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赤脚迈上台阶,身后的声音再次响起,“曲小姐,这些年你没有稳定收入,所有生活所需都是凌先生提供的,请你把金银首饰留下来,作为偿还。”

  律师的话让她有些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凌慕白的意思吗?

  净身出户以后,那些首饰是她唯一可以变卖,维持生计的东西。他这是要对她赶尽杀绝吗?

  “好!”她轻轻地吐出一个字,虽然心中凄凉,却头也不回的上楼了。

  她的淡定让凌慕白有些意外,他没想到他提的条件这么苛刻,她却不哭也不闹,对他的决定没有任何反驳,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他忽然生出一种焦躁,心里没来由的憋闷。

  曲婉在楼梯上站定,没有回头,冰冷的声音在屋里回荡,“我会把你的东西全都留下,也希望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她说完之后回屋,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楼下,律师疑惑的看向凌慕白,只看到他烦躁的表情,视线依然盯着二楼关上的房门。

  三年后。

  一辆黑色的卡宴在路上飞驰,后座上高冷英俊的男人盯着手中的策划书,眉心紧拧在一起。

  凌氏集团要争夺一个开发项目,是关于旧城区改造的。

  曲婉的家,好像就在那片旧城区。

  凌慕白盯着图纸上标红的居民区,大脑像过电影一样恍惚。

  车速很快,街边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凌慕白眼角余光一瞥,猛地坐直,“停车!”

  司机紧急踩了刹车,“凌总,有什么吩咐?”

  凌慕白盯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胸口剧烈起伏。半晌,他忽然笑了,“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

  他知道,刚才那个身影,不可能是她,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确定一下,三年了,他找遍了所有可以找的地方,没有丝毫她的消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音讯全无。

  他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她恨他,恨得要死。凭她倔强的性格,就算死,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了吧。

  ====

  酒店大堂里,一身廉价的黑色职业装,带着超大墨镜的曲婉拎着行李包紧紧地跟随,前面西装革履却吊儿郎当的男人走得很快,很是违和,“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有!”曲婉拿出备忘录看了一眼,“两点和合作伙伴面谈项目开发,四点受邀参加演讲,六点有一个饭局,对方已经和您预约过了。”

  男人沉吟片刻,干净利落的开口,“晚上你替我去!”

  “啊?”

  曲婉猛地摇头,“不不不,王总,还是您亲自去吧,我不行的……”

  王子承转身瞥了她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他最讨厌女人带墨镜了,偏偏今天出门,爷爷给他安排的这个女人却带着一个超大的墨镜,几乎挡住了大半张脸。

  随行秘书,弄得神神秘秘的,搞什么?

  而且这女人还是个榆木脑袋,他故意刁难她,想让她主动辞职,这女人愣是不走,赖在他身边已经两个月了。

  唯一让他觉得不错的,是这个女人受再大委屈都咬着牙硬扛,不管什么工作从来不反驳,任劳任怨。

  这次出差是老头子安排的,明显是要考验他的能力,还安排这个女人监视他。

  既然有人不让他舒服,别人也休想舒服,接下来有的是机会折腾她!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