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阿司匹林
  2013年的夏天,高考还分文理科。

  梁月弯因为物理成绩极差果断选择了文科,整个暑假都在上补习班,开学前一天晚上还在熬夜补作业。

  空调开了大半天,房间里空气又干又闷,她推开窗户,热腾腾的风吹进来,卷携着一股肉香味,不知道是哪家大半夜炖排骨。

  这一片属于老城区,房子都不算新,楼层也不高,路灯才刚修过,又坏了一盏,昏黄光线穿过层层迭迭的梧桐树叶落在阳台上,梁月弯打了个哈欠,咬着笔帽趴在桌上发呆,她险些睡着,被吴岚的手机铃声惊得回神,揉了把头发坐起来继续写卷子。

  电话是梁绍甫打回来的,他在外地工作,忙得时候两叁个月才回来一次。

  “房间早就收拾好了,你让那孩子明天报完道直接过来,哪间?还能是哪间,我爸这套老房子总共就只有叁间卧室……”

  梁绍甫的老板是本市有名的暴发户,据说连小学都没读完,具体靠什么发家各种传言都有,从戴金链的煤老板转行做房地产,几年前去了沿海城市,摇身一变成了神秘富商。所以总有人开玩笑,说梁绍甫读了二十年的书,又是留学又是深造,喝了洋墨水的海龟精英最后还不是给暴发户打工。

  明天要要搬过来的人是暴发户的儿子,小暴发户:薛聿。

  一中和二中合并,都一起搬到新校区,新校区建了叁年,暴发户捐了不少钱,却没时间解决儿子的住房问题。

  梁绍甫只是客气地多了句嘴,就往家里招来了一尊大佛。

  起初学校通知今年开学统一搬迁的时候,梁月弯是高兴的,她又可以从市区搬回到这套老房子,距离学校两站公交的路程,也不用住校。

  然而刚回来住了一个晚上就被迫换房间。

  只有她的卧室有网线。

  薛聿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能上网。

  吴岚倒了杯果汁,准备去休息前提醒梁月弯,“小薛不知道路,你明天和他一起回来。”

  梁月弯装听不见。

  她才不想和薛聿一起回家。

  吴岚进屋又说了一遍,“电话号码存好了吧。”

  “高叁学校不让用手机,”梁月弯闷闷地应声,笔尖在纸上戳了两个洞。

  “那你放学就去他班上找他,妈妈先睡了,你别熬太晚。”

  凌晨四点了梁月弯都还没睡着,翻来覆去脑子里都是薛聿那张烦人的脸。

  ……

  开学第一天各科老师基本都不上课,到了高叁也没人抄作业了,两所学校合并,周围大多都是陌生面孔。

  文科班女生稍微多一些,新班主任还没有排座位,暂时随便坐,梁月弯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外面是走廊,同桌闻淼和后排的两个男生都是她以前高二的同班同学。

  “走啊月弯,去吃饭,”闻淼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往食堂冲。

  梁月弯慢吞吞地整理课本拖延时间,“我妈今天做饭,我回家吃。”

  今天不上晚自习,教室一下子就空了,只剩几个值日生。

  薛聿是理科1班,在八楼。

  梁月弯不想被熟人看见她去找薛聿,等这栋楼彻闹哄哄的声音底安静下来才走出教室。

  傍晚夕阳红得像火焰,半栋教学楼都被罩在亮光里,薛聿靠着栏杆看操场的人打球,高挑颀长的影子被折断在墙根。

  梁月弯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了他。

  侧脸鼻子很挺,喉结凸起得明显,头发剪得短,他没穿校服,一件纯白色T恤汗湿后被阳光照得有些透明。

  风一吹,隐约勾勒出在宽松T恤里面晃荡的腰线。

  1班俗称火箭班。

  长得好,脑子还聪明的暴发户。

  梁月弯深吸了一口气,身子往后退,静悄悄地站进楼梯转角的阴影里。

  “臭小子,这一年别太招人烦,懂点事,平时多照顾人家,少给你吴阿姨惹事,你老子就你一个种,挣钱不给你花给谁花……”

  “知道了,”薛聿听得不耐烦,直接挂掉电话。

  旁边的同学等了他十多分钟,喊他去打球。

  薛聿百无聊赖地听着同学说话,喝完水后将水瓶抛进垃圾桶,阳光刺眼,他偏过头看时间,目光不经意地扫过,注意到墙角露出的一截白鞋,和被风吹起的校服裙摆。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