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有什么资格说必须

  泰易市,高速公路上,一辆迈巴赫疾驰着。

  斜靠在副驾驶上的宁羽嫣怀抱着两捧菊花,目光因为触及开车的男人而被柔情沾染,她红唇翕动道:“翰池,谢谢你陪我去祭拜爸妈。”

  戴翰池却是不领情,他原本淡漠的脸上沾染了怒色,“我zong得配合你一下,才能不让你死去的父母看见你的虚伪。”

  说完,似是要宣泄满腹的不满,他狠狠的踩了一脚油门。

  他的决绝让宁羽嫣脸上的血色唰的褪去,“我……”

  她想说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

  下意识的看过去,屏幕上跳动的两个字让她原本燃起的满腹热情顿时尽数褪去。

  宝贝!

  那是戴翰池的心头爱!江!婉!玲!

  一个在她跟戴翰池新婚之夜时就登堂入室的女人。

  江婉玲这个时候给戴翰池打电话做什么?

  不等宁羽嫣想清楚,戴翰池就迫不及待的接通了电话。

  “玲儿?怎么了?”

  嗓音之中充斥着的是他从未给过宁羽嫣的温柔。

  “池哥哥,你在哪里?”听筒之中女人焦急和哭泣的声音透着听筒传来。

  男人的双眉顿时拧到了一起,“你怎么了?”

  “池哥哥,刚才柜子倒下来砸到了我,我的脚好痛啊,你能不能来救我?好痛…我…”

  江婉玲的话未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嘟嘟声。

  担忧神色涌上戴翰池的面容,他握紧方向盘的手一顿,薄唇一抿,随即脚下一动。

  吱!

  通天一声响,车子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霎时间,一股强烈的不安在宁羽嫣的心头飙升。

  他这是要抛下自己去找江婉玲?在父母忌日的日子?

  果然…

  “下车!”

  男人杀伐果断的嗓音宛若一道晴天响雷狠狠炸响在宁羽嫣的耳边,让她头脑发蒙,措手不及。

  刹那间,宁羽嫣感觉自己的心彻底凉了。

  她知道戴翰池不爱自己,可却从没想过自己努力经营三年的感情,在他的心里面竟然占不到一丝丝的分量!

  宁羽嫣忍不住的自嘲的苦笑,“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你必须陪我去墓园。”她的音量不高,却有着决绝和凄凉。

  她可以容忍他任何时候去找江婉玲,哪怕是新婚之夜!

  可今天不行,她不能让在九泉之下的父母死不瞑目!

  可戴翰池并不在意这些,他薄唇一横嗤笑道:“必须?呵,宁羽嫣,你想来是做戴家少奶奶做的太安稳了,忘记了是怎样得到这个位置的了?你有什么脸跟我说必须?”

  男人薄唇贴在宁羽嫣的耳边,狠狠的咬重了‘必须’二字。

  宁羽嫣浑身一怔,她看着戴翰池恨不得将她拆骨扒皮的模样,忍不住的就红了眼眶。

  她也是被陷害的啊。

  如果不是江婉玲迫不及待的想跟戴翰池生米煮成熟饭被她发现拆穿了阴谋,她又怎么会被江婉玲顺势一同设计了?

  后来戴翰池的爷爷做主让他娶了宁羽嫣,却再没肯正眼瞧过她,就连婚前的一丝好感都被泯灭殆尽。

  再想到婚后这几年的酸涩生活,宁羽嫣的心情越发的苦涩,她低着头喃呢道:“我也是个受害者啊。”

  “你是受害者?呵,真是好笑!”戴翰池话音一顿,卷起双臂斜靠在椅背,一股子阴鸷散开,“你到是说说你被谁设计的?”

  宁羽嫣看着男人脸上浓到化不开的嘲讽,委屈陡然爬上心头,这么多年了,戴翰池给的冷眼冷眼和嫌弃她统统忍下了,却还是换不来一丝半毫的信任?

  心头越发的冰冷,她淡漠的说道:“是江婉玲。”

  啪!

  戴翰池听到她“污蔑”江婉玲顿时火冒三丈,大手拍的方向盘砰砰作响,他红了眼,恶狠狠的呵斥道:

  “你是说玲儿设计把你送上了我的床?呵,宁羽嫣,你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的时候要先过过脑子。”

  “我…”

  宁羽嫣着急的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对面疾驰而来的一辆卡车吸引了心思,它马力十足的开过来,怎么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

  眼看着大卡车越发的靠近,她心头一惊,下意识的解开安全带扑到在了戴翰池身上,双手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脖子。

  “宁羽嫣,你…”

  砰!

  通天一声响打断了戴翰池的嫌弃,也让宁羽嫣陷入了昏迷。

  等她再醒来,窗外已入夜色,入目正是医院那白苍苍的装潢。

  她被救了,那戴翰池呢?

  满腹的担心促使她挣扎着起身,却意外扯动了后背的伤口。

  嘶…她忍不住的倒抽一口冷气。

  “小嫣,小嫣,你怎么样?我刚下手术就听说你出了车祸。”

  一道温润的嗓音传来,宁羽嫣转头,映入眼帘的是她的好朋友韩温,也是这个医院的医生。

  宁羽嫣苍白着一张脸刚想回应就被他抱了个满怀。

  “吓死我了,没事吧。”

  她撑起虚弱的笑,正要将他推开,耳边却响起了戴翰池熟悉的嘲讽:“呵,瞧瞧这郎情妾意的模样,可真是让人感动!”

  咚!

  似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宁羽嫣的心头轰炸,她抬起苍白的脸看戴翰池,呵,果然,他的脸上满满的都是鄙夷。

  她慌了,下意识的想要解释,“翰池,我…”

  “你想狡辩?说你跟这个男人抱在一起只是意外?还是想说,这一切都是玲儿设计的你?”他拿昏迷前的事情来怼宁羽嫣,开口毫不留情。

  宁羽嫣原本就苍白的脸此刻越发的羸弱。

  身后的韩温下意识的上前,却被戴翰池的保镖按在了地上。

  瞧着韩温的狼狈,宁羽嫣愧疚的心脏一紧,她一把揪住了戴翰池的袖筒,“戴翰池,你跟我之前的事情不要牵扯一个外人,你快放开人家。”

  “呵,心疼了?宁羽嫣,从前我知道你是个城府颇深的女人,如今才知道你还有水性杨花的一面,我真是小看了你,哼!”

  该死!亏的他还担心身受重伤的她身体怎么样了,谁知一进门却看到一副这样的画面。

  “你不能这么说小嫣,我跟她是清白的。”韩温红着一张脸喊道,他拼命的挣扎着,却被保镖按的更狠。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你有什么资格说必须 第二章 看她半年后会不会死 第三章 把她给我丢出去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