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我放你自由

  天际最后一丝亮光也被漫天雪景遮盖,别墅里亮起了灯,本该是个欢快的节日,可墨雨柔能感受到的只有无边的孤寂和悲伤。

  “小姐,吃晚饭吧!菜都快凉了。”

  吴妈又来到了书房,手里拿了一条大围巾披在了墨雨柔的身上。

  墨雨柔拉了拉肩上的围巾,站了这么久,竟不觉得凉。

  随即,墨雨柔苦涩一笑,比起这寒夜的凉意,萧梓琛才是彻底让她心冷的人。

  墨雨柔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六点了,离他们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这个男人当真狠心,在她父亲去世后,这种狠决表现得更是淋漓尽致。

  “吴妈,你说他今天会回来吗?”

  墨雨柔早已没了信心,她只是希望别人能给一个善意的谎言,让她不至于彻底的绝望。

  吴妈是墨雨柔母亲陪嫁的保姆,这些年一直照顾着墨雨柔,也是墨雨柔最亲近的人,要说如今还有谁能给墨雨柔一丝丝温暖,也就只有这个吴妈了。

  这一年,吴妈看着自己小姐嫁为人妇,也看着小姐和姑爷之间的冷淡,她疼在心里,可毕竟是下人,有很多话她不能说。

  “小姐,姑爷会回来的,这不是年底了吗,公司那么多事,兴许是有事耽搁了,走,我们边吃饭边等姑爷回来。”

  吴妈心虚的劝说着,他们那位姑爷已经有三天没回来了,上次回来,还是因为要回来那一份文件,待了不满十分钟便离开了。

  听到这话,墨雨柔又是苦涩一笑,幽幽的来了句。

  “吴妈,这些天,梓琛一直和姜沫夭在一起,为了那个女人,他居然连父亲的头七都不来了。”

  这话一出,吴妈脸色明显一僵,正想着该如何安慰,谁知墨雨柔反倒微微一笑,轻拍了拍,吴妈的手,说道。

  “吴妈,我没事,他们本就是一对,一年前要不是因为我,他们现在怕是孩子都有了,走吧,去吃饭,我饿了。”

  说完,墨雨柔转身走出了书房,朝着餐厅走去。

  吴妈看着背影悲戚的墨雨柔,暗暗叹了口气,脸上挂满着担忧和心疼。

  明明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墨家大小姐,洛城最负盛名的名媛,爱慕她的男人那么多,为何偏偏喜欢上这个冷血无情,没有一点感恩之心的萧梓琛呢,真是作孽啊。

  墨雨柔刚走到餐厅,忽的外面一道灯光闪过,然后便是一阵汽车急刹声。

  原本一脸落寞的墨雨柔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一道扑闪的流光,按耐住激动的心,优雅的坐了下来。

  砰!

  别墅大门被粗鲁的推开,然后便传来了吴妈的声音。

  “姑爷回来了,小姐已经等了你一下午了。”

  “嗯!”

  一道粗重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阴郁之气,之后便是哒哒哒的脚步声。

  墨雨柔背对着餐厅门,随着来人的逼近,墨雨柔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越加的激烈。

  “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听到这话,墨雨柔满心的期待瞬间跌入谷底,她优雅的拿着筷子夹着菜,咬了一口,然后轻柔温和的说道。

  “梓琛,这里是我们的家,你怎么能说是过来呢,难道妻子让在外忙碌工作的丈夫回家,还错了吗?”

  “哼,家?墨雨柔,你在和我开玩笑吗?搞清楚,我萧梓琛在洛城可以有很多的家,唯独这里不行。”

  墨雨柔虽然背对着萧梓琛,可却能猜到萧梓琛此时脸上不屑并略带愤怒的表情,她虽然难过,但也已习惯。

  萧梓琛见墨雨柔还有心情吃饭,便觉得这女人又在耍花头骗他来这里,不禁大为恼怒。

  “墨雨柔,你又在骗我?”

  说完,萧梓琛便转身准备离开。

  墨雨柔听到动静,也不能在坐着了,放下筷子站起来,叫住了萧梓琛。

  “梓琛,今天是我父亲的头七。”

  自打一周前她父亲去世,作为女婿的萧梓琛只是在出殡那天出现了一下。

  这两天关于萧梓琛和墨家关系不和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今天墨雨柔父亲头七,各大媒体也是竞相而来,却未见到墨家女婿出现,怕是明天的报纸又可以好好写一笔了。

  萧梓琛听到这话,冷冷一笑,背对着墨雨柔,幽幽的来了句。

  “我不是派了刘明宇去了吗?你还想怎样?”

  “呵呵,梓琛,父亲毕竟是你的岳父,他人都死了,难道你不该亲自去悼念他吗?”

  墨雨柔可以容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无视,可以容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冷漠,但不允许他不尊重自己的父亲,尤其他的父亲已经死了,过去种种难道就不能暂且放下。

  被这么质问,萧梓琛心里压抑的怒火再一次爆发,终于转过身看向了墨雨柔,只是那眼底竟是冷意和愤怒。

  “所以,这就是你把我骗回来的原因,不惜用沫沫来威胁我,墨雨柔,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这么喜欢骗人,我萧梓琛居然愚蠢的跑回来被你质问。”

  说着,萧梓琛往前走一步,逼近墨雨柔。

  墨雨柔心里咯噔一下,倒不是怕这个男人,不然,当初自己也不会招惹这个男人,并千方百计把这个男人留在身边。

  墨雨柔心凉的是自己在萧梓琛的心中居然是这样一个善于骗人的人,思来想去,她好像没有骗过他。

  就像今天,她打电话给萧梓琛说的也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谈,而事实上,她也的确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

  墨雨柔深吸一口气,略微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坐回了椅子上,轻柔温和的说道。

  “就当是威胁吧,萧梓琛,我们现在还是夫妻,就算没有感情,你和姜沫夭之间是不是也该有所避讳,难道你想让那些狗仔拍到你和姜小姐单独相处的照片,我这可是在替你们着想。”

  “够了,别惺惺作态了,别忘了,我和沫沫之所以会这样是谁造成的。”

  墨雨柔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暗暗呼了一口气,然后平静的说道。

  “先坐下来吃完饭吧,剩下的,吃完晚饭再谈。”

  萧梓琛哪有心思吃饭,更何况还是和墨雨柔同桌,他现在只要看到墨雨柔,就想起自己曾经的屈辱和无助。

  “我不饿,如果没事我走了,以后没事别来烦我。”

  这是一个丈夫对妻子说的话,不要去烦他,关键是这一年多,墨雨柔真的有烦过萧梓琛吗?

  萧梓琛说完便准备离开,他厌烦了这个女人,也厌烦了这样的生活,但是毕竟当初墨家帮了他,他不会主动提出离婚,这可能是他唯一对墨雨柔的温柔了吧。

  “萧梓琛,陪我吃完这顿饭,我放你自由。”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1、威胁 2、我放你自由 3、祝你幸福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