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婚礼变葬礼

苏梨白
  唐昭昭做梦也没想到,她期待了五年的婚礼,变成了一场可怕的葬礼。

  她的老公翟温书穿着黑色的丧服,抱着一个年轻女人的黑白照,站在她精修装饰的婚礼大厅,满脸阴狠的盯着她。

  穿着婚纱一脸期待推门进来的唐昭昭,顿时沦为了整个明城的笑柄。

  “唐昭昭不是明城第一名媛吗?万众瞩目的婚礼怎么变葬礼了?”

  “翟二少婚前不是把她当宝贝宠吗?一结婚就变了?”

  “太可笑了,名媛变弃妇!明城最大的笑话!”

  听着现场刺耳的笑声和嘲讽声,唐昭昭五雷轰顶,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翟温书。

  但曾经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男人,此刻却冷笑着冲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按在手里的黑白照上,冷笑道:“唐昭昭,你还记得苏以蓝吗?今天是她的祭日!”

  听到苏以蓝的名字,唐昭昭浑身发抖,满脸惊恐的摇头。

  不,他怎么会认识苏以蓝?

  那个日日夜夜在她的梦里折磨她的女孩!

  “五年了,唐昭昭,我终于给以蓝报仇了!”翟温书阴狠一笑,大力的将她压在婚台上,拿起香槟,狠狠朝着她的头顶浇了下去,“你不是想嫁给我,想当真正的翟太太吗?怎么样?还喜欢我送给你的婚礼吗?”

  冰凉的香槟呛得她冷汗直冒,她尖叫出声,拼尽全力的反抗着!

  “翟温书,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是靠着我爸的扶持才坐上今天的位置,我爸甚至把大半个唐氏集团都交给了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这样对唐家!”

  “唐昭昭,我在唐家当了五年的狗,忍受了你整整五年,就是为了今天!我要让整个明城的人都知道,高高在上的唐小姐有多贱,有多恶心!”

  贱?恶心?

  唐昭昭大笑出声,她以为爱她入骨的丈夫,居然会用这么恶毒的字眼来形容她?

  她强忍着眼泪,心脏却狠狠抽疼起来。

  翟温书就像疯了般,将她狠狠摔在桌子上,坚硬的桌角磕得她头晕目眩,她起身想反抗,他便一下比一下狠的往她身上踢,尖尖的鞋跟踢破她的脑门,血腥味弥漫开来。

  “唐昭昭,你不是感觉不到疼痛吗?我倒是想看看,你的骨头有多贱!”

  她有先天性疼痛缺失症,即使皮开肉绽,满身鲜血,她也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可此刻,她的心脏,却像撕裂般疼得厉害。

  这就是和她相依相偎了五年,说会守护她一辈子的男人?呵呵,挺嘲讽的。

  她捂住千疮百孔的心脏,终于体力不支,像狗一样跪倒在地上,鼻青眼肿,浑身都在发抖。

  翟温书却凑到她耳边,用最温柔的语气,说出了最狠的话,“唐昭昭,坚持住啊,我还给你准备了新婚礼物呢。你的父亲唐建安,因涉嫌大规模的财务纠纷,被抓进监狱了,还有你的母亲白平慧,她肚子里的孩子,好像也保不住了……”

  “啊!”快要窒息的唐昭昭终于在听到父母的消息时大吼出声,歇斯底里的扑向了翟温书,“翟温书,你这个混蛋!我爸妈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对他们下手?他们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翟温书狠狠将唐昭昭推倒在地上,大笑道:“唐昭昭,这都是你自找的!以蓝死得那么惨,我要整个唐家给她陪葬!”

章节 设置

第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婚礼变葬礼 第2章 只有他能救唐家 第3章 郁尤琛要娶她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