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未来的奕王妃

唐家三个西红柿
  秦落雪身子一扭,轻轻推开桎梏在她腰间的大手,“大骗子,答应过我不能随意伤害颜姐姐和花伯父的。”

  话语是责备,语气却娇噌无比,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任谁都能感受出来。

  “秦落雪,你在干嘛?”花颜彻底蒙了,不禁吼道,“你不是答应我……”

  “放肆!”

  不等她说完,封玄奕直接将她打断,“亏雪儿还天天记挂着你,处处为你着想,你竟对她如此无礼,别以为本王不敢杀你!”

  杀她?

  昨夜他们还抵死纠缠,她曾为了他连命都差点没了,如今却换来这样一句话。

  “好了玄奕,”落雪柔软的身子再次钻进封玄奕的怀里,“我和姐姐好久没见了,你不要这么凶嘛,就不能让我单独和她呆一会,叙叙旧吗?”

  封玄奕宠溺的允诺了她,却在临走之前警告花颜,若再敢对雪儿出言不逊,即便她贵为皇后,他也会毫不手软的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封玄奕将花颜扔进另一间牢房,并撤掉了所有守卫,只因秦落雪说想和昔日的好姐妹一起无所顾忌的聊聊私房话。

  而她这‘昔日的好姐妹’此刻依旧被五马分尸一般的锁在刑架上。

  花颜抬眸,“秦落雪,你是否欠我一个解释?”

  当年封玄奕被发配北疆,她收到消息,荣贵人蒙受恩宠,有人要置她和年幼的四皇子于死地。

  年仅十二岁的她想都没想,盗取了父亲的令牌,带上十名亲卫队,与当时同龄的秦落雪一起,日夜不歇的赶了两天两夜的马车,总算赶到卞城城郊。

  而当她们赶到时,已是一片狼藉,封玄奕与其母容贵人倒在血泊里,四个贴身下人早已命丧黄泉。

  贺将军,封玄奕唯一的小舅,拖着一条被折断的腿,与仅剩的几个亲兵还在与黑衣人浴血奋战。

  黑衣人有备而来,各个都是顶尖高手,他们的目标主要在年少的皇子身上,几乎刀刀都刺向他。

  贺将军奋力挡在他身前,为他挡下无数刀,封玄奕才不至于亡命。

  花颜立即让亲卫队上前帮忙,而自己和秦落雪则去救封玄奕和荣贵人,封玄奕当时已陷入昏迷,满脸是血,嘴里却默念着母妃的名字。

  无奈寡不敌众,杀红了眼的黑衣人冲破亲卫队,一剑刺向封玄奕,花颜想都不想,立即扑上去,挡在他身前。

  锋利的剑刃直直的刺穿花颜的小腹,殷红的血液,染红了她洁白的衣衫,与身下封玄奕的血液融合在一起。

  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他睁开了眼睛,染血的指尖摩挲着他年轻英俊的脸庞。

  “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嫁你为妃。”

  后来的事情她记不得了,只记得昏迷之前,她求着将门出生的好姐妹秦落雪代她守护封玄奕,护送他到北疆,而自己则被唯一活下来了的亲兵带回府邸。

  由于伤势严重,花颜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一个月,再睁眼时,却被告知,子宫已被刺穿,这辈子恐怕再也无法修复。

  为了他,她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后来的日子里,秦落雪从每个月一封书函,到后来每年一封,会告诉她封玄奕的情况,让她知道他安好。

  而就在去年,也就是最后一封书函里,秦落雪告诉她,封玄奕已有心上人,即刻将会完婚,让她不要再等。

  全信寥寥三十六个字,却字字诛心。

  从十岁起,她就爱恋着他,如今已过双十,她等着做她的王妃等了足足十年。

  她以为终会等到他的那一天,但她却忘了,她早已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或许穷尽这一生,她都无法为他的爵位增添一子半女的继承人。

  父亲说只要她愿意放弃封玄奕,成为大周的皇后,服侍圣上,为家族增添荣耀,他便可保封玄奕在北疆一世长安。

  她接受了现实,在父亲又一次提出让她嫁给老皇帝时,她没再抗拒。

  若这一生注定无法陪在你身边,那么身边是谁,已经不重要。

  眼前的秦落雪亭亭玉立,锦衣华服,与这肮脏黑暗的地狱牢笼格格不入。

  十年的时光,她从一个失去双亲的落魄小姐转身成了一位高贵美艳的俏佳人。

  此时的秦落雪如一只高傲的天鹅,打量着眼前浑身是血,衣衫凌乱的花颜。

  半晌,终是忍不住笑了,“花颜啊花颜,没想到你堂堂丞相府的大小姐,也会有这一天,可如今都成这般模样了,怎么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模样?”她凑近她的脸,用手拍了两下,“对我这个未来的奕王妃,说话竟如此趾高气昂。”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痛吗?痛就对了 第2章 半兽人 第3章 未来的奕王妃

设置X

保存 取消