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这都睡了两个时辰了,怎么还不醒,这天都要黑了,莫不是要睡到晚上?”

  叶方方迷迷糊糊中,被一只冰冷的手给拽醒了。

  她看这样眼前的罪魁祸首周老太太,一时间有些茫然。

  猛地,一股记忆钻入脑海。

  叶方方这才明白了一件事——她穿越了。

  她本来是高级药学研究所所长,在研究毒物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毒死了,结果来到这个贫困的古代农家。

  周老太太看叶方方醒了,不带好气的说道:“既然醒了,就去砍柴做饭吧,家中男人们快回来了!”

  在一旁看热闹的韩式开了口,“娘,方方就是娇气,收个稻子都能中暑昏迷了,做饭这种事她怎么做得来!”

  这话中,嘲讽的意思多于安慰。

  周老太太呸了一声,眼中越发鄙夷。

  叶方方本是千金大小姐,这种农事她怎么做得来,所以有些懵逼,“砍柴?做饭?我不会啊!”

  韩氏“呵”了一声,斜靠在门上,一副不怀好意的打量,“还真是秀才家的小姐,这点活都不愿意干。方方,你要想偷懒告诉二婶我就好了,何必撒谎呢。”

  周家老太太一脸不高兴,她上前,一拍桌子,“明宇媳妇,你嫁到家里才十天,地里的活你干不好,还中暑晕倒,这都睡了两三个时辰了,现在就让你干点家务,你都要偷懒!你爹娘是怎么教育的?”

  韩氏讥笑着附和,“娘,方方跟我们可不一样,她可是身价三十两的小姐呢,不像我们家中的姑娘,从三岁起就学干活了。”

  叶方方眉头皱起,她怎么在韩氏的话语中听出了嫉妒的意味。

  她知道自己身体还虚弱的,干活,不可能的!

  眼珠子转了下,开口,“祖母,二婶,我头还晕着,浑身无力,想先请个大夫。”

  周老太太骂起来,“请啥请,家里的钱都拿去给你赎身了,难受就去躺着,请什么大夫。”

  叶方方无语。

  原主的爹好赌,欠了一屁股债,因为债务,她被赌坊的人卖进花楼,入了奴籍,若不是初次接客遇到周明宇替她赎身,她这辈子真毁了。

  可话说过来,她赎身的钱是周明宇当兵得来,那怎么就算是周家的财产?

  韩氏在一旁也觉得叶方方面色不对,可干个活而已,死不了人,不管不顾拽着叶方方往外走。

  “行了,身体弱就是干活太少,多练练,身体不就好了。你已经嫁人了,偷懒那一套不能拿到家中。”

  “走慢点!慢点!”叶方方觉得腿脚乏力,偏生韩氏走得太快。

  她一个没站稳,被石头一绊,直接往前摔去,恰好倒在了韩氏的身上,而韩氏倒在地上。

  “哎呦,我的腰啊!”韩氏气得推开叶方方,手脚并用着爬起来,伸手就是打,“你敢霍霍我,老娘打死你!”

  巴掌一下重过一下。

  叶方方真的是生气了,她本来就中暑晕倒,现在还体弱着,老太太跟韩氏竟不管不顾,就如此糟践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她一手护住脑袋,一手找准时机,拿起块石头就砸向涌泉穴。

  “啊!”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韩氏瘫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脚。

  叶方方勾唇,涌泉穴可是脚上最疼的穴道了,一般人都受不住。

  韩氏吃瘪,气不过,拿起身边的石头就砸过去。

  叶方方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下意识双手抱头。

  “小心!”男子呼和声响起,她落入一个强劲有力的怀抱,下一瞬,听到石头敲击肉体的声音。

  见对方被砸了,叶方方连忙追问,“你没事吧!”

  仅一眼,她就看呆了,眼前人好帅呀,剑眉星眼,脸部如刀斧凿,五官精致非常,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如星河,能把人吸进去。

  最重要的是,这人就是她的丈夫,那个拿全部当兵钱三十两为她赎身的周明宇。

  “没事。”周明宇摇摇头,他伸手轻轻拍去她身上的灰尘,柔声道,“被打了几下,身上疼不疼?”

  叶方方眼睛眨了眨,看向一旁凶恶的韩氏,想起方才听到那些难听的话,心里的难受顿时溢出,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啊!

  她发现周明宇身后还有不少乡亲,舆论从来都是偏向弱者的。

  她挤出泪水,“我知道自己不该中暑的,可是天太热了!二婶让我砍柴做饭,我怕又晕了,请大夫买药要花不少钱,就想着今天先缓缓。也不知道是那句话得罪二婶了,她对我又踹又打的,她是长辈,我也不敢反抗!夫君,要不然你还是把我休了吧!我不想惹得家中不宁。”

  她本就长得好,一张小脸惨白一片,眼眶红彤彤的,泪水一颗一颗滑下来,明明受了委屈,还一副自责的模样。

  真真是让人心疼。

  旁观的村民大喊:“老二家的,这事是你做的不地道。”

  “就是啊!明宇媳妇我们都知道,长得好还不娇气,虽然活干得慢点儿,那可是半点不偷懒啊!老二家的,你怎么就把明宇媳妇逼得哭成这样。”

  “明宇,快哄哄你媳妇,这样懂事的好老婆可是不好找了!她下午这是中暑了吧,还站着干嘛,快去屋里休息。”

  听着,叶方方嘴角微微勾起,心中的郁气才散了点儿。

  韩氏怒骂起来,“啥呀!你们都知道什么呀!方方这丫头最会偷懒,什么下午中暑,这都是她装得!刚刚她故意推我,害得老娘摔倒!她对长辈不敬,我这是教育!”

  闻言,周明宇眉头一竖,唇角抿起来,出声:“二婶,方方有自个儿的婆母跟祖母。”

  韩氏一愣,瞬间哑言,大房的媳妇犯错了,她的确不能越过妯娌。

  是她理亏了。

  周明宇身上气势发作,韩氏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她一向是怕这个大侄的。

  “打骂这种累活,二婶还是别代劳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方方这个新儿媳,是二婶房中的。”

  这话一出,村民们纷纷讨论,是啊,哪有把新媳妇打成这样的!

  亲儿媳都不能这么打,更何况这还是隔了房的。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穿越 第二章 公道 第三章 实验室空间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