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靖安城。

  夜已深了,驻扎在城外的大军也悄了声响。

  天上群星静默。

  伊人走出大帐,望着巡逻军士举着的火把,摇曳的火光映着她明朗、略显英气的脸,眼眸里似也被点燃了,熠熠得让人挪不开眼。

  贺兰雪倚着不远处的柱子,双臂抱胸,远远地看着伊人。

  火光照不到他,所以伊人转头的时候,只看到对面一个模糊的黑影。

  但是目光若有实质,层层叠叠地围着她——她知道他在看她。

  “谁?”她警惕地问。

  在这个军营,可以肆无忌惮看着她的人并不多。

  人影放下手臂,往前踏了几步。

  他很快走到了火把的映射下。

  白皙的脸庞被橘红色的火光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凌乱的散发后,那张带笑的容颜,竟出奇的年轻,出奇的俊朗,勾起的唇角弧度婉然,像噙着初春融冰的风。

  “贺兰雪。”伊人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皱起眉头,嗔怪道:“一声不吭的,吓死人呢。”

  “大小姐也会被人吓到吗?”贺兰雪语调温和,即使在这样阴冷的夜,也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错觉,“我还以为大小姐什么都不怕。”

  “我怕的东西可多了。”伊人抿嘴一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很怕蚯蚓,昨儿个下雨,满地都爬满了蚯蚓,我都不敢出帐门。”

  “这么大的秘密,怎么告诉我了?”贺兰雪一本正经地教训道:“将军说过,永远不要将自己的弱点暴露给敌人。”他虽说得严肃,可是笑意直达眸底,让那双琉璃一般清透璀璨的眼,容不得人直视。

  伊人脸色微红,有点不自然地挪开视线。

  “你又不是敌人。”她低笑着反驳。

  贺兰雪没有接话,只是微侧过身,望着工事上面靖安城巍峨的城楼:城楼暗沉,纵有星光,也无法观到它的全貌,只似一尊远古的兽,蹲伏着,虎视眈眈。

  “下个月再拿不下靖安城,父帅就要受军事处罚了——他临行时可是在金銮大殿里立了军令状的。”伊人也随着他的视线,呆呆地看了城楼良久,说:“这靖安城守兵不过两万,为什么在我们十万大兵力压之下,仍然可以抗拒那么久?”

  “人心。”贺兰雪轻声回到了一句:“人心是这个世上最坚韧的东西。”

  他的声音很低,几乎自语了,伊人只听了一点,却并没有让他再重复一遍。

  贺兰雪此时的表情,让她觉得莫名萧瑟。

  那张总是春风含笑的脸,此刻沉静得近乎肃穆了。

  认识贺兰雪,至今,也有两年了吧。

  那天与父帅从北滨国凯旋班师,酷爱骑马行在前头的伊人,蓦然发现了路旁的雪堆似有融动。

  她低呼了一声“刺客”,立即抽出马鞭,往雪堆打了上去。

  大战初歇,总有那些所谓的‘爱国志士’拼死一刺,已全忠心,一路行来,他们已经遇到了十几批,甚至有几次几乎得手——也难怪伊人会一惊一乍。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