西装裤却突然被拉住。

  “等等!”

  程琬的腹中一阵绞痛,却还是咬牙拽住了邵博远的衣服。

  “博远,我需要钱,小言他生病了,我需要钱,你帮帮我好不好?”

  一听她又提起那个野种,邵博远的怒火瞬间燃上心头。

  “滚开!”

  他猛地甩开程琬,凌冽的目光中满是恶意。

  “程琬你看看你这个下溅的样子!你怎么还有脸来求我?那个野种的死活又关我什么事!?”

  冰冷的地面上衣服凌乱的扔着,程琬光着身子坐在地上。她白皙的脸颊上印着红肿的巴掌,嘴角带着被抹掉的口红,满身狼狈。

  而此时,她正恬不知耻的抓着连衣服都没脱完的邵博远,在他昂贵得体的西装上留下一片皱褶。

  “不是野种,小言他不是野种!他是你的孩子啊!”

  程琬的眼泪一滴一滴砸下来,心痛的无法呼吸。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当年我根本就没有把我们的孩子打掉,小言他......”

  “你给我闭嘴!”

  邵博远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生生斩断她未出口的解释。

  “是我不肯相信你么!?是你让我亲眼看见你躺在别的男人身下献媚!是你背叛了我!是你让我颜面尽失!”

  他眸中的怒火几乎要化为实质蔓延出来,生生将程琬点着焚尽。

  四年前,他将程琬视作心尖上的人,可程琬做了什么!?

  她为了攀高枝,雇人要撞死自己!为了嫁入豪门不惜打掉了他们的孩子!现在还要让自己去救她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

  “咳......博......”

  程琬脸色涨紫,强烈的窒息感让她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反抗。她拼命的摇头想解释,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她想说自己没有,想说自己是有苦衷的,想说他们之前明明那么相爱,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天旋地转,绝望渐渐漫上心头,让她甚至都感受不到肚子里的疼痛。

  肝癌晚期,她没有多长时间可以活了,如果没有小言,哪怕让她就这样死在邵博远手中,她也没有遗憾。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丧命时,空气突然重新回到了胸腔中。

  邵博远松开她,像扔垃圾一样将她丢回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满目凉薄。

  “我不会管你那个野种的死活,生病了就让他去死好了。”

  怨毒的话如同看不见的毒蝎,狠狠的在程琬的心头刺了一下,毒血瞬间在四肢百骸蔓延开来。

  她泪眼朦胧的看向邵博远,强忍着身上的不适跟他解释,“我没有跟别的男人做过,我只爱你一个人!当年的事我都是迫不得已,是陆依佳绑架了我奶奶!都是她逼我的!博远你相信我!”

  是陆依佳为了拆散她跟邵博远,绑架了她的奶奶来威胁她,最后还残忍的杀害了奶奶!如果没有那个女人,她跟邵博远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程琬你够了!”

  邵博远满目阴鸷的打断她,语调中带着一丝诡异的平静。

  “你雇人撞断我腿的时候,是陆依佳拼命救的我。而那个时候,你在哪儿?”

  “你特么在韩霄的床上!!”

  他眯着眼睛盯紧程琬,眸中竟隐约有了杀意。

  “再让我听到你把这些恶心的脏水泼到依依身上,我要你的命!”

  程琬生生将嘴唇咬出了血,突然觉得眼前的男人很陌生。

  她差点忘了,现在陆依佳才是他邵博远放在心上的人。而她,不过是邵博远泄愤的工具,一个想起来了就过来侮辱一番的乐趣。

  眼看邵博远没了耐心,她艰难的拢过衣服,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体面一点,开口的话却把自己的尊严都踩到了脚下。

  “是我溅,是我不要脸,是我心肠歹毒诬蔑陆依佳。博远,你怎么说我都可以,只要你愿意借钱给我!只要你给我钱我怎么样都可以!”

  邵博远倏然攥紧了拳头,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狞笑。

  “程琬,为了钱你还真是恬不知耻啊!”

  他从钱包里掏出一摞红张,狠狠的甩在程琬的脸上。

  “收好了,这是两次的钱,多余的给你当小费!”

  说完,他转身离开。

  程琬的泪水无声滑落,她一张一张把地上的钱捡起来。揉了一会儿发僵的右腿,她强忍着腹痛起身收拾房间。

  四年前她因为反抗韩霄,被关进了暗无天日的地牢日日折磨,右腿就是在那期间差点废掉的。

  墙上的钟表滴答走着,她加快了手上收拾的速度,因为儿子小言马上就要放学了,她不能让小言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没过多久,她便听到了门响,立刻换上一副笑脸迎了过去。

  门打开,一个垂着头,脸色苍白却难掩五官精致的男孩儿出现在门口。

  程琬摸了摸他的头,“小言,今天在阿姨那里乖吗?”

  小言点了点头,伸手搂住了程琬的脖子。看见她脸上还未消退的红肿,一言不发的将自己冰凉的手敷了上去。

  “妈妈,是爸爸来过了吗?”

  程琬微微一愣,视线倏然模糊。

  上次邵博远过来,她也被扇了一巴掌。却没想到被小言记在了心里。

  不等她说话,就听小言低声道:“妈妈,我不吵着要爸爸了,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挨打了?”

  程琬一把将小言按到肩上,不想让他看见自己伤心落泪的样子。

  她已经没有多久可以活了,也不敢奢望邵博远再对她回心转意。可只要小言在一天,她就一天没有资格去死。

  否则她怎配为人母?

  就在她整理好心情想好好安慰一下儿子时,却发现怀里的人突然瘫软了下去。

  “小言!?”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不配 第二章 车祸 第三章 流产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