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离婚

  三月初的天气,乍暖还寒,刚下飞机,苏青柠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赶,精致俏丽的脸上笑意烂漫。

  已经出差三个月,这一次研究的病毒比较的困难,没等出成果,她已经收拾回程,打算给家里的老公一个惊喜。

  想着那个人看在自己的时候惊讶的模样,心里泛起一丝甜蜜。

  伸出手捂着自扁平的肚子,眼里有着期待,接下来计划好好的备孕要一个孩子。

  这一次如果不是导师再三请求,苏青柠也不打算过来的。

  这些年闲赋在家,其实很多东西已经生疏了,想到这里,落寞一闪而逝。

  不过很快被笑意取代,看着近在咫尺的花园别墅,想着两个人马上要举行婚礼,心里抑制不住的甜蜜。

  五年的爱情长跑,终于要开花结果了。

  “老公。”婉约清丽的声音没有得到回应。

  安静的别墅里安静异常,佣人也不见踪迹。

  苏青柠有些疑惑,秀气的眉头紧蹙,提着行李箱走上楼。

  高跟鞋与地板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却好像敲击在苏青柠的心上,隐隐有些不安。

  婚房的门紧闭,苏青柠伸出手打算推开,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低吟传来,笑意凝结,手指僵硬在了半空。

  提着黑色简约的行李箱,苏青柠整个人动弹不得,妆容精致的脸上徒然苍白一片,猫儿一般明亮的眼眸里惊惧不安。

  “姐夫,轻一点,不要了,姐夫爱我,我好喜欢姐夫。”

  “小妖精,我这就满足你,一会儿让你爽。”

  艳红精致的指甲掐进掌心,血液顺着指缝蔓延而下,她却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一般,身子踉跄,退后两步,牙齿死死地咬着唇瓣,铁锈味的液体在口腔里蔓延。

  摇摇头,似是不可置信。

  不,不会的,怎么会怎样,鹿鸣一定不会背叛自己的。

  他说过的,只要自己听话,马上就和自己举行婚礼的,这里还是她精心布置的婚房呢,鹿鸣怎么可能背叛自己,绝对不可能。

  无论心里怎么样否定,里面越演越烈的声音已经说明了一切。

  身子剧烈的颤抖着,修剪的圆润好看的指甲被自己生生恰断,心里窒息感一阵一阵的传来。

  怒火攻心,伸出脚,直接把办公室的门一脚踹开。

  里面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听到门的响动,反射性的拿床单遮住自己裸露的身体。

  办公室里散发着情事过后旖旎的气息,昭示着已经发生的事情。

  看着那个和自己老公抱在一起的人,苏青柠的瞳孔一缩,身子踉跄,心脏如同被人一刀一刀割着鲜血淋漓的。

  那个一丝不挂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自己一直信任宠着护着以为是自己亲人的人。

  如果不是这一次提前结束和导师的研究匆忙赶回来,怎么会看到这样精彩的一幕。

  自己的老公和自己的妹妹滚在一张床上。

  呵,真是讽刺,血气上涌,行为掌控了一切,苏青柠冲上去就是一巴掌。

  白皙细腻的肌肤上瞬间充血红肿,苏清欢捂着脸抬起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姐姐,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这样的,是我…是我…。”

  声音里都是哽咽,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

  旁边的男人若无其事的穿好衣服,一把搂着人温声细语哄着:“好了,不哭了,宝贝,姐夫一直爱的都是你,要不是她还有点用,我怎么可能看得上她,不过就是我家养的一条狗而已。”

  爱的一直是你,几个字,如同一个魔咒回荡在苏青柠的脑子里。

  紧紧的盯着人,声音干涩,眼眸绝望凄厉:“你什么意思?”

  同居五年了,结婚证也领了,自己为了鹿家当牛做马五年了,一直兢兢业业的维护着这一段婚姻,想不到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一条狗。

  如果当年不是因为自己拿出股份,鹿家的公司怎么可能有现在这样的规模。

  而她为了让他放心,这些年放弃了自己最喜欢的专业,大多数时间在家服侍公婆。

  到头来,自己不过就是为他人做嫁衣,是鹿家养的一条狗。

  可笑,真是可笑。

  心脏疼得身子鲜血淋漓,眼眸却凶狠冷厉,好像要把人生生撕碎一般。

  “一个黄脸婆而已,每天看着那张脸我就恶心,要不是为了你手里的股份,我怎么看你看的上你,我喜欢的一直都是清欢。”俊朗的男子眼里都是不耐烦和厌恶,仿佛眼前的人是一个什么垃圾一般让人恶心。

  鹿鸣眼里的鄙视刺痛了苏青柠的眼眸,嘴唇颤抖着,看着眼前冰冷无情的人,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为…为什么?为什么是她?”

  难道这些年的温柔不过是逢场作戏,为的就是骗走自己手上的股份和苏清欢在一起。

  身子一瞬间好像被人抽干了力气一般的,摇摇欲坠,心脏传来的疼痛蔓延到四肢百合,好像骨头都被人狠狠捏碎。

  苏清欢拿过床单遮住自己裸露的躯体,走上前急于解释,“姐姐,你听我解释,姐夫是刚才喝酒喝多了,所以才会…”

  “所以才会和你上床是吗?你要不要脸?”苏青柠死死地盯着人,眸色冰冷,第一次正眼看着自己这个妹妹。

  这些年的乖巧懂事似乎只是一个假象,隐藏在这一副皮骨一下的,是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这一瞬间,以前觉得可疑的地方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作为一个小姨子这样关心自己的姐夫,作为姐夫的人对于小姨子也是宠溺呵护的。

  之前觉得鹿鸣是因为自己才对她好的,心里还很甜蜜,哪里知道,这两个人早就背着暗通沟渠了。

  呵,可笑的是自己还一直傻傻的被蒙在鼓里。

  而背对着鹿鸣,沈清欢的脸上都是得意挑衅,似乎在嘲笑着苏青柠的落魄和愚蠢。

  血腥味在嘴里蔓延,苏青柠猛然伸出手一把掐住苏清欢的脖子,眼神愤怒凶狠,“沈清欢,你…”

  苏清欢没有想到人会这样,感受胸腔里传来窒息的感觉,眼里都是害怕,有些无助:“咳…咳,姐夫,救…救我。”

  旁边一道猛烈的劲风袭过来,沈青柠措手不及。

  “啪。”的一声,苏青柠被大力打的跌倒在地,嘴角的血液蔓延出来。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离婚 第2章 我是她妈妈 第3章 冷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