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你不配让我发火

  “离潇,你在哪?”

  “离潇,你跟我说说话,我好怕……”

  入目满是刺眼的血红,鲜血淋漓,到处都有,从那血腥之中传来的熟悉气息,让洛晴意识到,这都是她的身边人,是那些魔族……

  在一片血光之中,有两个人影相携着缓缓走近。

  洛晴心悸,下意识想要逃离。

  “不、我不要,我不要看到你们!不要——!”

  伴随着激烈的情绪醒来,入目满室清辉,冷寂的仿佛没有丝毫人气。

  自从离潇以公主之婿的身份造反成为魔尊后,如今已经过去了三百年整。

  三百年来,洛晴一直居住在她原本的未央宫里。

  但这里的魔侍已经被遣走了,就连东西也被离开的魔侍们拿的拿偷的偷,不剩下几个了。

  昔日魔族公主的荣光,现在不过剩下了个空壳子而已。

  不,她连空壳子都没有。

  “公主,魔尊殿下召见你。”

  有魔侍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却不敢迈进这里半步。

  魔尊可是下过死命令的,谁敢踏进这里一步,便灰飞烟灭!

  现如今魔尊的威严,可没有任何魔敢挑衅。

  三百年前那场惨烈的战争历历在目。

  当时的魔尊以三百岁年幼之龄,不仅一人打败了所有的魔族护卫,甚至连前一任千岁高龄的魔尊都败在他的手上!

  如果不是魔尊仁慈,怎么会留下洛晴公主的命来?

  只是洛晴公主不知好歹,不仅在三百年前大闹了一场,甚至在两百年前,还把魔尊喜爱的婼吟上仙引到了禁地断崖边,任由那些被关押的大魔们吸食她的仙气,最后凄惨而死。

  魔侍看着洛晴从未央宫缓缓走出来,丝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

  魔侍把洛晴带到地方就走了。

  魔尊大殿内,早已没有了她养父在位时的光景,此时的装饰全都是离潇按照婼吟的喜好来布置的,只是可惜,婼吟只看了不到一百年的时间。

  洛晴嘴角噙着讥诮的笑意,缓缓走入大殿。

  此时在她身上,根本看不出刚刚做过噩梦的窘迫。

  离潇最见不得她这副笑意,长袖一挥,洛晴整个人便如破烂物件一般飞了出去。

  这里禁锢了她的灵力,她现在就如凡人一般,胸腔震动,让她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来,但嘴角讥诮的弧度却分毫未变。

  “你很得意?”

  离潇居高临下,眼里满是不屑与嫌弃。

  “看魔尊殿下能因我动这么大的肝火,我当然得意。”

  洛晴抹了把嘴角,撑着地面坐了起来。

  相似的场景在之前两百年里,已经上演过不下千遍。

  洛晴已经习惯了。

  她也知道,离潇就是想折磨她为婼吟报仇。

  可是她又何曾不想杀了离潇为养父报仇?

  可是为什么自己迟迟未动手呢?

  洛晴扪心自问。

  大概还是放不下她放在他那里百年的感情吧。

  “大动肝火?”

  离潇轻哼一声,又一袖子拂去,洛晴便又重重的撞在了墙上落了下来。

  “你还不配让我发火!”

  他转身走向大殿,步伐急切,不想承认的是,她的话里竟然有那么一丝正确的意味。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你不配让我发火 第二章 引狼入室 第三章 与魔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