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只有他能救唐家

苏梨白
  唐昭昭的世界,一夜之间全崩塌了。

  就在刚刚,唐氏集团那边传来消息,说唐建安入狱,唐氏大乱,翟温书借机担任了代理总裁,唐氏即将易主了。

  而监狱那边,唐昭昭派了很多人去打听,却连唐建安的面都见不到。

  白平慧因为唐建安的事受了刺激,动了胎气,大出血,还好管家将她及时送到医院,才暂时保住了一条命和肚子里五个月大的胎儿。

  唐家千金婚礼变葬礼的新闻,早就传遍的整个明城,现在明城所有人,都在嘲笑唐家,唐家一夜之间,从盛世名门,沦为明城饭后闲谈最大的笑柄。

  那一刻唐昭昭才明白,这五年,唐家养了一头狼,翟温书藏在她身边,处心积虑,步步为营的设了这个局,他要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他真的要整个唐家给苏以蓝陪葬!

  可八年前,她才十五岁,苏以蓝的死确实和她有关,但法院已经判她无罪了,那只是一个意外。

  她确实对苏以蓝心怀愧疚,却没办法因此牺牲整个唐家,这代价太大了。

  想到这里,唐昭昭走进病房看了昏迷不醒的白平慧一眼,对护士说:“麻烦你帮我照顾好我妈,我有事得出去一趟。”

  白平慧却突然睁开眼睛,看着她问:“昭昭,你要去哪里?”

  “去帝苑。”她冷静的说。

  “不许去!”白平慧自然知道她要去找谁,如今能和翟温书抗衡的,也只有他了。

  可帝苑的那个男人就是魔鬼,她不能让她的女儿再跌入深渊了。

  “妈,你别激动。”担心她动了胎气,唐昭昭勾了勾唇,冷静的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我必须冒这个险。”

  她太了解翟温书了,这男人虽然表面温雅,内心却阴狠不已,唐家和唐建安如果真落到他手里,必然没有活路,还有白平慧肚子里的孩子,这次能保住已经是万幸了,下一次,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所以,她必须去找那个男人,即使明知他是魔鬼。

  唐昭昭平静的朝白平慧笑了笑,便转身出了病房。

  白平慧脸上的担忧却更浓了,昭昭啊,你明知道,那个男人比翟温书可怕阴狠千百倍,为什么还要再去招惹他?五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吗?

  唐昭昭来到帝苑门口时,天空飘起了洁白的雪花。

  和初见他那晚一模一样。

  可惜八年前她是被小心呵护的请进门,而如今,她只能隔着厚厚的铁门跪在雪地里。

  十二月的明城很冷,天寒地冻,一片雪白。

  唐昭昭身上的伤口都裂开了,在雪花的洗礼下越发鲜红刺眼,她精致的小脸苍白得可怕,身体也因寒冷瑟瑟发抖了。

  林叔已经进去通报了无数次,但大门依旧紧闭着,男人不肯见她。

  林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出来举着黑色的伞帮唐昭昭挡住雪花,无奈道:“唐小姐,你回去吧,郁总不会见你的,这些年,你的名字在帝苑可是禁忌……”

  “林叔,你告诉他,如果他不见我,我就跪死在这里……”

  话还没说完,娇弱的身体便重重的倒在了雪地里。

  “不好了,唐小姐晕倒了!”

  “血……好多血……唐小姐……你醒醒……”

  帝苑里那抹冷若冰霜的身影,终于在听到林叔着急的声音时,猛然起身!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婚礼变葬礼 第2章 只有他能救唐家 第3章 郁尤琛要娶她

设置X

保存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